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五哥儿 作品

第一百四十八章 重伤而逃

    关注v.x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吴羡侧身一仰,看着杨逍双腿连踢五下,招式之间连接紧密,行云流水,动作又流畅又潇洒,而且那脚上连环带过,也从吴羡耳畔掀过一阵劲风。

    吴羡连躲五下,杨逍第六招携着极强的劲力,从吴羡右腰横扫而来,吴羡眼中闪过疯狂之色,现已无处可躲,他紧咬钢牙,将全身真气搬运至周身,只见他衣袍鼓起、猎猎震响。

    吴羡感受到周身的真气,心中略有踏实之感,如自己这般,即便没有九阳护体真气那样厉害,至少也具其两、三分的实力。

    轰隆一声,杨逍一脚踹在吴羡腰腹之上,但杨逍腿上力道蛮横,吴羡腰杆一痛,差些摔下围墙,他忙扎马步,终于稳住身形,双手也加大马力,真气输送更加疯狂,他增加了真气运转,殷天正、韦一笑两人也不得不增大内力,否则必定为吴羡所伤。

    而两人若增加内力输送,吴羡又以乾坤大挪移搬送之,以身体为载体,搬运两**王的真气,让他们加快进程,分个高下、决个胜负,自己坐山观虎斗,他此刻只想着赶紧耗干两**王,则可以腾出双手,御敌也罢,逃跑也好,总比现在束手被打来的舒服。

    至于丢掉两**王的手,那更加是绝无可能,吴羡好不容易才缠住两**王,让他们陷入互拚真气的险境,腾不出手来对付自己,若要凭一双手脚,对付三个一流高手,吴羡可还未自负到那等地步,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三人岂止四手,那可是有六只手。

    吴羡左、右手被胶着住,只能双腿御敌,又或者左臂携着韦一笑甩击,虽处不利之势,然杨逍忌惮他身上乾坤大挪移功夫,并不敢直接以内力相对,故而也有一分优势。

    “快,快看那里。”“有人偷袭鹰王和蝠王,大伙快去迎击。”耳畔忽然传来叫嚷之声,正是前来帮助的明教弟子,还有一些武当弟子。

    吴羡暗道不好,他九阳神功只学得两层,虽然纯阳功力略有深厚,然驱毒祛害之功效尚且无,更何况护体罡气。倘若一群弟子扔刀剑以击,他还不被刺个通透啊。

    吴羡心中焦急起来,杨逍见众弟子来了,却是不慌了,只缠不攻,教吴羡疲于应对。

    吴羡突生一计,他兀自睁开双眼,一双眸子尽显冷漠孤傲,狠辣无情,只听得吴羡大喝一声,冷漠而道:“杨左使,倘若教我不死,今日之恩,来日必报还于令千金杨不悔之身。”

    杨逍听完,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他突然间抬起头,眼神故作平静,然其中汹涌着腾腾的怒火,杨逍只冷漠道:“希望你还有明天。”

    杨逍想起教主张无忌,张无忌与吴羡关系素来交好,倘若张教主来了,那么必定顾念旧情,对吴羡动不了手,他心中一凝,此刻便要取了吴羡的性命。

    杨逍手掌挥击而出,掌上劲气侵袭,直取吴羡心窝,吴羡心中甚喜,以杨逍之女相逼,他果然不能坐视不理,吴羡小腿一提,又径直向一侧伸展,从脚掌到大腿,真个平平直直,像是一个木桩一样。

    吴羡左臂一挥,韦一笑甩向杨逍下盘,腿又猛然间一扫而出,这一招倾注了他极强的力道,杨逍暗自叫苦,即便他从死角而击,这小子虽闭着眼睛,却好似头生双眼,背长一眼,将周身各处看个清清楚楚,仍能安然应对。

    杨逍万般无奈,攻势一转,变掌为抓,噌噌向吴羡脖颈拿去,吴羡身后已无退路,他的腿势一变,那飞腿踢向半途之时,又猛然间一顿,又一收、一踹,向着杨逍胸口踢去。

    这一脚拿捏的十分到位,自古以来,手比腿长,这是众所周知的道理,故而吴羡踹至杨逍之时,杨逍的手必定攻不至吴羡的脖颈。

    然则杨逍右手攻出一半,现在收回已是不及,恐怕他手还未捏至吴羡的脖颈,他便会被踢飞出去。但常人想象不到的,却并非是做不到。杨逍右手霎时间收了回来,原来他这掌极为高明,看似迅猛刚强,然其力出七分,故而有三分回转的余地。

