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子 作品

第200章 200、田丰入狱,官渡开启,子龙来投

    “元皓此言差异,主公早有定计,吾军数倍于曹操,一战灭之,又有何不可?”

    郭图不满道,袁绍采纳他和审配,定下计策,如今被田丰推翻,他岂能不出言反驳?

    “主公,在下赞同公则之言,吾等兵多将广,胜之有何难焉?”

    审配出列建言道。

    “附议!”

    “附议!”

    顿时,荀谌、许攸等人,紧追其后,纷纷附议,他们几乎都是主张起兵攻打曹操。

    至于一众武将,更不用说,早就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建功立业!

    像颜良、文丑、张?、高览,河北四庭柱,全都是大声附议。

    身为武将,等的是什么?可不就是建功立业吗?

    而刘备一直没有认主,属于客居于此,寄人篱下,他还能说什么呢?

    当然是附议了!

    别的先不说,他刚败在曹操手中,二弟关羽三弟张飞皆是不知所踪。

    他比在场的众人,更想复仇!

    “吾意已决!即日举兵南下一举打败曹操,迎接天子,匡扶汉室!”

    袁绍有些生气,双目冷冷的扫过众人,斩钉截铁道。

    “诺!”

    众人皆是应诺。

    “不可啊,主公,现在不用胜券在握的计策,而妄想通过一次决战,决定功败。

    万一不能如愿,追悔莫及之时,便为时已晚啊,主公!”

    在所有人中间,唯有田丰出声反对,在这时,就显得格格不入,极其的刺耳。

    他此言一出,沮授脸色一变,低着头,闭上了眼睛,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田丰动摇军心,来人,把他打入大牢,押后处理!”

    闻言,袁绍勃然大怒,心道:这是在诅咒此次出师不利乎?觉得我袁绍不如曹操?

    哼,元皓,咱们等着瞧,待我打败曹操,凯旋而归,看你又有何话说?

    众人见袁绍怒极,皆不敢劝,唯有逢纪低着头,面露喜色。

    当下,两个披甲士卒,押走了田丰。

    目睹发生的这一切,刘备完全打消了效忠袁绍的念头,他选择了静观其变。

    他住在袁绍安排的一处庄园。

    随着征调民夫,押运粮草,不断运往前线。

    袁绍已经率军先行前往正面战场布置,袁绍给刘备一个月时间,收整吃了败仗逃来的残部。

    这些溃兵败军,若不做做工作鼓舞士气,很难提起勇气跟曹操大战。

    若不花点时间,到了战场,也没用。

    他现在鼓舞着旧部,给其建立打败曹操的信心。

    这天,也就是在袁绍刚离开邺城两日后傍晚。

    刘备忙活一天,有些劳累,刚回府上没多久,就听亲兵通报,来了一个故人!

    一个他很看重,却跟他一样,在公孙瓒帐下,同样都不受公孙瓒重视的故人。

    长兄过世,回家乡奔丧。

    一个刘备以为这辈子,他再也见不到的人。

    这人,不是旁人,乃是常山赵云字子龙!

    赵云在得知刘备在邺城,不远数百里,日夜兼程,马不停蹄,赶来相见!

    “子龙,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能再见到你,真的好了!”

    听到亲兵通报,故人常山赵子龙来访,刘备正准备洗脚安歇,连鞋都忘了穿。

    快步来到门口,见到那副熟悉的面孔,他上前搂着赵云肩膀,终于确信是赵云,激动的热泪盈眶道。

    此时,赵云牵着一匹白马,一身白衣,身长八尺,姿颜雄伟,气度不凡,翩翩公子。

    他为了不引人瞩目,那标志性的银盔银甲都在包裹里,而那杆亮银枪,也绑在马背上。

    哪怕如此,他在人群中也是独树一帜,鹤立鸡群,格外醒目。

    好在邺城都非常忙碌,无人留意到他。

    “玄德公是我,子龙!我听闻玄德公到了邺城,子龙便日夜兼程,恐见不到您,错失明主悔恨终生!”

    赵云看到刘备出府相迎,人未到声已至,阔别多年的刘备,还是那样一如既往的亲厚,无比的激动。

    刘备就是他心中的明主,心系汉室,心系天下百姓的明主!

    他在公孙瓒麾下,不受公孙瓒重视,却备受刘备礼遇,一起畅谈匡扶汉室大业。

    二人久别重逢,格外亲切。

    “子龙,昔日一别甚是不舍,此地不是叙旧的地方。随我入府一叙。”

    拉着赵云,二人来到府中,赵云将白马交由亲兵栓在马棚。

    刘备脸上浮现一些苦涩,无奈自嘲道:

    “子龙,你看我这么些年,一直是寄人篱下,不说匡扶汉室了。

    二弟三弟更是失散,生死不知,备连自身都无安身立命之所,又算的上哪门子明主?”

    “玄德公,不必妄自菲薄,先贤孟子有云: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昔日一别,子龙也时常耳闻玄德公仁义贤名。

    恨不能与玄德公一起,奔赴徐州,相助徐州牧陶谦,抵御国贼曹操屠杀百姓!

    恨不能一起,诛灭伪帝袁术,重振大汉之威,实为子龙一大憾事!

    子龙此番前来别无他愿,唯有一个心愿。

    那就是要完成数年前,未能兑现的诺言。

    追随玄德公一同,匡扶汉室,解救万民于水火!

    主公在上,请受子龙一拜!愿为主公效死力!”

    赵云说着,拜倒在刘备面前,直到这一刻,他才看到刘备光着的脚。

    脚上都起血皮,而刘备好像丝毫没有注意到,他有些泪目,心中无比的动容,特别感动!

    岂能不教他心甘情愿为这样的主公,出生入死。

    哪怕为此,付出生命都在所不惜!

    这就是他拜得主公,明主仁君玄德公!

    “子龙,快快请起,今日能得与子龙之助,犹如高祖得兄弟樊哙,让备尽开颜!”

    闻言,刘备重拾自信,搀扶起赵云,兴高采烈道。

    忽然,他头脑微微一痛,有些头晕眼花,眼前仿佛看到三弟张飞身影。

    此时,张飞似乎被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对着他呼喊着:“大哥,救我啊,再不来,你就再也见不到三弟了!”

    恍惚间,刘备脚下刺痛,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好在赵云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主公,你怎么了?”

    “你有没有看到,刚刚我三弟,他出现了,好像再对我喊着:大哥,救我救我啊!”

    刘备脸色苍白,有些难看,眼中的泪水止不住,顺着脸颊,打湿了衣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