见字就好 作品

第三百零九章 嫁给死对头他爹(16)

    简直就是两级反转,顾雁雪暗示秦知意要对她下手,秦知意转头把话又换了一个意思。

    这下,又成了剑王谷和连云宗的矛盾。

    云归昭面色明显也不好看了,“顾师妹,我连云宗弟子试炼时还救过你,你这样,有些忘恩负义了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顾雁雪手中转着她的一缕头发,有些焦急道:“云师兄,雁雪不会说话,一时间让你误会雁雪也不想的,这不是雁雪的错……”

    “不是你的错难道是我连云宗的错了?”云归昭只觉得面前这个女人奇奇怪怪假装可怜,“顾师妹这话说得就有意思了。”

    他一甩袖子,“禾师姐姜师妹,我先送你上去吧。”

    禾安然自知这事情是不可能好过来了,她也不想惹麻烦,直接点点头道:“麻烦归昭师弟了。”

    云归昭今天这事儿办得倒是好玩,连云宗一向弟子都重礼,所以总能让剑王谷某些不要脸的占了便宜。

    今日直接把他们晾到一边,可真是出了口恶气。

    “师妹,”上连云宗的阶梯很长,而且必须一步一个脚印地上去,禾安然边走边和秦知意说道:“等下我们上去以后,三个月的讲学,你和我住一个房间吧。”

    “好的,”秦知意无所谓,“怎么安排都行。”

    “对了,”云归昭声音微微提高,“禾师姐,容笙师妹了?大长老让容笙师妹住到流华殿来,她这三个月要跟着我和师尊一同修行。”

    时间安静了那么一两秒,秦知意惊了,不是说云礼不喜欢管闲事么?

    为什么还是让她去了流华殿???

    这以后还怎么晚上偷偷跑,白天才跑回来。

    “啊,笙儿……”

    “晚上就到,归昭师兄不用担心了。”

    秦知意打断禾安然的话,随便编了个理由骗了过去,反正云归昭也不知道蓬莱弟子的名单。

    “好,那我们快些上去吧,好早点安排房间和弟子服。”

    来听讲学的都得穿连云宗的弟子服,所以这就意味着,秦知意未来三个月也要披麻戴孝了。

    修仙人步速都不慢,半个时辰就上去了,云归昭先给她和禾安然安排了房间,就带着其他弟子去找房间了。

    秦知意四处看了一眼,拉着禾安然一同进去后,瞬间就把门关上了。

    “师姐,姜桃夭这个身份暂且留着吧,暴露了再说,我先换好衣服出去找云归昭上流华殿。”

    “你说你呀,”禾安然轻笑一声,“没事干为什么隐藏身份,这下好了吧,得扮成两个人。”

    “唉,失策失策。”秦知意苦笑一声,“师姐你就别笑我了。”

    她匆匆忙忙换好了连云宗的弟子服,摘了面纱翻窗走了。

    现在她就是容笙,得嚣张一点了。

    秦知意翻窗出来,云归昭他们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她得赶紧找到他然后和他去流华殿拜见云礼。

    唉,艰难啊,容盛太不靠谱了。

    “容笙师妹?”

    她刚翻窗走了几步,就遇到了熟人,禹锦和他的妹妹以及老熟人顾雁雪。

    容笙和禹锦关系还可以,因为两个人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类型,所以互不干涉,相处得还不错。

    不过,秦知意并不喜欢禹锦这种人。

    “禹锦师兄,”她朝对方笑了笑,“好久不见。”

    也不知道刚刚还在连云宗门口叫嚣的人,是怎么几分钟不到就改变主意,和他们前后脚上来了。

    秦知意估摸着,是连云宗哪个和事佬长老又派弟子下来接了一趟人。

    “只听闻试炼容笙师妹拔得头筹,试炼里面还真是没见过。”禹锦已经换了连云宗弟子服,真到了别人的地盘上,脾气也收敛了不少。

    “正好蓬莱有急事,就提早出来听我爹爹说了些事儿,禹锦师兄自然没见到我了。”

    她面上客套笑着,心思已经在思考一万个赶紧脱身的办法了。

    “容笙?”

    不远处安排完了房间的云归昭带着跟随的师兄弟走过来了,他本是来叫禾安然和她去吃饭的,没想到一回来就遇到了两个死对头。

    俗话说得好,敌人的朋友也是敌人,所以在云归昭眼里,容笙和禹锦就是两只苍蝇,臭味相投得很。

    一见他们两个站在一起,他心肌梗塞都要犯了。

    “归昭师兄。”

    秦知意仿佛看到了救星,在连云宗就更要避开云这个姓,所以她只能继续叫他归昭师兄。

    “不是说要上流华殿么,你若是现在得空了,我们就去吧?”

    难得容笙这么客气,云归昭也不想和禹锦继续浪费口舌,一来二去,竟然对她客气了不少。

    “容笙师妹,你随我来。”

    终于能摆脱禹锦,又能让云归昭不和顾雁雪接触,秦知意笑得挺开心的和禹锦道了别,“那禹锦师兄我们改日再见,我就先行离开了。”

    “容笙师姐为什么要去仙上的流华殿?”顾雁雪不愧是抓重点小能手,“是掌门之子就能听仙上的讲学么?云师兄为何不叫禹师兄和小师妹一起去?”

    “这是大长老的意思,具体我也不知原因,顾师妹若是觉得哪里不妥,去问问大长老吧。”

    云归昭生怕再出什么事,直接拉着她的胳膊就走了,想上流华殿都得特定的人,所以完全不用担心禹锦他们跟上来。

    秦知意松了口气,“禹锦一向自私,这事儿恐怕不会轻易翻篇的。”

    “那也是掌门与师尊的事,容笙师妹不用担心。”

    云归昭对自己的死对头完全是爱答不理的状态,秦知意轻笑一声,“好,那就希望不要给仙上带来什么麻烦了。”

    “入了流华殿你就不必再叫仙上了,和我一道叫师尊。”云归昭有点纳闷,今天的容笙实在太知书达理的,都不像她了,“容笙,你今日,有些不对劲。”

    “哪里?”秦知意现在已经完全做得到说谎了脸不红心不跳了,“归昭师兄多想了,我这般幸运能得仙上一些指导,肯定万般尊敬不敢任性的,归昭师兄就不必担心我再惹什么麻烦了。”

    “最好是这样,”云归昭还是不信她,“等下上了流华殿,可能会见到……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