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鱼非鱼 作品

第021章 又见张诗雨

    “诗雨是我们魔大影视艺术学院的,是科班出身。她的条件明明那么好,却一点也不浮躁,毕业之后没急着去接戏,而是沉下心来演话剧。我上网查过,演话剧是很能锻炼和磨练演技的……”

    提起张诗雨,原本有些拘谨的石磊立刻打开了话匣子。

    “……也许不是没接戏,而是接不到戏?”

    演话剧可以磨练演技这种说法,遇到瓶颈的演艺圈大咖这么说,许风信,可新人这么说,却多半只是因为没有资源和人脉罢了。

    于是只得退而求其次,还能凹一个不浮不躁、人淡如菊的人设。

    “不是的!绝对不是这样!”石磊极力分辩,“大二时,就有剧组想让诗雨去拍戏了,但她生怕影响学业,拒绝了。诗雨绝对是演艺界的一股清流,实话告诉你,她是我的女神。”

    许风若有所思。

    前世,张诗雨决定接受娱乐圈的潜规则,在这之前,喊他去“修电脑”。时间正是大二。

    在这个世界,张诗雨却拒绝了这次机会?

    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许风不在了,张诗雨找不到可以心甘情愿先滚一次床单的人选,也就不愿意去为艺术献身了?

    这种想法虽然有点臭屁自大,却似乎挺合理的?

    不过眼下,还是先去看话剧吧。

    “那真难得。”许风做出赞同的表情,“期待接下来的演出。”

    “好,我们快进去吧。诗雨演技特别好,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演出场地有些迷你,围绕舞台排了三面坐席,一共十排,满打满算也就四五百个位置。

    上座率倒是挺高,得有八成。

    许风在第一排落座,看一眼票根上50元的售价。这样演出一场,只能收回2万元的门票。

    刨去场地道具等费用,每个演员能到手的实在有限。

    跟娱乐圈动辄几十上百万一次的出场费比起来,差距太大。

    这场话剧名为《都市人》,是一部群像戏。分了四个单元,每个单元讲一个年轻人在都市中打拼遇到的故事。

    可惜剧本写得一般,都是老套路,没什么新意,每个故事也没有关联,略显生硬。

    倒是张诗雨,给了许风不小的惊喜。

    前世她在屏幕中只能演一些嘴里喊着“嗯、啊、呜、哈”的小龙套,出场时间太短,根本看不出演技。

    今天张诗雨饰演一个初入职场的小菜鸟,穿着白衬衫,牛仔裤,外面套一件小西装外套。

    配上恰如其分的表情,充满青春活力,又带点天真莽撞的形象一下子就立住了。

    话剧没有ng和重来,她等于在舞台上一镜到底地演了二十多分钟。

    这是许风第一次如此完整和连贯地看张诗雨表演。

    演技在线、台词扎实,一点都不会出戏。

    明明外形出挑、表演可圈可点,却只能在这样小的舞台上演话剧,这种情况在娱乐圈太常见了。

    这个圈子永远不缺俊男美女和所谓实力,最稀缺的是背景和资源。

    等张诗雨的那个单元表演结束后,许风侧头问石磊“你听过一部叫《暗恋桃花源》的话剧吗?”

    前世,《暗恋桃花源》历经二十多年、依然经久不衰。

    还被改编为同名电影搬上大屏幕。属于叫好又叫座的口碑神作。

    石磊摇头“没有啊,我只知道《桃花源记》。”

