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风听月 作品

第八十章 造化殇

    “天狐兄……”

    气喘吁吁跑来的妖恒刚欲呼唤,却突然顿住了,惊惧的看着此刻的妖天狐,下一刻他也是一惊,只见原本繁华的造化妖宗变得一片殷红,红中带着些许的黑。

    到处是不甘的瞪着眼睛的死去的造化妖宗弟子,淡淡的血腥味还未散去,证明了这一惨案似乎就在近期发生,他们二人疯狂的找着,还好没有青老的遗体,但却也没发现一个幸存者。

    “玛德,到底是谁!恒爷爷要活撕了他!”妖恒怒吼道,任谁突然发现自己的师门被满门抄斩都无法忍耐。

    妖天狐慢慢平息了心中的怒气,冷静的分析起来,看样子不会是妖神殿之人动的手,他想着自己的那些仇家,除了四大家族外,似乎坟头草都三尺高了,丧魂谷虽然距离造化妖宗极近,但是显然不会是他们,他们不会有让造化妖宗山门大阵瞬间被击破的能力,最次最次也要是金丹后期的强者带队,而且需要好几个金丹修士全力出手才可。

    “都是致命伤,一击致命。”妖恒蹲下观察了一阵,道。

    “恒兄,丧魂谷那边有金丹以上强者么?”

    “有的,不过不会是他们做的,天狐兄弟你看这痕迹,这是战阵,妖族境内除了龙象、青妖、赤炎和血池这四大军团外,哪个宗门世家敢掌控这种精妙的战阵,绝对会被满门抄斩的。”

    “懂了。”妖天狐皱了皱眉,那会是谁呢?

    “等等!天狐兄弟!我知道是何人做的了!”妖恒深吸一口气,自己也不大相信的道:“人族!”

    他指了指地上打斗留下的痕迹,十分肯定的道:“这绝对是人族的战阵,虽然不知道是怎么进来的,而且那些尸体上,分明有人族术法残留的气息,我的父母在赤炎军团,这气息我再熟悉不过了。”

    “禀报宗门,这件事不是咱们的私事了,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进来的,但是不及时处理掉他们就麻烦了。”妖天狐面色凝重的道。

    他取出传音符,直接传音给了他的师尊妖神和青老,消息如一颗炸弹抛入了平静的湖面一般,震动了整个妖族大地,妖天狐此刻也不管妖恒是否反对了,抓起他以最快速度回归了妖神山。

    “该死,居然让他们发现了。快去禀报门主,事情有变。”六道黑影浮现,相视一眼,一人沉声道,随即再度消失。

    虽然不知道是人族哪一势力渗透了进来,但是以他们的修为在这野外还是很危险的,就在他们回归后不久,一道道封命自妖神殿主殿中传出,各大宗门齐齐封山,所有的防护阵法开启,同时各大宗门的金丹以上修士全部向着圣地汇聚而去,严阵以待。

    妖天狐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妖族高层非常清楚,这是一个信号,人族和妖族的战争,很可能要再次开始了,妖族宗门在自己的地盘被其他种族灭门,而且还是地位超然的造化妖宗,这件是不可能就那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因为血债,必须血偿!

    犯妖族者,虽远必诛!

    这已经不是挑衅了,而是把妖族上下的尊严放在脚下狠狠地踩!!

    但这些事妖天狐还是不打算去掺和一脚了,以他的小身板在这大漩涡中很有可能会被吞噬的连尸骨都不剩,但无论是否开战,妖天狐一定要让那个毁灭自己家的宗门付出惨重的代价,他打不过元婴强者,硬碰硬对决金丹也有可能会身死道消。

    但是练气呢、筑基呢,只要能被他抓到就绝无生还的可能,练气完美境筑基,不是闹着玩的。

    妖天狐清澈的眼眸中少见的出现了一抹暴戾和疯狂,恐怖的杀机仿佛化为了实质,使得他周围的空间温度骤降,使人如坠冰窟,他不喜欢杀戮,但是奈何有人找死呢。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天狐兄弟,你要的材料我给你搞来了,你……”

    妖恒在二人回来之后就分道扬镳了,他迫不及待的前去搜集了材料,而妖天狐则是返回自己的住处,此刻妖恒从外面一边激动地叫着,一边进了妖天狐的屋子,同时把妖天狐的弟子令牌放在了桌子上,不然他根本不能绕过阵法直接进来。

    但是妖天狐的这个样子真的吓到他了,虽然他也悲伤,但是这如实质一般的凌厉杀机他从来没有在妖天狐的身上看到过。

    对于妖恒的到来妖天狐没有察觉,他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中,一幅幅画面犹如走马观花一般在他的眼前闪过:

    那一个个死不瞑目的同门,那一幅幅惨烈的画面,风修明等人的脸庞依次在他的眼前闪过,那都是他的同门啊,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啊,就这么没了!

    “天狐兄弟,你没事吧?”妖恒在他面前挥了挥手,担忧的问道。

    “没事没事。”妖天狐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杀机,笑了笑,接过了妖恒手中的储物袋。

    “你就在这里等着吧,很快的。”

    妖天狐走入了密室,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枚漆黑如墨的令牌,那上面雕刻着一只半卧着的妖兽。

    兽形如羊,头顶着一只独角,双目炯炯有神,后腿曲前腿绷。

    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仿佛在它的目光下,一切虚妄都会露出原形,一切罪恶都将无所循形。

    那是法兽獬豸!

    这枚令牌,正是妖神殿外门执法殿主令牌,凭此令可号令外门执法殿全部弟子。

    外门执法殿,乃是整个妖族秩序的监管者,监察天下,只要是在妖族疆域内的事情,外门执法殿都有权过问。

    只有在拿到这令牌的时候,妖天狐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他并没有用这令牌做过任何事情,甚至连自己手下都有谁他都不知道,他从来没想过要用这令牌做什么,以至于很多人都忘了,妖天狐手中还攥着如此大的权力,但是这一刻,他必须要用了,于公于私,都不能置之不理。

    妖天狐的真元注入其中,一个人随之如鬼魅般浮现,单膝跪下。

    这人身穿一身黑衣,看不清面容,但那浑厚的气息至少也是金丹期修士才能够拥有的。

    “拜见殿主。”

    “造化妖宗灭门之事是何人所为,给我查,把他们给我查个水落石出!”妖天狐面色阴沉的道,这一次他动了真火,想了想加了一句,“不要打草惊蛇,先查清楚是什么人所为。”

    “遵殿主法旨,小的告退。”

    那人身体一晃,凭空消失。

    妖天狐这才一挥手开启阵法,开始为妖恒炼制筑基丹,但大多数的灵药他都并没有拿出来,那是他让妖恒顺便购买的,为自己接下来修炼自己那神秘的血脉准备的,那些灵药,是炼制莲华丹用的。

    但他却不知道妖神殿主殿中,那些妖族的大佬们已经吵成了一锅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