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鱼非鱼 作品

第027章 修理他

    赵志把啤酒一口闷了,闷闷道“不混出个名堂,我是不会回头的。其实我是听说了一件事,萱然的那个未婚夫,在外面有些不清不楚,搞得萱然很不开心。我本来是打算约上石头,直接去把他揍一顿,给萱然出出气。谁知石头已经先约了和你吃饭。所以就吃完这顿饭再去吧……”

    石磊气得把筷子一丢“你是不是傻呀?人家都把你甩了,你还管她干嘛呢?这种富豪应该都有保镖的吧,是想打就能打到的吗?”

    赵志淡淡一笑“谁说我不傻呢?那你随意,等会儿吃了饭你爱去不去,我反正是要去的。”

    “我就不明白了,你图什么啊?”石磊一阵胸闷。

    “我不图什么。当初我们分手,都是因为萱然她妈一哭二闹三上吊。萱然是个好女孩,她为了亲情,才决定牺牲自己的幸福。她并不欠我什么。所以我不希望有人伤害她,我希望她以后能过得开心,就这么简单。”

    石磊简直是怒其不争“就算把那人打一顿,难道他就会对林萱然好吗?”

    赵志被问的一愣,低头又闷了一杯酒,半天没言语。

    石磊注意到坐在一旁静静吃菜的许风,很是抱歉“不好意思啊,老许。本来你是指望用我来开胃的,我却让你添堵了。”

    “没事。”许风把三人的酒杯重新满上,“吃完饭咱们三个一起去。”

    “去哪儿?”赵志没反应过来。

    许风笑了“那得问你啊,你不是说要去修理前女友的未婚夫吗?在哪儿呢?”

    赵志愣了一会,报出一家私人会所。

    一听会所名字,许风心说运气也太好了吧,底气就更足了“行,一会儿我陪你去把这事儿解决了。”

    赵志已经意外得说不出话来了。

    许风跟他碰了个杯“你可别感激我,我没那么好心的。事成之后,你也得帮我一个忙。”

    赵志心想,我能帮你什么忙呀?但他很好奇许风接下来会做什么,于是没再发问,只是喝干杯里的酒。

    三个人囫囵吞枣般把饭给吃了,然后直奔魔都的某家私人会所。

    这是赵志事先打探好的。他原本的计划是守在会所门外,等林萱然未婚夫出门上车的间隙,和石磊一起冲上去把他打一顿。

    他们两个身体素质都不错,赵志感觉得手的机会还是挺大的。

    有了许风的加盟,武戏却显然是免了。

    三人刚走到门口,服务生就一溜小跑地迎了过来“小许总,您快请进。”

    失了忆的许风一脸高深莫测地点点头,由着服务生把他带进了号称是他的专属包间。

    石磊和赵志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光看着他,一副你居然是这种人的表情。

    “你们不要这么污。”许风很无辜地解释,“对单纯的我来说,会所私人空间,只是和朋友聚会的场所,是很纯洁的。”

    俩兄弟将信将疑,许风也由他们去了,转而问服务生“齐心餐饮的齐总也来了吧,在哪一个包间?”

    服务生只犹豫了半秒,就报出一个房间号。

    看他这样的态度,许风放弃了亲自过去一趟的想法“那麻烦你请他过来一趟吧。”

    服务生应了一声退出去了。

    石磊啧啧称奇“不都说高端会所很注重的吗?怎么你问什么就答什么啊。”

    许风摊手“因为这家会所是我的。”

    得知他“失忆”后,何小恬特地整理了一份他名下的资产给他过目。

    除了每月几千万的零花钱,他还坐拥n套公寓、别墅,n辆跑车,n排商铺,以及这间会所。

    在自己的地盘,当然是都听他的了。

    五分钟后,林萱然的未婚夫还真带着笑脸推门进来了。

    上辈子许风没有见过林萱然的未婚夫。

    当那个不到40岁就已经有了啤酒肚、头顶出现地中海迹象、气质十分油腻的人走进来时,许风心里有点不舒服。

    赵志更是把嘴抿得像刀锋一样,又冷又硬。

    倒是林萱然未婚夫,看上去并不认识赵志。

    看来林母还是如上辈子一样,把林萱然包装成一个没有谈过恋爱,跟男生连手都没有拉过一下的纯情高知少女。

    至于有些东西,可以用高科技弥补的。

    “小许总,幸会。”林萱然未婚夫笑容亲切,却也有着商人特有的精明感。

    许风也是笑着站起身“齐总好,我才是幸会。”

    在银行捞石磊时,许风很浮夸,很装b。因为那里都是些跟自家完全没交集的小人物,怎么得瑟都无所谓。

    但眼前这位,是叫得上名号的餐饮公司老板。还要搞得酷炫狂拽,就很弱智了。

    商界大亨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万一此人跟他家有点什么牵扯,很容易翻车。

    到时候便宜爸爸迁怒下来,收回对他的厚爱,就得不偿失了。

    “今天带朋友过来玩,听说齐总也在。久仰大名,就想和你交个朋友。如果齐总不嫌弃,咱们就干了这杯。”许风笑着举起酒杯。

    这位齐总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但他很快也乐呵呵地举杯“客气了、客气了。来,干了。”

    闲聊几句,几杯酒下肚,许风这才切入正题“实不相瞒,我今天是有事相求。”

    齐总立刻摆摆手“小许总这是什么话,太见外了。尽管说,只怕我帮不上罢了。”

    许风微笑“帮肯定能帮上的,就看齐总愿不愿意帮了。”

    齐总眉毛抖了抖“是什么事?”

    许风道“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我一个铁哥们儿,是你未婚妻的好朋友。”

    说着,许风就很自然地勾着赵志的脖子,把他拉了过来“齐总,这是你未婚妻林小姐的校友,也是她非常好的朋友。”

    齐总是个人精,一下子就听出了弦外之音。就算他城府再深,也是微微地变了脸。

    “其实男人嘛,逢场作戏,再正常不过,我是非常理解的。只是不巧,林小姐是我铁哥们的好朋友。我敬齐总是个直爽人,我也就直接说了,您能不能给个面子,好好跟林小姐过日子?或者,我到觉得还有个更好的办法。干脆你就别跟林小姐结婚了,省得我朋友天天为了她过得好不好牵肠挂肚。”

    许风用真诚的表情,提着无耻的要求。

    齐总的脸黑了又绿、绿了又红,十分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