    杨逍双手快成闪电,一齐拿住了吴羡的小腿,他十指发力,指尖迸发出极强的力道,十指戳入吴羡肌肤半寸。而吴羡那飞腿一顿,再加上他脚踝收缩,脚上的鞋子应势飞出。

    他这一脚,可谓使了半身的力气,故而这飞出的鞋子,也具有不菲的力量。吭哧一声,鞋子有如陨石之势,正是最威猛的暗器,直直击在杨逍的胸口,杨逍只感觉被大象撞在胸口一般,胸口一滞,喉咙一热,便被远远击飞两三丈远。

    杨逍行走江湖多年,见识自然非凡,但用鞋子作为暗器的人,这还是头一遭遇见。他好容易才稳住身形,心中也闪过佩服之色,于明教光明使者、两法王手下,还能稳于应对,头脑机智卓绝,出此妙计,实为江湖数一数二的高人。

    而几乎是杨逍飞出去时,吴羡抓住了机会,韦一笑已经任由自己拿捏,他左手霎时间劲力一收、一卷、一喷,韦一笑当即被甩出五丈之远。

    而吴羡左手一拍,双手相照,吴羡大喝一声,全身真气由双掌纵横而去,殷天正本已是强弩之末,哪还有反抗的余力。当即一下子被击飞出去,吭哧一声撞在地上,那猛烈的去势,直将地面石板压的粉碎。

    吴羡终于忍耐不住,嘴边沁出一丝鲜血,他右腿上十指之印,血肉模糊,伤口狰狞,鲜血也涓涓淌出来,打湿了裤腿一片,鲜血有如朱砂般鲜红,吴羡体内真气空泛,内力十不存一,不敢有所逗留,当即双膝一弹,人已至了数丈开外。

    吴羡站在十丈开外一间屋顶之上,顾念起来意,还是止住了身形,吴羡回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那笑容虽然极为阳光开朗,可不论是杨逍、殷天正或者韦一笑看来,皆是心中愤怒羞愧,提不起半分喜意来。

    吴羡回头望向众人,朗声说道:“帮我转告无忌,他所带回的药物可能暗藏毒药,请小心使用。”话罢,吴羡又飘然一掠,但他右腿发力之时,明显一滞,肌肉与经脉之中残存着杨逍如蛆附骨的内力,吴羡强忍疼痛,纵向山间田野,人影越来越小,直至看不见为止。

    而当吴羡话尽之时,杨逍几人对视一眼,皆是心中一沉,尤以杨逍速度最快,他赶忙去往一间古朴雅致院子,他嘴边挂着一丝鲜血,拖着残躯到达时,张无忌进入房间已有许久。

    杨逍暗道不好,心中纠结万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盼吴羡话不成谶。

    杨不悔见到杨逍到来,嘴边还挂着一丝鲜血,很有些落魄之样,她连忙上前挽着杨逍胳膊,担忧说道:“爹爹,你怎么受伤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小昭也投来目光,过去扶住杨逍,轻声说道:“老爷,您请坐下。”便和杨不悔将杨逍扶在椅子上坐下。

    杨逍右掌一挥,示意自己并无大恙。片刻之后,张无忌从那间屋里出来,张无忌面有喜色,显然是胸有成竹的模样。

    杨逍忙起身行礼,而张无忌见杨逍面色发白、气息不定,步子也有些空虚无力,显然是受了内伤的样子,他连忙上前扶住杨逍,顺便从手间渡去一丝内力。

    张无忌心中担心,面露焦虑之色,连杨左使都受了重伤,外面情况又将如何,难道赵小姐携着手下去而复返,又攻向武当山而来。

    张无忌问道:“杨左使,外面出了什么事情?”

