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鱼非鱼 作品

第057章 邀请黄垒

    “黄老师好眼力!有什么办法呢?怎么都约不到黄老师,只好另辟蹊径了。”

    陈愉嘻嘻笑着,抬手把黑框眼镜摘下,架在了头顶上,宛如一副太阳眼镜。

    有点古怪,却又有点别致。

    陈愉不是没走过常规路线,跟黄垒的经纪人联系,讲了大概的合作方向,对方直接就推了。只说黄垒没空,连剧本都不愿意看。

    陈愉本就长得不错,再投其所好地略加打扮,还是挺有风情的。

    她不是想勾引黄垒,只是想以这份好感作为敲门砖。

    黄垒如今开外的年纪,对于年轻又符合他审美的女子,难免会额外多出一些宽容来。

    果然,黄垒决定给她一点耐心,坐在了树下的长椅上“行,那我就先看一看剧本吧。”

    陈愉尾随而上,坐到他身边。不过她很注意分寸,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看了两分钟之后,黄垒摇摇头合上剧本“你确实很有诚意,也很努力。但可惜,眼光不太行,这样的剧本还是算了吧。”

    “话别说的这么早哦。”陈愉微笑着眨眨眼,“黄老师再往下看一看嘛。”

    “没这个必要了,时间是很宝贵的。”黄垒不由分说地起身。

    其实天喵昨天来谈合作时,黄垒一时好奇,也派人查了一下那边的情况。

    这一查发现,好家伙!这整个是一新手训练营啊!

    老板许风,大学毕业才一年,创业上算初出茅庐,游手好闲上却是资历很深。

    私人助理何小恬,刚刚毕业没多久的一个小姑娘,还是普通二本学校出来的。

    公司财务这么重要的岗位,直接就给了这个小姑娘的校友石磊,他之前只有一年银行工作的经验。

    法务一岗,至今还空着。

    这个经纪人陈愉,其实能力还不错。前几天她带着莫安琪玩了那么一手,圈里很多人都因此知道了她。

    其他员工,据说就是由她搭班子组建起来的。

    可惜,到底还是太年轻。

    这么俗套的本子,大学生写的都比这个好。

    所以跟她说了这么多话,已经算是客气了。

    “一首《无地自容》的时间不止两分钟吧?”陈愉追上来,却问了一个无关的问题。

    “是啊,怎么了?”黄垒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这是唐风的剧本,写了《无地自容》的唐风。就算一首歌的时间是四分钟吧,黄老师能不能给个面子,用一首歌的时间看这个剧本?如果到时候,您还是觉得不喜欢,我绝不再打扰。”

    黄垒犹豫了一下。

    这个陈愉说到底还是有些小聪明的。

    身处娱乐圈的上游,黄垒对圈中发生的事情,都得了解一些。

    从奇异果晚会里出来的两首歌,一首商业歌曲《买买买》,又名《学猫叫》,黄垒是当做工作需要听的。感觉是歌还挺有趣,女孩们也蛮养眼。

    另一首《无地自容》,却是真正有点对他口味。

    黄垒刚出道时是个歌手,也有点文青,年轻时爱过摇滚,至今他还留着几盘痛痒的。

    《无地自容》他一口气连听了三遍,觉得很有点东西。

    但他最近挺烦的,演戏找不到合适的本子。为了维持曝光,也为了丰厚的报酬,只能一直参加综艺。

    渐渐地,说他有些油腻的声音越来越响。

    此时重新回去演话剧,实在有点自跌身份。

    所以经纪人一开始才会那么坚决地拒绝陈愉的邀约,就算剧本是唐风写的也不行。

    写摇滚的人去写话剧,感觉真的不怎么可。

    黄垒不年轻了,没有激进冒险的打算。

    不看剧本就回绝,纯属尊重和不想惹麻烦。原创剧本,经手的人越少越好,免得泄密了说不清楚。

    但陈愉提到了《无地自容》,黄垒不由想起那些看起来有些简单,其实充满了味道和哲理的歌词。

    “好,那我就再看两分钟。”

    黄垒漫不经心地站在原地,继续看起了剧本。

    然而半分钟之后,他就不由挑了挑眉。

    陈愉心知肚明,两分半的时候,正是第一个反转到来之时。看来自己的阅读速度和黄垒老师的差不多呢。

    黄垒干脆转身坐回长椅上,神情专注了不少。

    两分钟过去了,他没有停下,陈愉心也不会傻到去提醒他。

    过了十来分钟,黄垒才有些如梦初醒地抬起头“这样吧,本子我带回去细看一下,晚些再跟你联系。”

    “好的好的。”陈愉卖力点头。

    心情大好的陈愉回到公司,打算找何小恬一起再聊聊超级新星。

    送猫咪少女和莫安琪去训练营的回程路上,陈愉在闲聊中发现何小恬对这些选手颇有研究,也有不俗的见解。

    跟她多聊聊,就等于给自己多长了一双手和一双眼睛,有助于开拓思路。

    最近,《暗恋桃花源》和《超级新星》都是陈愉工作的重点,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刚出电梯,陈愉看到有人围在公司前台,原来是几个自告奋勇,想报名当天喵练习生的高中生。

    天喵旗下的五个艺人高调复活后,许多人就觉得这家公司不简单,萌生了过来当练习生的想法。

    这样毛遂自荐的事情时有发生。

    陈愉跟许风交流过,他现在并没有扩盘的打算。

    尽管如此,陈愉还是交代前台留个心眼,看到资质特别出色的,就要留下联系方式和资料,以便她能向许风请示回报。

    老板说不需要,有时候是真的不需要。有时候,则是他自己不知道自己需要。

    如果有一天,来过天喵被拒的人,转投其他公司大火起来,许风应该会怪罪她的。

    所以这些细致的工作,都是她该为老板考虑的。

    至于这几个高中生,陈愉用眼角瞄了一眼,脚步不停地与他们擦肩而过。

    这几位,还是好好学习,少做梦的好。

    晚些时候,黄垒那边的经纪人跟陈愉联系,表示有兴趣进行进一步的沟通,约定了明天上午进行交流。

    许风一听有戏,立刻带上何小恬,直奔袁向朱律师事务所。

    一开始来接待他们的,只是个小助理。

    “请问两位有什么业务需要处理?”

    “这是我们天喵娱乐的许总,我们公司需要外包法务这一块业务,明天就要跟黄垒老师签合同,所以时间上比较急。”

    “啊,好的,请稍等……”

    “等一下,我们公司员工比较年轻化,我需要的法务,得足够专业,足够年轻,不知道贵所有没有这样的人才?”许风补上要求。

    听清要求的小助理轻松一笑“有的,马上就到。”

    少顷,朱嘉和西装革履、自信满满地走了进来。

    “呀,遇到熟人了啊。”许风装作惊喜地挑眉,“原来你是这里的律师,幸会了花~~~律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