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鱼非鱼 作品

第006章 生日宴

    此时离618晚会还有一周,离复活投票截止还有两周。

    把“天喵娱乐”成立一年来团队的所作所为回想了一遍,原身许风越想越觉得可疑。

    他们的各种骚操作不断把“猫咪少女”往坑里带。

    无论是有意为之,还是水平有限,这种团队都不能留了。许风决定该换人的换人,该砸钱的砸钱,要尽快把“猫咪少女”扶上正轨。

    在这种千头万绪、百废待兴的时侯,许风也不知怎么想的,居然冲到微博上去向苗妙妙表白了。

    “对不起许总,平时大事小事你都会告诉我,但唯独这件事,你一点都没透露过心路历程……所以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赶在苗小姐生日前一天如此高调地向她表白。”

    何小恬表示遗憾。

    后来的事,不用说,许·换壳·风也知道了——

    高调示爱被女神嫌弃,亲大哥选择重色轻弟,上热搜喜提“舔狗”荣誉称号,精心培养的独苗苗女团前路渺茫……

    一气呵成,真是秀啊!

    许风严重怀疑原身是被多重打击给气死的。

    不然,自己哪有机会穿越过来,取而代之?

    在何小恬的叙述中,原身只看破了团队的瞎折腾。可许风觉得,那所谓亲哥许雷,也绝非善茬。

    “对了。”许风想起“猫咪少女”的控诉,“我之前想带她们几个去陪老板,有这事?”

    “这个都是误会呀!”何小恬摊摊手,“超星2比赛刚开始时,大许总想让你多结交些人脉,就组了个饭局,还提出把‘猫咪少女’一起带去认识下。没想到被那些老板误会成是小姐,想要动手动脚。四个小姑娘肯定不干的呀,你也很生气,黑着脸、一言不发带她们走了。”

    这个误会还真有些稀奇。

    叱咤商界的亲哥亲自组的局,点名让“猫咪少女”去参加,居然会忘了事先交代她们的身份?

    啧啧,果然,有问题,有猫腻。

    “许总,其实你为‘猫咪少女’做了这么多,却不告诉她们,出了状况也不解释,她们和你的误会才会越来越深的。我说了她们也不信,有些结,只有你亲自解开才有用呀。就这么解约了真的好可惜……”

    许风不置可否,让何小恬先通知法务拟解约合同。

    何小恬一脸惋惜,离开前问他“对了许总,今晚苗小姐的生日宴,你去吗?”

    想到热搜和苗妙妙的态度,许风不太确定“……请我了吗?”

    “怎么会不请呢!”何小恬连忙翻出精致的烫金请帖递给他,“苗小姐那边提前半个月就把请帖送来了。”

    哦?许风觉得有意思。

    一面嫌弃和拒绝,一面却还请他参加生日宴。

    这究竟是出于礼貌,还是渔场管理?

    还有他的亲哥,何小恬说他和苗妙妙互相来电,生日宴他肯定也不会错过吧。

    许风言简意赅道“去。”

    作为社畜,他和形形色色的人打过交道,看人一向很准。

    既然直觉许雷并不如表面那么光明磊落,不如当面去鉴定下。

    对于能把原身的心锁得牢牢的苗妙妙,许风也很有兴趣近距离一窥真颜。

    “好咧。”何小恬摸出手机看看时间,“那我让尼克过来。”

    知道许风现在脑子不大好使,她贴心地带他去了办公室后面的休息间。

    办公室已经够豪华,没想到后面也是别有洞天。

    一个宽敞的衣帽间里挂满了成套的定制服装,还有一墙的鞋、包等配件。

    许风一边走,一边伸出指头,如弹钢琴一般轻轻点过一排衣服。

    穿越过来后一直有种做梦的感觉,很虚幻、很不真实,如今,质感极佳的面料划过指腹,终于让他有了点代入感。

    但也只是一点点。

    尼克是许风的私人造型师,他很快赶来,为许风选衣服、做造型。

    看着落地镜里那个穿着阿玛尼西服,带着闷骚领结的帅哥,许风挺满意。

    代入感又更深几分。

    “许总,这是你要送给苗小姐的礼物。”何小恬捧了一个精致的盒子过来。

    许风瞄一眼牌子,百达翡丽。

    “许总请再过目下。”何小恬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把手表捧到许风面前,“这个你估计也不记得了。这是苗小姐心心念念的全球限量款,你听说后费了好大功夫才买到的,这么用心的礼物,她收到了一定很开心。”

    香槟色表盘,浅咖色表带,成色极佳的钻石镶嵌其上。

    整支手表看起来又奢华又低调,又小巧又大气。

    “挺好。”许风看了看,把盒子推给他的丸子头小助理,“送你了,带上吧。”

    “啊?”

    “你是不是也失忆了?我都说不追苗妙妙了,还送什么表啊。送给隔壁玛丽都不送她。你带着玩吧。”

    何小恬疯狂拒绝“不行不行,我长这么大连四位数的手表都没戴过,更别提这种七位数的了。我不能戴这种和能力极度不匹配的手表。”

    这话说得倒是挺通透。

    许风心里挺赞赏,却假装不悦地板起脸“我没有和你商量,而是命令你戴上。”

    何小恬一看老板不高兴了,一个哆嗦,飞快把手表套上了手腕。

    许风笑了笑“先把它当作假的戴吧,总有一天会匹配的。”

    帅帅的老板,暖暖的话。

    何小恬不知不觉笑弯了唇,眼睛眯成一对月牙,有些肉嘟嘟的小手握成拳头“好的许总,我一定会努力的!”

    看她又激动又忐忑地抬着左手,许风心情也挺好。

    随便做点什么,就能令一个人那样高兴,这感觉不赖。

    -

    苗妙妙的生日宴在苗家西郊一处依山傍水的别墅中举行。

    六月初的傍晚,微暖的风将万物吹动,一切都变得鲜活而富有生机。

    空气里是各种花香和青草的味道,形形色色一身贵气的人穿梭其间。

    这一幕幕,过往许风只在电视中见过。

    置身人海,虚幻与现实逐渐重合。

    原本轻飘飘好似头顶绑着无数氢气球的许风,终于有种踩在实地上的感觉了。

    代入感再次强势来袭,他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真的告别了过去,即将开始一段全新的人生。

    许风走进主厅时,苗妙妙正从高高的旋转楼梯上款步往下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