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鱼非鱼 作品

第017章 黑暗中的“电影”

    那位面相干练又颇有几分姿色的年轻女人,是星辰娱乐的经纪人陈愉。

    她没有艺人参加奇异果的618大促晚会。不是不想上,而是上不了。

    不甘心的她,悄悄混进来,原本是想找个机会推销旗下艺人莫安绮的。

    只要能登台,不要报酬,哦不,倒贴钱都可以。

    当然,不能贴太多。因为公司已经跟倒闭没什么两样了,流水很吃紧,可供霍霍的闲钱不多了。

    至于为何不混去四大卫视或者企鹅、柚酷视频?

    当然是因为奇异果的门槛似乎比上述几家低了不少。

    马咚总是笑嘻嘻的,随和的胖子应该会比较好说话吧?

    也不能怪陈愉会有这么天真的想法。她还年轻,识人方面道行尚浅。

    三年前,她入行先从助理做起,终于在不久前熬成一枚充满理想抱负的新经纪人。

    分到的几个艺人中,以莫安绮的资质最为出色。

    陈愉亲自把这位公司的重点培养对象送进超星2的训练营,仿佛看到一条康庄大道在眼前铺展开来。

    还没高兴上几天呢,这条路突然就翻车了。

    星辰娱乐的老板,得了严重的抑郁症,几乎是被家人扭送去了国外疗(治)养(病)。

    这家成立不过几年,在业内一直不温不火的娱乐公司,便彻底成了一盘散沙。

    旗下三百六十线小艺人和练习生纷纷吵着要解约、另谋高就。

    而没有了上层的利益互换与牵制,莫安绮和猫咪少女一样,被节目组边缘化,一整期节目连个正儿八经的露脸机会都没有。

    第一轮时,莫安绮以低排名直接出局。

    拉着行李箱离开训练营的莫安绮打电话给陈愉“陈姐,我被淘汰了……现在公司也这样了,我该怎么办?你会跳槽去别的公司吗?要不,带上我吧。”

    这些天看尽了树倒猢狲散戏码的陈愉感动之余,精神也为之一振。

    莫安绮是公司里条件最好的艺人,既然她愿意信任自己,那就再努力一把?

    若能让莫安绮出圈,何愁找不到下家?到时候自己作为经纪人跟着一起过去,也就顺理成章了。

    帮莫安绮,就等于帮自己。

    成功混入奇异果后,陈愉被痛痒乐队与猫咪少女的合作惊到了。立刻打消了让莫安绮登台的想法。

    同为青春靓丽的美少女,猫咪少女与老牌知名乐队合作,又带来一首充满魅力的原创歌曲。有这样的珠玉在前,莫安绮不被秒成渣渣才怪。

    陈愉拨电话“安绮,计划有变。如果你相信我,就不要想着618那天在台上表演了。有时候,台下的故事,反而更精彩。”

    听着电话那头意味深长的语气,莫安绮压下心头的失望和狐疑,乖顺道“都听陈姐的。”

    陈愉挺满意。莫安绮长得漂亮,唱跳上也挺有天份,性子还很软。这样的艺人,合作起来很省心。

    搞了两张奇异果晚会的入场券后,陈愉不再久留,心情甚好地离开了。

    -

    相谈甚欢的许风和马咚,也是很快就敲定了第二轮合作。

    眼看天色尚早,猫咪少女果断跟着痛痒去地下室继续排练了。

    有过被猫咪少女“赶走”的经验,许风很自觉地没跟着去。

    许风的目光没有停留在四个女孩清丽的背影上,而是一直望着痛痒的四个男人。

    一支乐队成立二十多年,成员都没走散,大家还聚在一起做着理想中的事,一如最初。

    这种状态,许风真的有点慕了。

    好在这个世界的他也不孤单,他的三个兄弟,都还在。

    虽然现在的许风对他们三人而言,只是陌生人。这也急不来,以后有了合适的机会,再重新做朋友吧。

    到时候,哥们四个也搞个组合玩玩,就叫f4?

    想到胖胖壮壮的石磊自称“floer(花)”的画面,许风忍不住笑出声。

    “许总,什么事这么好笑呀?我们一会儿还回公司吗?”

    望着一脸好奇宝宝的何小恬,想到她红着脸叫石磊“臭石头”的样子,许风突然意识到,重新认识石磊的机会,不就在眼前吗?

    “不回了,去城兴银行,石磊那家,你带路。”

    “啊?干嘛去?”

    “存钱。”

    “……哦!”

    彩排的地方离城兴银行有一个小时的车程。

    与上次去奇妙宠物店找唐渺渺时的忐忑不同,这一次,许风知道自己不会无功而返,心中只有期待和兴奋,并无任何不安。

    风穿过半开的窗户,吹着许风的额发与脸颊,十分惬意。

    就在许风眯起眼打算小憩片刻时,手上突然传来刺痛,正是前世被猫咬过的地方。

    许风被吓了一跳,猛地抬起手。光洁的手腕上,四个血洞若隐若现。

    下一秒,他突然就无法动弹和言语,周遭的一切消失不见了。

    整个人仿佛腾空而起,漂浮在无边的黑暗之中。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团光亮,一点点扩散开来,形成一面巨大的屏幕。

    上面放映的,是前世许风的经历。

    许风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观看了自己曾经的人生。

    -

    许风出身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小山村,没了爹走了妈,无亲无故,还好有村长收留,吃着百家饭长大。

    去乡里读小学,去县里读中学,最后考上了魔都师范大学。

    魔师大既非985,也不是211,但在乡亲们眼里,也是响当当大城市里的大学,能见多少市面!以后毕业了当老师,是份崇高又体面的工作。

    学费是整个村子里乡亲筹的,穷乡僻壤的,每一分钱都赚得不容易。乡亲们却没想着让许风回报什么。

    这个娃一路走来太不容易了,他能冲出小山村,过上不一样的人生,他们也就高兴了。

    进了大学的许风,最初难掩乡土气息。

    三人一间的宿舍里,另两个室友石磊和赵志都是魔都本地人。

    早听说魔都人排外,在他们眼里,除了本地人,其他都是乡下人。

    许风做好了被排挤的准备。

    谁知他脑补的那些根本没发生。得知他来自哪里、经历过什么后,石磊和赵志满脸的佩服。在生活上,也是不着痕迹地帮着他“脱土”。

    到了大二,许风的口音淡得几乎无痕了。他勤工俭学、为了奖学金而认真学习、闲暇时沉迷于各种网文中暗爽,偶尔跟宿舍俩兄弟打个通宵游戏,还加入了系里的学生会。日子简直充实得不行。

    就在这时,他遇到了张诗雨,她带给他短暂如流星的一段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