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得尼玛黢黑 作品

第70章 你醉了

    擂台上的冷情依然拿着沉情剑,身体没有动,只是此时已经感觉到有些力竭了。

    再这么过去,不到一刻钟,他就会撑不住。

    这时,冷情身体内的寒气太过肆虐,竟然伤到了他的内脏。

    “噗!”

    一口血喷出后,冷情的身体开始出现摇晃。

    不行!我一定要撑过去!

    冷情再次催动灵力,不断涌入沉情剑中。

    就在冷情身体已经失去知觉之时,沉情剑忽然开始颤动起来。

    “嗡嗡嗡!”

    这一次的震动,不像是暴怒。

    反倒是,一种亲切感。

    随着震动,沉情剑突然从冷情手中脱手飞出,围着冷情转起来。

    冷情有些不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嗖嗖!”

    一个不经意间,沉情剑刺伤了冷情的手臂。

    随后,冷情便感觉到了他与沉情剑之间好像多了一丝丝的联系。

    没由来地,冷情伸出来。

    沉情剑停下来,剑身转动了几圈,竟然主动回到了冷情的手中。

    这又是怎么回事?

    “沉情剑已经认主了!”冷崇大吼一声。

    听了冷崇的话,大家这才明白,看样子沉情剑在冷情的手中已经认主。

    叶枫也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一次不算是白来。

    “师尊,我真的做到了!”冷情赶紧走到叶枫面前。

    “非常好,我就知道你可以做到的。”叶枫也点点头,一脸的赞赏。

    看到叶枫与冷情的互动,冷崇在一边有些吃味。

    不过,既然他已经拿到了沉情剑,那么其他的慢慢来,什么都好说。

    “各位,让大家见笑了,没想到兜兜转转,到了最后还是犬子得到沉情剑。既然沉情剑已经成功出世,这一次的大会也算是完成了。大家稍作休息,同我们一起去用膳吧。”

    周围的人自然也没有反对,除了一些输了比试小心眼的人,也都去准备用膳。

    来都来了,不好好吃点东西,岂不是白来?

    叶枫一行人也在冷崇的邀请下,去了沉剑山庄的后院。

    冷情自然是不愿意去的,不过叶枫拽着,他不去也没有办法。

    只是,一到了后院,冷情便被他的母亲给带走了。

    剩下的,就是由冷崇来招呼逍遥仙门的人。

    饭桌上面,冷崇端着酒杯高高举起。

    “各位,感谢你们对冷情的照顾。还有叶兄弟,若不是你,冷情也无法修炼。不管怎么说,我都要敬大家一杯。”

    叶枫莫名地觉得有些尴尬,其实他让冷情修炼,一开始也是为了自己。

    如今看冷崇这样认真地道谢,他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冷兄实在是客气了,来来来,喝酒。”叶枫也回了一句。

    饭桌上,除了冷情以外,逍遥仙门加上冷崇,都在喝酒。

    就连沈冰心和苏璃月也都喝了点果酒,还好度数不高。

    酒过三巡,叶枫萌生了一些醉意。

    其实他不太会喝酒,只不过冷崇盛情难却,他不好意思拒绝。

    恍惚间叶枫感觉到了一阵尿意,便由下人带着下去茅房。

    出来后,叶枫在院子里的水池里洗了把脸,脑子里却还是觉得有些昏昏沉沉。

    就在叶枫打算回席上之时,一个窈窕的身影快速地走到了叶枫的身边。

    “师尊......”

    叶枫扭头看过去,沈冰心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原本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叶枫,在这一刻像是被扎了脑子一样。

    剧痛过后,瞬间清醒。

    “是冰心啊,怎么,不在里面吃东西,出来干什么?”叶枫笑问。

    沈冰心一脸哀怨地看着叶枫,“师尊啊,为什么弟子总觉得你在刻意避开弟子呢?是不是弟子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

    说话间,沈冰心本就因为喝了一点果酒有些醉态。

    此时,她双颊绯红,看向叶枫的目光都带了一点迷蒙。

    不得不说,女子微醺的模样煞是好看。

    当然了,有点醉了,只要不闹,就更好看。

    可叶枫也知道现在不是该看的时候,他赶紧转过头去。

    “说什么呢,你是我的弟子,我怎么可能刻意避开你啊?傻孩子,你不要多想,为师对你们每一个弟子,都是一视同仁。”叶枫一脸正直,“你醉了。”

    当然了,对小白菜肯定要宠爱得多。

    “师尊你骗人,你就是对我没有那么好,避开我了。”沈冰心说着,还小声哭了起来,“我也是千金大小姐啊,跟在师尊身边,那是因为被师尊吸引了。为什么,师尊你就是看不到我的好呢?难道我就这么差吗?”

    “不不不,不是你不好,是我太老,对,就是这样,没毛病。”叶枫赶紧解释。

    “才不是呢,师尊一点都不老。”沈冰心看样子已经有些醉了。

    说话间,沈冰心的身体自觉地向叶枫靠了过去。

    叶枫一个激灵,赶紧往一边挪开。

    没有叶枫的阻挡后,沈冰心一下子便坐在石凳子上,趴下去便睡了。

    “小孩子家家的,喝什么酒啊这是,这不给我找麻烦么?”叶枫无奈了。

    难怪都说未成年不许喝酒,看看这样子。

    随后,叶枫找了个婢女,将沈冰心给送去休息。

    而叶枫自己,也赶紧回到了席间。

    席上,除了夏司洛,所有人都已经趴下了。

    就连冷崇,也被他的几个徒弟给灌醉,趴在桌子上没有动静。

    而苏璃月这小丫头不知所踪,估计是出去找沈冰心了。

    在沉剑山庄,叶枫也不担心苏璃月安慰。

    更何况,她自己已经是行者凡境后期的修为,也勉强能够自保。

    “小五啊,你怎么还没有喝醉?”叶枫笑了笑。

    夏司洛翻了个白眼,“师尊,我看起来像是那么不能喝的人吗?开玩笑,我号称千杯不醉,万杯不倒!”

    “是是是,那你困不困啊?”

    “别说,听师尊你这么一说起来,我还真是有点困了。”

    刚一说完,夏司洛也倒了下去。

    等所有人都没了声音,叶枫端着小酒杯,开始发呆。

    要讲句真的,叶枫心里的确是有些乱。

    沈冰心的确很吸引人,就是这个原因他才会刻意避开。

    倒不是叶枫思想老旧什么的,只是单纯觉得他和沈冰心不合适。

    思绪渐远,叶枫陷入了回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