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一梦 作品

第一千九百零一章 苏婉受伤

    轰隆!

    谭木四人一同催动阵法,这大阵各个方向光柱,飞快的向中心撞击到一起,犹如无数墙壁拍击,将阵内空间挤压无形。

    秦城的身影,也彻底在光柱撞击中消失。

    “应该死了吧。”

    谭木等人刚松了口气,便见鬼一般,看到一个身影,闲庭信步的从阵法中走出。

    “你怎么破除阵法的。”

    谭木难以置信的大叫,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

    这可是他们花费了近一天时间布置的阵法,秦城竟然毫不费力就破除了。

    “这种垃圾也想困住我?”

    秦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身影陡然飞出。

    “你们好像忘了,我当初是怎么进入尊者府邸的。”

    “原来不是你拥有府邸令牌,而是你会破阵。”

    谭木惊叫,但他意识到时,已经太迟了。

    秦城手指射出四道火焰神光,噗嗤之中,他的胸口便被穿过了一个大洞。

    至火燃烧,即便谭木同样拥有至火,却惊骇的发现,自己调集全部至火抵挡,却也根本挡不住秦城射出火焰的燃烧。

    惨叫之声中,谭木四人都是神魂俱灭,连一丝骸骨都没有留下。

    “又一种至火。”

    秦城却眉头微挑,在谭木的丧命之地上,一缕自己并未拥有的墨绿色至火细丝,正缓缓消散。

    他伸手一抓,就将这至火收入识海之中。

    拥有极火心法的另一大好处,便是不需要像炎魔体一样,搜集足够的至火数量,才能够化为己用。

    只要秦城以极火心法不断蕴养,这至火同样能达到在自己体内成长的效果。

    强化至火威力,加上蕴养至火成长,这便是极火心法的作用之一。

    而这,只不过是极火心法第一层带来的好处而已。

    “谭木这几个废物。”

    看着四人顷刻间便化为灰烬,苦心布下的阵法也消散无踪,火月面色阴沉。

    她咬了咬牙,陡然朝着山顶飞去。

    “你要去哪?”

    秦城冷笑,身影晃动,一把手抓向火月。

    在这埋伏自己的事情,谭木等人肯定有提议,但里面必然也有火月参与。

    别看火月一直没出手,但那是因为自己动手太快,实力近乎碾压,根本没给她帮忙的机会。

    现在这女人想跑,真当自己不会对女人出手不成?

    灵气化作大手,朝着火月聚拢而去。

    “滚开。”

    火月神情冷漠,捏碎一块玉佩,顿时身体之外,一道光幕呈现,同时陡然加速,朝着山顶飞去。

    秦城冷笑,一步踏出,乾坤移转决施展,瞬间来到火月而后。

    而后抽魔鞭飞出,犹如灵蛇狂舞,长鞭抽动,啪的一声砸在火月身上。

    火月面色瞬间苍白,只感觉这鞭子不是落在自己体外光幕上,而是抽在自己神魂上一样。

    她闷哼一声,身影顿时慢了几分。

    啪啪啪!

    秦城挥舞抽魔鞭一同甩动,火月被抽的七荤八素,体外光幕直接爆裂朝着下方坠落。

    而后被抽魔鞭一卷,整个人便被扯回。

    “你,你想干什么?”火月被秦城拎鸡一般的提着,面色难看道。

    “不干什么,只是希望你陪我上去看看。”

    秦城低哼一声。

    谁知道这火月接下来,有没有其他布置,或者火荣那边又是什么情况,抓着火月,多少算一些依仗。

    随着时间流逝,金色平台之上,众人的喧哗之声越来越大。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上山必经之路。

    此时距离天梯消散,只剩下不足两个时辰,而秦城依然没有出现。

    火荣神情,也渐渐露出一抹不耐。

    自己之所以在这里等待,而没有立刻攀登天梯,便是要拿出最强状态,用最雷霆的手段灭杀秦城。

    但若是秦城迟迟不出现,自己攀登天梯的时间,也就耽误了。

    眼眸犹如蛇蝎一般,扫过不远处的苏婉和欧阳巧儿。

    或者,自己可以抓了苏婉,羞辱他的道侣,逼秦城出现。

    注意到火荣不善的目光,欧阳巧儿面色一冷,猛地抽出灵刀。

    火荣不屑一笑,等自己忍耐不住,真的出手,这两女加在一起,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哗!

    也就是在两人对视的这一刻,人群之中爆发出了一阵嘈杂,所有人目光,此时都聚集在山下某处。

    火荣心神也是一动,猛地朝着下方看去。

    只见一个身影,悬浮半空,正缓缓朝上飞掠而来。

    正是秦城。

    “秦城出现了。”

    “没想到秦道友最后还是来了。”

    “天梯之上生死斗,看来秦城并没有贪生怕死啊。”

    而秦城手中,此时还抓了一个女子。

    “火月。”

    看到这女子,火荣眉头则微微一皱。

    “秦城,你总算来了。”

    欧阳巧儿见状,也是松了口气,收起灵刀,飞了过来。

    “婉儿妹妹说你迟迟没来,肯定是在忙重要的事情,还不让我传音给你。你快看看,苏婉的伤势有没有大碍。她一直闭目盘坐,都急死我了。”欧阳巧儿焦急道。

    “婉儿受伤了?”

    秦城心头猛的一动,立刻飞掠过去,落在苏婉面前,一把抓住了苏婉的手腕。

    “秦城,我没事。”

    此时,苏婉睁开眼眸,虽然脸色略显苍白,但眼眸中光彩依旧。

    “是火荣做的?”

    秦城探查了一番,发现苏婉是因为受到攻击,脏腑经脉有些损伤,但确实没有大碍,才松了口气。

    随后,他转过头,看向欧阳巧儿。

    “没错,之前火荣等得不耐烦,于是出言羞辱你,婉儿妹妹听不过去,为你出手,结果被火荣突然出手,一道灵气所伤。”欧阳巧儿咬牙道。

    秦城面色瞬间阴冷下来。

    看着面色苍白的苏婉,没想到婉儿竟然是因为维护自己,才被火荣出手所伤。

    自己来迟了,也连累了苏婉受罪,欧阳巧儿也要一直保护提防。

    这一切,本与苏婉无关,结果却害得她受伤。

    拿出一瓶仙丹,塞在苏婉手中,秦城站起身,转头看了眼火月。

    火月面色猛地一变。

    砰!

    秦城一脚踢在火月身上,直接将她打飞了出去。

    火月凌空喷出一口鲜血,飞出几十丈后,被火荣一道灵气接住。她惊恐的看着秦城,一脸煞白的退到火荣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