    许风“哦”了一声,心里却并不激动。

    原因很简单——

    他没有抄出这部话剧的本事。

    前世他听歌无数,又自学了些乐理,把自己练成了一台人形音乐库。音乐,他可以不费力地照搬。

    可搬运文学作品、影视剧本,却没那么容易。

    他一没系统,二没金手指,三连原主的记忆都没。标准的三无人员一个。

    若要全凭记忆把《暗恋桃花源》抄出来,前提是他以前很熟悉这出话剧。

    可真相是,前世他压根没看过《暗恋桃花源》。

    之所以知道,只是因为它太出名了,相关消息经常会上热搜。

    确实有点可惜。

    话剧舞台是张诗雨现在的阵地,如果能出演《暗恋桃花源》的女主角,以她的条件,走红是顺理成章的事。

    随后,在许风的支持下,同名电影的女主角也会是她。

    从话剧演员,到大屏幕女主的飞跃,将会一气呵成、轻松get。

    但许风觉得问题不大。

    他虽然当不了文抄公,但他有海量的音乐资源啊。

    如此优质的资源在手,何愁换不到想要的其他资源。

    所以这事急不得,就让张诗雨在这个小舞台上再磨砺一段时间吧。

    等618年中大促晚会后,“唐风”这个词曲人会引起各方关注,他许风也将正式开始起飞。

    八点多看完话剧,天已经完全黑了。

    但有随处可见的橘色路灯映照,这个城市并不会完全陷入黑暗。

    “没什么事的话,陪我走几步,聊会儿天吧。”

    许风双手随意地插在口袋里,往河边走去。

    “好,正好我也有事想跟你说。”

    “你说。”

    “我决定辞职了。如果明天你还要存那笔钱,我帮你办好了再走。”

    “这么突然?是做得不开心?”

    “其实这种想法有一段时间了,但一直很犹豫。今晚看话剧,诗雨有句台词说得特别触动我,‘我不想过一眼看得到头的生活’。我也想试试迈出这一步,给未来更多一点的可能。”

    眼看石磊开始走心了,许风不想旁敲侧击,直截了当地问“你舅舅是不是出事了?”

    “啊?这你都知道。”石磊一脸讶异。

    许风挑挑眉“我又不是一般人。”

    这个理由,石磊信了,沉默着点点头。

    “你舅舅是被陷害,还是真有事儿?”

    银行里的宫心计可一点都不少,如果石磊舅舅是个背锅的,许风愿意帮他一把。

    “真有事儿。”

    “……那就没办法了。”三观很正的许风有些遗憾。

    “嗯,但还是谢谢你。”石磊觉得心里暖暖的,长久以来压抑的情绪在这一刻得到了无声的释放和缓解。

    “你要辞职,我双手赞成。”许风笑笑,“钱不存了,让他们哭去。”

    “你不存钱,我双手赞成。”石磊没假惺惺地劝许风继续存钱。

    舅舅出了事后,石磊唯一受关联的,只有那笔被算到他手上的千万存款。

    但这件事却没有被捅出来,因为行长帮他掩饰过去了。

    不过行长可不是出于好心,而是他手下的员工若有违规操作,他这个负责人也会受到影响。

    刚保完石磊,行长又迫不及待地发动整个路支行一起孤立排挤他,也暗示过几次希望他辞职。

    有一个犯了事的舅舅,石磊在行长眼里就是个有污点的定时炸弹,随时可能影响到支行的声誉,甚至影响他的升迁。

    从小顺风顺水的石磊,长这么大头一次尝到了人情冷暖,见识到了社会残酷的一面。

    今晚行长估计做梦都会被笑醒吧。石磊有些迫不及待想看到他明天美梦泡汤后是什么样子了。

    许风刚准备和石磊谈“正事”,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是“亲爱的妙妙”打来的。

    果断按掉后,许风忍着一身鸡皮疙瘩把备注改成“苗妙妙”。

    过了一会,电话又响了。这次显示是“大哥”打来。

    许风依旧按掉,又把备注改为“许雷”。知道了许雷那些腹黑操作后,他还真没办法把他当作大哥去敬重。

    他们会打来电话,想必是听到风声,知道他把痛痒乐队请出山了。难得和好兄弟重新相认,他没心情去和这两人虚以委蛇。

    又过了一会,电话不依不饶地再次响起,屏幕上只有一个字——

    妈。

    当惯了孤儿的许风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在这个世界里,他有妈了。亲妈。

    许风嘴角微微上扬,怀着期待按下接听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