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鱼非鱼 作品

第044章 无处安放的魅力(加更)

    攀爬充满挑战的山峦,许风并不畏惧。

    只不过,他忽然有些迷茫。

    前世,有没有原身这个富二代的存在?

    如果他们只是平行世界里独立存在的两个人,那么,两个世界中的唐渺渺,还有石磊赵志等人,又是唯一的吗?

    他以为自己在新世界找回了兄弟,重遇了喜欢的人,可他们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如果不是,他所认为的那些意义,是否就不在存在了?

    许风抓了抓头发,觉得自己深邃得快要成为马克思了。

    “笨蛋。”猫拍了下他的脑袋,“真作假时假亦真,世间万物,本就如幻影。你如果真想知道答案,那就好好去寻找。”

    “如何寻找?”许风迷惑。

    “慢慢来吧,水到渠成了,你自然会知道。”

    “哦……”许风有些失落,却不忘调侃猫,“这两次的成语都用得很棒哦。”

    “那当然!要论有文化,本公主首当其冲!”猫的尾巴晃啊晃啊,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那个,有文化的公主,‘首当其冲’的意思是——首先受到攻击或遭遇灾难。”嘴快好为人师了一把后,许风不忘补墙,“不过这个是经常被用错的成语,不能怪你。”

    “哼,我这是难得糊涂!”猫明显一愣,却倔强地强行挽尊,然后轻轻往墙壁上一跳,就这么消失了。

    许风乍舌。

    这猫虽然成语用的不咋样,功夫却真是很厉害,穿墙术溜得一逼。

    许风又拿起手机,点开了唐渺渺的朋友圈。

    里面是一根线,不确定是什么都没有发,还是屏蔽了他。

    但她的签名倒是能看见——

    “世界巨大,我以渺小来爱它;

    时间悠长,我以短暂来爱它。”

    这句话许风知道出处,是一个叫海桑的流浪诗人写的。

    到了这里,许风能感觉到,唐渺渺虽然是个白富美,但似乎并不是很快乐。

    在原主记忆中,她总是淡淡的,极少有笑容,就仿佛太阳并不能照耀到她一般。

    想起前世宠物店里那个温暖无比的唐渺渺,还有她充满治愈感的笑容。许风突然觉得,也许对她来说,只有宠物店那小小一角,才有能照亮她心房的温暖。

    人啊,还真是复杂神秘又多变的生物。

    也正因为这样,才如此迷人。

    想了想,许风决定沉住气。别急着在微信上跟她套近乎了,反正追渺神器工具猫又一次到手,宠物店又离得那么近。来日方长嘛,有的是机会修复和培养感情。

    追女人的时候心里再急,表面上也不能露了马脚、乱了阵脚。这绝对是真理和干货。

    这就是原身一个富二代,为什么却迟迟追不上苗妙妙的关系。

    他把和真心全都放在了脸上,再加上苗妙妙的茶艺功夫着实了得,所以才被套牢了这么多年。

    现在许风态度若即若离,该耍性子的时侯也不忍着,苗妙妙反而主动了许多,还约了明天一起吃饭。

    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的待遇。

    虽说感情应该纯粹,但追到手之前,就是一场进退有度的博弈。

    巧的是苗妙妙在这时发了语音过来“最近工作挺累的,不想出去折腾了,要不就去你家吃吧?”

    她总能把那种优雅又不失女人味的感觉拿捏得恰到好处,深更半夜的,尽管知道她是个茶艺大师,许风听了这把声音,也是觉得挺酥的。

    许风回“好啊。”。

    ……

    两人住在一个小区,苗妙妙之前也来过几次许风家。

    有着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那层关系,两人之间并不太避嫌。而且原身非常君子,这就让苗妙妙更放心了。

    但主动提出去他家,这还是头一回。

    难道她想色诱?许风觉得她的动机值得深思。

    可惜呀,丸子头和猫都在家。

    咦,为什么要用“可惜”呢?正派人许风很是费解。

    眼看月黑风高,他决定放弃思考,会周公去了。

    养精蓄锐,才能迎接崭新的一天嘛!

    -

    第二天,许风让何小恬去查一查爱家公司有没有一个叫杨雅琼的人力资源总监。

    再查一查清水村有没有一个叫牛二铁的村长。

    何小恬查过后,告诉许风结果“许总,没有这两个人。”

    许风感到可惜,他本想把杨姐挖来天喵的。

    爱家地产怎么会没有杨姐呢?光屏上出现过的人,头一次没能出现在现实中。

    这会不会跟猫有关系?许风突然深深怀疑。昨天太激动都没顾上问这事,今晚一定要问一问它。

    而村长查无此人,就更让许风觉得遗憾了。

    上一世没报完的恩,今生也是无以为报。

    那以后只能多做点善事了。

    ……

    因为跟苗妙妙有约,许风今天特地提前一点回到家。

    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不管是不是把她当猎物,绅士风度还是不可少的。

    一向是宅女的何小恬,今天却偏偏有同学聚会,不会太早回来。

    这也太巧了点,难道是老天安排的情劫?

    门铃响了,许风开门时内心戏很丰富。

    一贯穿得优雅贵气的苗妙妙,今天难得地穿了一套休闲服装。手上居然还拎着一袋海鲜和蔬菜。

    这些人间烟火气息,倒让她显得比往常可爱了不少。

    许风接过菜,对这样返璞归真的苗妙妙挺有感觉。

    “今天可把我忙坏了,真是超饿呢。”苗妙妙摸了摸肚子,温温柔柔又有点委屈地说。

    小鸟依人的样子让许风忍不住想要揉揉她的头发。

    谁知下一秒,画风突变。

    “咱们今天就吃的简单一点好不好?简单的食材往往才最有滋味。我下面给你吃吧,我下面可是超好吃的哦。“

    苗妙妙一脸单纯地说。

    许风一下子噎住了。故意的呢?还是故意的呢?

    看许风忽然不说话了,似乎有点窘迫的样子,苗妙妙心中好笑。

    看似清纯无知地去撩拨男人,她可是很拿手的。

    虽然她也不是很喜欢搞这些,可谁让系统任务在身呢?

    ”不用了,你累了一天,还是让阿姨来吧。”许风用更单纯,外加有些体贴的语气说,“阿姨下面也很好吃的,你一定要多尝点。“

    苗妙妙一堵,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觉得不对,她也就不再恋战,随口换了个话题。

    “小猫呢?我记得你最不喜欢毛茸茸的动物了。”

    “在它自己房里呢。”许风信口说,“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

    妙妙笑笑,矜持地没有接话。

    她最喜欢的就是橘色。这是许风会对这只橘猫动恻隐之心的原因之一吧,所以,他还给它起名为妙妙。

    这个男人表面上装得再若即若离,行动却骗不了人。他心里还是爱惨了她的。

    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呀,苗妙妙有些得瑟地晃了晃脑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