    杨逍叹一口气,面色犹豫有些说不出口,吴羡本是一番好意,顾念与教主深厚情谊,前来提醒教主,可自己与鹰王、蝠王,不分青红皂白,将别人一阵乱打,双方都不得好利。

    “啊。”突兀间两声惨叫,正从房间中传出来,可不就是殷六侠与俞三侠两人。杨逍心中更是发凉,吴羡果真一语成谶,自己三人可是要将别人往死里整,这仇怨可结的大了。

    山下,吴羡回头一望,不见追兵赶来,他略微松上一口气。

    “?辏?猛础!蔽庀垡徽篥费肋肿欤?壬虾苁峭闯??疵庖钩っ味啵?庀勐聿煌L阃?浇?男≌蚶锶ィ?诳驼焕镒∠潞螅??闩套?斯Γ?指凑嫫??br />
    直到午夜时分,吴羡才回复了五层内力,而小腿中肆虐乱窜的异种真气也被运功祛除,吴羡吐出一口浊气,闭目,脑海中反复演练白天战斗场景,心中思索着:自己每个应对之举,皆已经做到无可挑剔,若非先对掌之际缠住了韦一笑和殷天正,那么面对三人的围攻,自己肯定是打不过、跑不掉的。

    吴羡心中一冷,现在明教可与自己结下了仇怨,尤其是韦一笑和殷天正两人,都欲将己置于死地。

    吴羡斜躺在床上,心中有些难办,今天他吃的这些亏,倘若不找回来,他心里会一直难受下去。而三人之中,韦一笑主谋,殷天正从犯,杨逍帮凶。

    至于杨逍,吴羡倒可以原谅,杨逍他先前不作为,到后面劝解,吴羡心中明白,他并不想对自己动手。

    而后面殷天正与韦一笑落入下风、陷入险境,他迫不得已才会出手,至于是否有杀心,韦蝠王中了六指都安然无恙。

    再到最后,吴羡心生一计,以杨不悔安危出语激怒杨逍,杨逍这才动了杀心,每招每式皆含莫大的威势,招招凌厉取己性命,他若不动真怒,吴羡方不可击退他,又甩开韦一笑,掌击殷天正,从山上逃了下来。

    吴羡深呼一口气,排遣掉内心郁郁沉重之情,舒舒服服躺在床上、裹着被子,打算好好睡上一觉,明天起来就往大都过去。

    现在明教高层知道六大派被汝阳王府抓了,肯定会去解救六大派,吴羡不知自己是哪一边的,但在混乱之中,自己至少可以保护赵敏的性命,保护她不受侵害。

    而与殷天正和韦一笑的恩怨,届时若有机会,定要好好阴他们一把,而对于殷天正,他是张无忌的外公,吴羡虽然不能够直接毙命,至少可以让他多吃苦头。

    而青翼蝠王韦一笑,可就没那么多约束了,他数次得罪自己与赵敏,今天更是心狠手辣,欲取己之性命,吴羡此仇若是不报,念头绝不通达。

    子夜,月黑风高,乌云敝天,狂风大作。

    一群黑衣蒙面人悄无声息来到客栈之前,其中一人挺胸阔首、神态轩昂,众人隐隐以他为首,且他一身练家子功力,极为不凡,他手不着兵刃,但其他黑衣人全部手握钢刀,钢刀刀刃锋利发寒,冷光四射。

    那为首之人双手比划,右手一指三人,又向着几人现在所在的位置点点头,示意三人守在此处,守株待兔。

    他又分别指向其他七人,手指向左、右、后三处指点,暗示众人兵分三路,从院墙左方、右方、后方三处翻进客栈,然后他神色一厉,眸中冷光大作,竟是极其的阴险毒鸷,又作势一抹脖子,众人纷纷点头应和。

    首领吩咐完任务,众人当即一撤,步子轻快分成三路,分别进入院子,又进入客栈向二楼房间疾步轻行而去。

    那黑衣首领抬头仰望一眼,天空漆黑如墨,不见半点月色星光,虽然还未得手,然他眼中狰狞而又癫狂,眼前仿佛出现鲜血喷洒、断头残尸的血腥场景。

    黑衣首领收敛心神,脚尖于地上轻轻几点,化为了一道黑色的影子,悄无声息落至了客栈房顶之上。他又步子轻移,速度轻快至了一间房屋正上空。

    他微躬下身子,取下一块瓦片,房内是乌漆漆一片,完全见不到任何场景,他掏出怀中一物,正欲撒手倒下。

    “吭”一声。有一黑衣人翻越墙头之后,地形幽暗不见物,他一脚踢在小石之上,小石顺势飞出丈许,落在青石板上,激起略微沉厚的响声。

    房间内,吴羡双目猛然一睁,眼神瞳仁漆黑似墨,他抬头一望,正见斜前方顶上一片瓦砾掀开,有一双阴鸷狠毒的眼睛自上而下俯视着,其眼眸中满是憎恨怨毒,仿佛要将自己扒皮抽筋一般,绝对是让人心中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