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一梦 作品

第四百五十三章 武道之神

    秦城未死之事,在武道论坛上做出了解释。

    可大家并不相信,因为之前发出来视频上的人,的确是秦城。

    所以,在他们看来,秦城一定是被人保了下来,一时间整个武道论坛哀声不断。

    眨眼之间,又是数日。

    姜陌莲派出去的人已经回到了药神府,但很不幸,他们都没能找到骸骨鳄。

    “秦长老,抱歉。”

    秦城摆手笑道:“没事,骸骨鳄本来就不好寻,怨不得你们。”

    姜陌莲默不作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师傅,我们这几天找遍了整个大江南北,那骸骨鳄压根连个毛都没有。”许北川叹气道,“师傅,实在不行,咱们公开招收吧?大不了多花点钱就是了。”

    “这种东西,不是钱能买来的。”秦城摇头道。

    许北川显得极为苦恼,不停地捉耳挠腮。

    三天过后。

    秦城来到了姜陌莲的房间。

    他拱手说道:“府主大人,我打算离开药神府了。”

    姜陌莲听到此话,柳眉顿时皱了起来。

    她从床上坐起,冷着脸说道:“离开药神府?你活够了不成?”

    秦城苦笑道:“我总不能在药神府呆一辈子吧?更何况就算我内劲尽施,想杀我也没那么简单。”

    “我不答应。”姜陌莲毫不犹豫的说道。

    “我一定要走。”秦城一脸坚决,“长久待下去,对药神府也会有影响。更何况,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办。”

    正如秦城所说,他的时间耽误不得。

    尤其是知道了自己的母亲被关在牢狱里之后,秦城更是急不可耐。

    姜陌莲见秦城去意已决,她也没办法阻拦。

    纠结许久后,姜陌莲说道:“让许北川跟你一起吧。”

    秦城愣了愣,点头道:“好。”

    “什么时候走?”姜陌莲问道。

    “明天。”秦城深吸了一口气,“明天就走。”

    “恩。”姜陌莲没有再多说什么,“有什么事情就回药神府,只要我还活着,就没人能把你从药神府带走。”

    秦城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您的恩情,我永世难忘。”

    说完,秦城转身,走出了药神府。

    次日,秦城带着许北川,准备离开药神府了。

    “师父,你放心,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指定饿不着你!”许北川总是一副乐观的模样,有他在,秦城的心情的确好了不少。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之时,林青丝忽然跑了过来。

    她手里拿着一个香囊,这香囊显然是经过特殊处理,其上有一股极为神秘的气息。

    “别误会啊,这是府主大人让我给你的。”林青丝把香囊踹到了秦城的手里道。

    “她说了,这个香囊,你一定要随时戴在身上,哪怕洗澡睡觉。”林青丝叮嘱道。

    秦城恩了一声,随后问道:“府主呢?”

    “她不来了。”林青丝说道。

    秦城摩挲着这个香囊,不禁苦笑了起来。

    站在药神府的大门口,府内无数人正在为秦城送行。

    “秦长老,多多保重!”众人大喊道。

    秦城拱手说道:“多谢各位,等我回来之时,咱们再好好叙旧。”

    离开药神府之后,许北川问道:“师父,咱现在去哪儿?”

    “我也不知道。”秦城说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

    西北部,昆仑上脚下。

    这里人烟稀少,一眼望不尽,堪称是无人区。

    而这里,设立下了一个巨大的祭坛,据说供奉的是一位武道奇人。

    这位武道奇人没有名字,但大家都习惯称之为武道之神。

    每年的七月二十四日,大家都会自发的来到此处祭拜,以求庇佑,或者是寻求突破的机缘。

    “这武道之神,到底存不存在?”山脚之下,有人议论道。

    “闭嘴!心不诚则不灵,你要是惹怒了神明,这辈子都别想突破了!”有人大声呵斥道。

    众人接二连三的走向前去跪拜,在涉及到自己未来发展的情形下,每一个人似乎都成了忠诚的信徒。

    “乔公子,您也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大家齐齐看了过来。

    只见号称中原第一弟子的乔圣,正带着婢女缓缓走来。

    他手持折扇,看上去风度翩翩,气势十足。

    乔圣淡笑道:“对于武道之神,我心中一直充满崇敬之情,只要不闭关,我每一年都会来跪拜。”

    “乔公子不愧是中原第一人!”有人瞎几把吹嘘道。

    实际上,这是乔圣这辈子第一次来。

    他之所以来跪拜,也不是像他说的什么“充满崇敬之情”,其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自从和秦城交手后,小肚鸡肠的乔圣便产生了心魔,从而导致他遇上了瓶颈罢了。

    而后,乔圣迈步走到了祭坛前,他面对着石像,跪下了身子,虔诚的祈祷着。

    “师傅,前面就是武道之神的祭祀坛了。”许北川遥指着昆仑山说道。

    秦城望着巍峨的昆仑山,沉声说道:“昆仑山,一个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地方。”

    秦城在小说里不止一次的看到过这座高山,所以,他心底隐隐有几分憧憬。

    “武道之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秦城问道。

    许北川说道:“武道之神到底存不存在,没人知道,很多人说那是大家臆想出来的一个寄托,压根就没什么武道之神。当然,也有人说他存在过,并且将其吹得神乎其神。”

    秦城闻言,不禁微微点头。

    他更倾向于第一种说法。

    就像是很多穷人去祈祷一样,无非是精神上的寄托罢了。

    “那这石像,又是什么样子的?”秦城边走边问道。

    许北川摆手道:“就是一个大型的雕塑呗,不过没有脸,估计是为了方便大家去幻想。”

    秦城点头笑道:“好像有点道理。”

    说话间,他们二人已经离着昆仑山越来越近。

    “师傅,用不用化妆易容?”许北川遥望着祭祀坛下的众人,不禁皱眉道。

    秦城摇头道:“不必。若是化妆易容的话,和躲在药神府便没什么区别了。”

    他这次出来,倒是想活动活动筋骨。

    一是为了看看自己仅凭肉身有多少战力;二是为了靠着生死搏斗,来激发体内的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