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轻 作品

第194章 不动则已一动便要命

    常思过见两个自称厚道的家伙,没有回答白秋渝的问题,反而眼神警惕,神色变得不善起来,便伸手道:“两位请便,我们不需要搭伴。”

    他把自己的修为收敛到固本境巅峰。

    若是完全不显修为,在此险地反而惹眼。

    穿土黄长袍修者仍然盯着白秋渝,沉声道:“明人不说暗话,两位到底是什么人?怎会认识我们兄弟俩?”

    他认为常思过四荒城修者的身份,很可能是一种掩人耳目的伪装。

    白秋渝被问得莫名其妙,放下手中短刃和肉块,扯一把青草揉搓双手血迹站起身,正待回答,常思过已经挡在前面,冷冷开口:“我们是什么人,不关两位甚事,好走,不送!”

    两人身上的气息波动,另有玄机,常思过有些把握不透两人的真实修为。

    表面上看一个是固本后期,一个为固本巅峰,但显然不是。

    黄袍修者嘿嘿一笑,一步踏空,另一步跟上,几步之后便站得超出常思过头顶,居高临下,盯着前方数丈外两人,他没有从常思过脸上看出如何惊慌,嗤笑道:“藏头露尾,非好汉子作为,常兄何必自欺欺人?”

    常思过暗道果然,这两人身负练气士修为。

    这一手踏步凭空,是《云霞煮水谈》里记载的“飞行术”技巧,比何睦那个半吊子,高明不知多少。

    心下却不如何惧怕,他所知的进入兽狱规矩,最高修为不能超越二阶。

    炼体士如此,练气士亦是如此。

    但是进入兽狱进行试炼途中,寻到机缘突破至三劫晶骨境,就像他一样,那么恭喜了,在规矩允许范围内,生存下去的机率大增。

    也就是说两人的练气士水平,再高也有限度。

    白秋渝脸上露出一丝懊悔,没想到对方会是练气士,无端端的叫破人家来历干嘛?

    她不想常公子再与人打起来,对面两人是神秘的谷梁家修者,据说很不好招惹,忙插话道:“我是白月峰弟子,去年夏日,曾在白月大殿前,远远见过其中一位谷梁师兄,有些印象,便贸然相问了。”她看向披发修者。

    披发修者笑了笑,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扫视,看着白秋渝,语气玩味:“我记得你们白月峰与常兄之间,似乎是誓不两立的敌对关系,你们的应副峰主,还请我帮忙对付常兄弟来着,只是我没有答应。”

    白秋渝如何听不出对方的挑拨之词,偏头看一眼无动于衷的常公子。

    她便低敛目光不说话,这两人,让她有些生厌。

    不知是对她,还是对常公子,话里话外另藏有其它目的。

    具体是什么,信息不足,她也猜不透。

    “我呸,一个背叛宗门的小贱人,白月峰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子?”

    黄袍修者见女子这般模样,连对常思过流露一丝敌意都没有,眼睛一转,突然激愤破口大骂,空着的右手往前面一挥,一道劲风朝着五丈外的女子脸上扇去。

    常思过伸手把被骂发愣的女子扯开,

    反手对着劲风拍去,不动声色间,把劲风中夹杂的一丝极细微黄芒打开化解。

    这等小把戏当他面表演,真是枉费心机。

    当他的天眼术是吃干饭的?

    他看出两个莫名其妙跑来的家伙,敌意是针对他的。

    对面两人用一种类似他天眼术的秘法,正紧紧盯着他,即使是眼睛看着白秋渝,视线还是在他身上。

    这感觉就和当初在北枫城,被城内晶骨境高手窥看差不多。

    一旦对方动了手,常思过便会毫不容情,管他什么练气士还是谷梁世家?

    他脚下一踩,人如闪电冲前,拔出竹鞘中的银刀,对着空中和地面的两人一记斜劈,五丈距离,于他而言,转瞬即至。

    “狗拿耗子,关你们甚事!”

    常思过骂道,两个家伙接近他们明显是不怀好意。

    练气士兼修就了不起啊?

