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鱼非鱼 作品

第007章 替天行道

    一袭水蓝色礼服,身材高挑,曲线玲珑,随着优雅的步子,裙摆有极细的亮片闪烁,仿佛微风吹皱一池湖水,带来潋滟的粼粼波光。

    也不知是不是精心打扮过的缘故,真人倒比照片上更明艳动人一些。

    与想象中的高冷傲娇不同,苗妙妙见到许风后,亲昵地微笑着主动打招呼“阿风,看到你来了我真高兴。”

    明明是个女强人,声线却透着小女人的温柔感。

    许风终于明白为什么第一眼看到苗妙妙的照片时,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前一世,公司里的hr总监杨姐就是这样的气质,明明杀伐果断,却总轻言细语。

    虽然杨姐比苗妙妙大了十多岁,但那种女人味和举手投足间的风韵却如出一辙。

    许风耸了下肩膀,敷衍一笑,挑眉追问“是吗?有多高兴?”

    苗妙妙露出无奈却大度的表情“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我的气吗?你知道的,我一直认为你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也很喜欢生活中有你在,这一点在我心中永远不会改变。但是,目前我真的只是把你当作好朋友,你这样做,我虽然很荣幸,但也很困扰的耶……”

    听到这里,许风在心里为原身点了根蜡烛。

    堂堂一个巨帅无比的超级富二代,什么妞泡不到,感情上居然如此单纯。被好人卡、好朋友两张牌套得牢牢的,母胎solo至此。

    想他许风,虽然是个山沟沟里出来的穷小子,大学里好歹也有过两段情,一个是执着要进军娱乐圈的张诗雨,一个是校花林萱然,全都是如假包换的大美女。

    偶尔书荒,许风也会看看女频,什么白莲花、小绿茶的套路,都略知一二。

    不出意外的话,这位苗妙妙,就是集白莲和绿茶于一身的女子。

    许风觉得有意思,继捧红“猫咪少女”外,又多了个小目标——

    拿下她,再甩了她,就当为原身出口气。

    老实正派人许风表示,他真的只是为了帮原身实现夙愿。绝对不是看人家漂亮而有点馋人家身子。

    许风表情“复杂”“有什么可生气的,我早忘了。”

    “这可是你说的哦!”苗妙妙好似松了一口气,转而俏皮地问,“那我的生日礼物呢?”

    许风叹口气“本来我倒是真准备了礼物,结果没想到昨天的表白让你那么困扰,我不想你为难,就随手送别人了。”

    苗妙妙知道许风爱开玩笑,还以为他在逗自己。直到她的眼光落在许风身后半步的小助理手臂上……

    迷人的笑容逐渐凝结并消失。

    那小助理藕节一般的手腕上,果真戴着那块全球限量的百达翡丽。

    苗妙妙心中一窒。

    当初她状似无意地提了一句,他就一脸重视地默默记下了。

    她的所有喜爱,他从来当作圣旨。

    难道昨天真的做得过分了?

    许风在微博上高调对她示爱,她其实是很受用的。而且,他会表白,也是因为她不着痕迹的引导。

    眼看那条表白微博热度上来了,她打给许雷,明着对许风的做法表示伤神,实则是想让他跟许风学着点,别总若即若离的。

    许雷也被激得霸总上身“妙妙,我要你拒绝他。”

    “这不太好吧,我觉得……”

    许雷斩钉截铁“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许家二兄弟里,许风早已是舔狗,许雷则是难得显露这样强烈的醋意。

    当然是先满足难搞的那个了。

    苗妙妙转发许风微博,委婉拒绝。

    许雷紧接着打蛇上棍,安排热搜。

    两人联手,把许风的脸丢得明明白白、轰轰烈烈。

    “不过,我为你准备了一份更特别的礼物。”

    “嗯?”听许风这样说,苗妙妙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许风早就被她迷得不能自理,怎么可能因为表白被拒绝就轻易放弃?果然是她想多了。

    那块表她也没多喜欢,只是它太难买,苗妙妙才用它来吊着许风。

    男人就是这样的,你一边拒绝,一边透露一点心愿给他,越难,他就越来劲,越觉得自己有机会、有盼头。

    作为苗氏独女,再名贵的表也没什么稀罕的,她更在意许风是否依然对她死心塌地。

    苗妙妙随手拨着锦缎般的长发,露出一点点恰到好处的期待“是什么?”

    “是祝福。”许风双手插兜、慢条斯理道,“我现在就要祝你明年生日快乐。怎么样,是不是从来没收到过这么早到的生日祝福?你感受到我满满的诚意了吗?是不是又特别、又低调、又不会让你困扰啊,我的好朋友?”

    在许风带着调侃的话语声中,苗妙妙有些委屈地微微撅起水唇“你看,明明就还在生人家的气。”

    “老实说,是有点吧。”许风意味不明地扯了扯嘴角,“咱们可是好、朋、友,你要挖人也不跟我打个招呼。”

    “有这事?”苗妙妙惊诧。

    许风看一眼何小恬,她秒懂,巴拉巴拉把前因后果概述了一遍。

    “应该是艺人部那边的动作,我如果知道就会阻止他们了。”

    苗妙妙扫了眼戴在何小恬手腕上的限量版百达翡丽,目光微沉,很快就换上一副无辜中带着歉意的眼神。

    看上去倒是诚意十足,可习惯了揣摩客户话中潜台词的许风一秒识破,那些都是表面功夫。

    如果知道,我会阻止。

    ——可我没有知道,所以我不会阻止。

    所以这人,还是得挖。

    这才是内核。

    许风突然有点羡慕原身,他的人生是有多顺遂,道行才会如此浅。这么多年了,这点小伎俩都看不透。

    “妙妙,生日快乐。”

    正聊着,一个留着寸头,身材高大,看上去很干练的男人走到两人中间。

    “这是您亲哥,叫哥。”何·失忆小伴侣·小恬用气音提醒。

    “哥。”许风照做。

    方才他和众人打招呼,都是何小恬提醒的。

    这姑娘看着大大咧咧,记忆倒不错,像个行走的通讯录,让许风能毫无压力地和一众陌生脸孔寒暄,那么多个叔伯、老总、死党,还有一些阿姨姐姐的,一个都没叫错。

    “小风。”许雷侧过身,拍拍他肩膀,“我听说你要和‘猫咪少女’解约?”

    法务部下午刚开始拟合同,许雷这会儿已经知道了。

    许风心里一阵呵呵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