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中布衣 作品

第一百九十九章 寿宴剧变

    待终于轮到单雪薇的时候,她沉沉吐了一口浊气站起身来,对着高坐在上的峨眉圣姑朗声言道:“蜀中唐门送上人参果一枚恭贺圣姑寿诞,祝圣姑日月昌明、松鹤长春。”

    此话落点,顿时激起了一片嗡嗡哄哄的议论之声,大殿内众人均是交头接耳不断。

    若说前番大唐境内什么东西最是火爆,那毫无疑问肯定是自京师流传开来的《西游记》一书。

    唐僧带着徒弟前往西天取经的故事,更是成为了中原大地脍炙人口的热门话题。

    不论是七老八十的老翁,还是总角小孩,均知道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等等具有生动形象的人物。

    更知道书中描述的人参果是多么的神奇。

    虽然大唐皇帝李渊获赠人参果的事情业已传开,然对于这种神奇珍贵的果子,众人还是有所耳闻,但总归未能一见。

    没想到今番蜀中唐门居然在峨眉圣姑寿宴上献上人参果,如何不令众人又惊又奇,议论声更是不断。

    一时之间,单雪薇更是成为了所有人瞩目的中心。

    立在台阶下的崔左使脸色一沉,不得以只能维持秩序,高声提醒道:“圣姑寿诞不得高声喧哗!”

    此话落点,众人方才安静了下来。

    峨眉圣姑颔首笑道:“单夫人忠心可嘉,本宫甚慰,说起来,唐门门主之位已经空悬多年了吧,传令,就由单雪薇接任门主之位,执掌蜀中唐门。”

    尽管昨晚就知道了圣姑的赏赐,然今番圣姑对着大殿当场传令,无异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单雪薇大喜过望,纳头深深叩拜道:“多谢圣姑赏赐。”

    如此一来,周围之人又是羡慕又是嫉妒,不由暗暗感叹单雪薇的好运。

    坐在唐门席列中的唐九光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丝嫉妒激愤之感,然而很快那丝感觉就消失不见,只是冷冷的望着端坐高台的峨眉圣姑,老脸上流露出一丝莫测之色。

    很快,所有贺礼进献完毕,峨眉圣姑或是褒奖或是不置可否,倒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侍者将美酒佳肴捧入席间,宴席便正式开始了。

    而寿宴的重点,自然是单雪薇所进献的人参果和长寿果了。

    人参果自然归为峨眉圣姑独自享用,长寿果则是分食给大殿内所有的宾客,每个人都有那么小小的一块,也算是尝个新鲜。

    看到那枚栩栩如生的人参果被放在木盘中呈上席面的时候,所有人眼睛都忍不住瞪直。

    毕竟乃是天地瑰宝,虽没有口福吃上那么一块,然看一眼也好啊。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宾客们的目光都随着人参果而转悠。

    昨日峨眉圣姑已经详细询问了宁玄智人参果的吃法,故而此际倒是没有再问,吩咐侍女开始剥开果子。

    那位白衣侍女膝行案头,用小刀轻轻的割开人参果顶端果皮,再缓缓剥开四周包裹着的红色果皮,露出鲜红如血的果肉来,直看得所有人目不转睛。

    其后,侍女又用小刀将人参果切割开来,分成了八块盛放在盘,这才退下。

    见状,崔左使本想提醒峨眉圣姑当试毒之后再行食用为妥,然一想到在众人眼中圣姑可是百毒不侵,于是也只能硬生生的止住话头,不便打扰圣姑兴致。

    峨眉圣姑用玉箸夹起一块人参果肉,另一只手掀开了面纱一角,露出小半截面颊来。

    众人从来没有见过她的真实容貌,一时之间目光尽皆被吸引。

    虽则只有小半截面容可见,然还是清晰的看见她面颊上全都是沟壑深深的皱纹,宛如刀劈斧剁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就连嘴唇也是微微泛紫不见嫣红。

    看来峨眉圣姑已过百岁的传言所言非虚。

    心念及此,在望月仙宫多为年轻美丽女子的情况下,不少人对峨眉圣姑的容貌均是生出了大失所望的感觉。

    峨眉圣姑浑然未觉,自顾自地的缓缓吃着果肉,不消片刻竟是将整整一个人参果吃得干干净净。

    待用丝巾擦干嘴角,她这才发出了一阵苍老的笑声,言道:“哈哈,如此一来,本宫又可以增加十来年寿元了。”

    见到峨眉圣姑这般高兴,众人自是纷纷起身表示恭贺,然心内却十分腻歪。

    毕竟又要在圣姑淫威下屈辱十来年,任谁都不会高兴。

    宁玄智倒是长吁了一口气,如此一来,他也算能够功成身退了,就是不知道顾若璇去了何处,毕竟大宝美白霜还在她手中,光凭他一人可是见不到峨眉圣姑的真容。

    也不知道此女究竟会如何混入望月仙宫内,莫非是易容改变?

    说罢,宁玄智有意留意周边人的形貌,特别是殿内的女子更是他重点关注的对象,然却依旧猜不透。

    便在此刻,正在与宾客们谈话的峨眉圣姑身躯忽地晃了晃,竟是坐立不稳。

    崔左使见状大惊,连忙上前一步扶住了峨眉圣姑,关切询问:“圣姑,你这是怎么了?”

    “本宫没事。”峨眉圣姑摇了摇手,“只是觉得……”一言未了,突觉喉头一哽,竟是“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陡遇巨变,不少人都是惊呆了,均没有料到峨眉圣姑居然在寿宴上当场吐血,莫非她受了严重的内伤?

    望月仙宫众女更是吓得面无人色,乱作了一团。

    崔左使神色剧变,连忙伸出手来按住圣姑脉搏查看脉象,顿时明白了过来,转头望着单雪薇咬牙切齿的怒声道:“这人参果居然含有剧毒,你这贼子胆敢包藏祸心毒害圣姑!来人,将她拿下!”

    “什么?”不仅是单雪薇,就连宁玄智也是呆住了。

    然容不得单雪薇辩解,已有仙宫弟子上前将之擒住。

    单雪薇这才恍然回过神来,慌乱不已的辩解道:“崔左使,奴绝对没有下毒毒害圣姑,必定是哪里弄错了,奴冤枉啊!”

    未等崔左使出言,藏剑山庄的田归元已是怒声言道:“这果子明明就是你呈献给圣姑,圣姑吃下去之后就口吐鲜血,不是你下毒是谁?再说唐门不正是以用毒闻名天下么?圣姑待你可谓不薄,没想到你却要恩将仇报,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一番话更是说得单雪薇面色雪白,竟找不出言语来进行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