    黄袍修者和披发修者一个出剑,一个挥舞一根青翠木杖,“铛铛”两响,两人往后飘退几步,一上一下,配合默契,化解掉常思过的一刀凶猛攻击。

    常思过一刀劈出,没有继续攻杀,反而往后迅疾倒退。

    “小心!”

    一刀擦着女子身侧划过,唰一声劈断一截偷偷摸摸缠上来的树根。

    他落到地面,脚下狠狠一踏。

    “铿!”

    地面震动,一根刚刚冒头的树根颤抖着迅速枯萎。

    白秋渝有些后怕。

    “有古怪,到前面去一些。”

    常思过皱眉不解,白秋渝处于谨慎,选择烧烤食物的地方离树根能够攻击的范围,还差了数丈距离,这是经过验证了的事,怎么还会被树根给攻击到?

    白秋渝见对面两人一个用木杖弹出一大片绿雾卷来,一个挥剑劈出数道飘忽剑芒,她有些不知如何抵挡,这些手段,超出了她的认知,叫道:“是他们在捣鬼!他们能控制树怪攻击!”

    只可能是前面两人。

    那人手中的青翠木杖武器,是练气士的木属性法器。

    常思过探出左臂挟住白秋渝肩头,用天眼术观察身前身后动静,他也没有与练气士交手的经验。

    何睦不算,那家伙的手段更多还是杀手见不得人那一套。

    若是他得了何睦手中的几种练气士秘籍,单单只凭着那种护盾,他都放心不少,他相信自己拿到秘籍,很快便能上手。

    可惜那家伙宁愿死也不便宜他。

    他也有几种手段,藏着没有轻易暴露,火焰是一种,步法配合裂空一线斩是最厉害的手段,他必须留待关键时候使用,一经用出,必须斩杀两人中的其中一个。

    否则,打草惊蛇,两个家伙都飞去空中,对他发起看得到够不着的空中攻击。

    前后难以兼顾,将会是大麻烦?

    “闭住呼吸!”

    嘱咐白秋渝之后,他挥舞银刀,真元鼓荡,往前方靠近水边冲杀。

    “铛铛”几声,准确击溃那几道藏在绿雾中飘忽的剑气,刀芒搅碎绿雾中的丝丝细芒,发出嗤嗤细微声响,瞬息间冲出绿雾,随即放开白秋渝。

    他脚下陡然加速,如鬼魅般闪出三道残影,腾空冲起。

    一刀自空中对着那个凌空低飞的穿黄袍家伙劈去。

    不动则已,一动便要命。

    两人见识过常思过在广场动手的身手、速度,很是彪悍。

    但是万万没料到,这黑厮的速度,还能爆发到如此地步,两人大惊失色。

    晶骨境修为!

    先前那一刀攻击试探,黑厮故意隐藏了修为实力。

    虽然在心中有所猜测,打杀妖猴的家伙,或许走了狗屎运,已经破关晋级晶骨境,但是这才多少时间啊,区区不到一个白天才两个晚上的时间。

    他们其实骨子里还是不大相信的。

    太过荒谬,难以置信啊。

    他们宁愿相信妖猴是被其它厉害手段给陷害了,才导致身陨的。

    现在见到常思过的速度,以及攻击的威势,两人知道错的离谱,大意了,不该与一个晶骨境炼体士保持这么点距离。

    黄袍修者身上出现一个土黄色光罩,他竭力挥剑,身体则朝后狂退飞行。

    面对这一记横蛮砍劈,刀光耀眼,黄袍修者心惊肉跳。

    武夫就是这般野蛮粗鲁,横冲直撞,待抵挡住这一击,定叫这黑厮见识下什么叫练气士的战斗手段,和优雅风度。

    披发修者往边上水面避让闪去,手中的木杖对着空中的常思过,连点数下,一道道绿藤凭空出现,藤上有尖细荆刺,从下方、侧面、正面扭曲着,往纵身狂劈的常思过身上缠去。

    木系法术,缠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