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凌霄 作品

第一百零四章 虐待狂

    魏书记和杨凌霄跟着赵玉刚赶往建北省人民医院,路上他打电话给彭东,让他安排小组过来,并且跟当地警方确认相关事宜。

    彭东一听是临城,倒是轻松了不少,毕竟大家打过交道,聊起来也比较方便,他只是疑惑为什么这件案子没有被报上来。

    魏书记解释说:“目前还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能证明,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总之这个案子肯定不简单,马上带小组成员全部赶过来。”

    挂断电话后,魏书记看了看正在开车的赵玉刚,舔了舔嘴唇道:“小赵,你是哪毕业的。”

    “建北省警院。”赵玉刚说道:“就是正巧看见以前的老师发了您要来讲课的信息,才赶紧联系了一下凌霄。”

    魏书记点了点头,笑道:“你们都以为,凌霄这是高升了吧?”

    赵玉刚显然愣了一下,他笑了笑说道:“那肯定啊,被从治安所直接调到上京去,还进了国安部,谁都得羡慕啊。”

    “王晓辉那起案子,你参与的也不少,但是只有他被调走了,你心里肯定不舒服吧?”魏书记继续问道。

    杨凌霄咧了咧嘴,心说您怎么问这么尴尬的问题?

    赵玉刚沉吟了一番,苦笑道:“说不羡慕那是假的,但是我也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

    “嗯。”魏书记点了点头,他从后排把头伸到前排,左手按着赵玉刚的肩膀道:“你很有天分,其实上一次,我就非常看好你,我想说的是,如果你真的热爱这份工作,那么记得,不管在哪里,在什么职位,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为人民服务,为群众的安全负责。”

    他突然这么正式,搞的赵玉刚有些不适宜,脖子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完这些话后,魏书记就坐了回去,他不知道这番话能不能起作用,人各有志不能强求,他见过太多赵玉刚这样有天赋的苗子。

    可是最终随着在单位中的洗礼,变得圆滑世故,最终虽然能在职务上获得高声,但是业务能力却会因此停滞不前。

    华国有近三百万警务人员,而赵玉刚又在基层,就算高升,上升幅度也极其有限,所以能够沉下心来办案,才是他应该毕生追求的目标。

    但是大道理说起来简单,真正做起来,没人做得到。

    来到建北省人民医院,在重症监护室外,不仅有赵琴怡的家属,还有另外一名临城市的刑警也在,对方显然见过魏书记和杨凌霄,也知道他们可能会来,所以一见面,就上热情的打招呼道:“魏书记,您好,凌霄,好久不见。”

    杨凌霄跟对方握了握手,他有印象,但是说实话,他记不起这是谁了,应该也是刑侦队的。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赵玉刚把手伸向两名中年夫妇道:“这是赵琴怡的父亲和母亲。”

    说完他又把手伸向魏书记和杨凌霄道:“这是上京来的魏书记,是这方面案件的专家,这次是来剑北警员讲课的,在了解案情后,决定过来看看。”

    “哦哦。”男人点了点头,赶紧伸出手道:“您好您好,魏书记,太感谢了”

    男人话还没说完,赵琴怡的母亲就说话了:“魏书记,我们现在不想抓人了已经,我们只求女儿平安。”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男人皱眉道:“人家不都是为了咱家女儿好?”

    “没事儿,没事儿。”魏书记赶紧劝道:“我们这次来不是想再问你们什么,只是想看看孩子。”

    他知道,受害人母亲的抵抗情绪,肯定来源于警方的多次问话,在这种高压情况下,再加上女儿生命垂危,她肯定已经不止崩溃过一次了。

    魏书记来到病房前,隔着玻璃看了看躺在床上,周身插满仪器的赵琴怡,扭身问道:“我看卷宗说,跟她一起失踪的,还有另一个女孩?”

    “对。”赵玉刚答道:“对方父母现在得知消息后也赶了过来,现在正在临城配合警方寻找。”

    魏书记点了点头,再次翻开卷宗,看着上面的图片,女孩身上有着各种各样的伤痕,有的很新,有的已经只剩下疤痕。

    他翻看着父母的询问记录,仔细审查着每一个细节,杨凌霄也站在一旁一起看着,如此安静的场景,让剩下的人都有些不知所措,赵玉刚招呼大家先坐下,不要打扰他们研究案情。

    “你怎么看?”良久,魏书记问道。

    “嫌疑人年纪不大,家境优越。”杨凌霄答道:“这点法医分析的很对,他的牙齿很整齐,显然带过牙套,而且是很不错的那种,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家境不好的父母不可能重视这一点。”

    “这也意味着父母很可能对他过度关心,或者表现出了过分的控制欲。”魏书记点头道:“他们很可能力求完美,导致他的心里出现也一些问题。”

    “脖子,脚腕,大腿,胳膊,胸部,几乎全身都有勒痕和擦伤,嫌疑人不仅是个虐待狂,还有这非常强的控制欲,对捆绑有着某种痴迷。”杨凌霄点头道。

    “她是怎么逃出来的?”魏书记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赵琴怡,疑惑道:“嫌疑人有如此之强的控制欲,不可能会给她机会逃出来,除非是嫌疑人主动带她出来。”

    说着魏书记看了看杨凌霄,继续道:“他想从精神上控制受害人,而且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到这一点了。”

    杨凌霄没有接话,他把卷宗翻了几页,看着上面的描述,微微皱眉,然后道:“尿液,医生在她的胃里检测出了尿液。”

    说完他看了看魏书记:“嫌疑人是个字母圈爱好者,他把受害人看成他的奴隶,他在逐步提高虐待和控制的等级,尿液在这个圈子里被称之为圣水,代表着最高级别的奴性表现。”

    “做到这一步,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完全驯化了她,认为她已经从精神上完全认可了自己奴隶的身份,而他作为主人已经能操控她的一切。”

    “他现在一定很愤怒。”杨凌霄一边轻轻摇头一边说道:“如果另一名女孩也在他手上,那她肯定正在经历着无法想象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