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少女 作品

第七十二章.傅君顾进宫

    气氛正好,温情带着暖意。

    傅君顾回过神来,感受到抱着的柔软娇躯,突然就有些口渴。

    他的手搭在杏仁的背脊上,控制不住的往下,落在腰间徘徊。

    正待更进一步,突然蒙恩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公子!陛下叫你进宫商量事!”

    傅君顾手一顿,看着杏仁懵懂的双眼,难得的有了些罪恶感。

    “我先进宫了,到时候你自己去前厅用膳,没问题吧?”

    杏仁从刚听到陛下的反应中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没问题的,伯父伯母都这么友善。”

    这说的是实话,傅父傅母都是极好的人。

    杏仁从刚开始的拘谨,到现在相处了几日,已经把他们当做了亲近的人对待。

    傅君顾笑了,有种媳妇和家人相处得很好的欣慰感。

    杏仁可不知道他怎么想,只和他挥手道别。

    待傅君顾不见了身影,杏仁也没再弹琴,而是进了内殿躺在床上。

    现在这么早,她可不是要休息。

    而是……

    杏仁悄悄的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本话本。

    自那日将话本带回来后,她还没好好看过。

    实在是傅君顾常常都要呆到她沐浴才肯走。

    而沐完浴后天色也不早了,来了困意,匆匆翻了翻便睡了。

    今日得了空,杏仁跟做贼似的,窝在床上将话本打开。

    她翻到上次看到的地方,继续往下看。

    《白面书生》

    书生与妖狐过了一段琴瑟和鸣的日子,直到灵丘小筑来了不速之客。

    这名不速之客受了重伤,妖狐想要吸食此人的精气,却被书生拦住了。

    书生救下这名男子,待男子恢复后,答应赐给她无上的荣华,前提是跟他回京,做他的皇后。

    原来,此人是御驾出征遭敌人暗算的当朝天子。

    妖狐大怒,同天子战斗起来。

    可他千年修行,竟然与恢复完全的天子不分伯仲。

    天子并不会玄法,可他浑身的真龙之气乃是妖的天敌。

    两人最终落得个两败俱伤。

    天子问书生“跟我走吗?”

    书生在两人的注视下,犹豫的点了点头。

    妖狐悲戚,他早就爱上了书生,于是燃烧九尾阻止两人。

    书生去意已决,替天子挡下攻击,负伤而去。

    杏仁已经看呆了,没料到接下来的发展是这样。

    九尾代表的是妖狐的修行,可妖狐竟然为了书生,可以放弃这一切。

    千年的孤独,好不容易有了人陪伴。

    他感受到了温暖后,便再也不愿意放她离开。

    可世事无常,越是想得到的,越是不如己愿。

    杏仁似乎感受到了妖狐的绝望,一时不忍再看下去。

    正好有丫鬟传唤,到了晚膳时间。

    杏仁将话本藏好,去了前厅用膳。

    傅君顾还在宫中,没有回来,前厅里只有傅父傅母两人。

    前些日或许是有傅君顾在场,两人不好多问。

    今日她才坐下来,就听傅母打听道。

    “杏仁啊,你是哪里人。”

    她和傅君顾交好,家人想要了解一下她再正常不过。

    杏仁答道“就是京城人。”

    “哦。”傅母点点头,又问“你是做什么的呢?怎么认识君顾的呀?”

    杏仁想了想,将事情经过稍加润色。

    “我以前曾在宫里任职,所以认识了丞相大人,然后结拜成了兄弟。”

    “哦,原来是这样啊。”

    傅母了然,突然神色变得八卦起来。

    “那……你知道君顾有和什么姑娘往来吗?”

    杏仁“……”

    姑娘?

    杏仁看傅母这神色,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伯母这是想问傅君顾有没有什么情感经历?想催婚?

    杏仁从认识傅君顾以来,从来没见过他和姑娘有接触啊。

    想到这儿,杏仁实话实说。

    “没有。丞相大人也从没提起过。”

    闻言,傅母愁了脸色。

    “这孩子,和他同龄的世子早就婚娶了,这个月还新迎了妾室。就他,老大不小了,整天没个消息,这可怎么办啊!”

    她念叨了一会儿,想起什么,给杏仁夹了一筷子菜。

    “杏仁,你和君顾交好,你替伯母劝劝他。他父亲近日也不太好,让他早点给我们抱个孙子,也算是了了心愿。”

    这话说的,似乎傅父身体撑不了多久了。

    杏仁疑惑道“伯父身体不是大好了吗?连丞相大人近日心情都开朗了许多。”

    提起这儿,傅母只叹了声气。

    “他父亲怕他担心,耽误了国家大事,才这样说的,想让他赶紧去上朝。”

    “可是如果丞相大人知道了,岂不是……”

    傅母打断了她,叮嘱道。

    “所以你千万不能告诉君顾,让他安心做正事吧。”

    杏仁神情凝重,点头答应下来。

    “我知道了,伯母。”

    晚膳继续,傅母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热情的给杏仁夹菜。

    气氛融洽,傅君顾回来时,刚好赶上了晚膳。

    还笑问杏仁“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杏仁心下沉重,却故作神秘。

    “我们在聊……你的婚姻大事呢!”

    傅君顾看向傅母无奈道。

    “母亲,缘分到了,我自会成家。”

    傅母怼了回去,“那希望你的缘分不要太远了。”

    傅君顾眨眨眼,瞥了身旁的杏仁一眼。

    “我觉得……可能很快了。”

    “那就好,你可别让人跑了。”

    傅君顾点点头,傅母这才满意的笑了。

    杏仁毫无所觉,只晚膳过后同傅君顾去了花园散步。

    傅君顾似乎有些心事重重,杏仁好奇问他。

    “可是今日去宫里陛下说了什么吗?”

    傅君顾看了她一眼,沉重道。

    “明年盛安朝可能要和倭韩正式开战了。”

    杏仁惊讶道“我们邻国的倭韩?”

    她还记得,上次中秋宴派人刺杀陛下的,就是倭韩王子。

    这样想来,两国迟早都要有一战,也是意料之中的。

    傅君顾点头道“这次陛下叫我进宫,便是要安排战前事宜,做到万事俱备,只待开战。”

    杏仁了然,又听他说。

    “所以这些日子我得回朝了,杏仁你……帮我多照看一下父母吧。”

    杏仁赶紧点头。

    “这是应该的,伯父伯母待我很好,你是我哥哥,我也会把他们当亲生父母对待。”

    傅君顾欣慰的笑了。

    要是将哥哥换做夫君,他会更满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