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一刀 作品

第51章 三青山

    蒋珊珊气哼哼的看了一眼林天的背影,紧接着瞄了一眼自己傲人的上围。

    顿时满面羞红。

    不知怎么的,这些天接触下来,林天已经不再是那个她口头上的丈夫。

    而是正在慢慢走近她的内心。

    只不过,蒋珊珊知道,林天身上一定还有不少秘密没有对她讲。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是没办法完全敞开心扉的!

    等蒋正明夫妇回来之后,家里再次热闹起来。

    虽然二老对林天的态度依旧不很热情,但总是要比之前强了不少。

    林天这边一家人热热闹闹。

    但在阳城青山医院的外科手术室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吴茂成,管你什么珠宝大亨,我定叫你付出血的代价!”

    砰。

    张贺一拳砸在窗台上,大理石台面赫然崩裂出几条细碎的裂缝。

    一拳威猛如斯,可见张贺的武力值绝对超出常人。

    “哥,这件事不能冲动,咱们得慢慢筹划!”

    作为亲兄弟,张庆对张贺的脾气十分了解。

    如果不是他拦着,此时张贺亲自打上吴茂成的家门了。

    “筹划,还筹划个屁!”

    “我张家都被人骑到脖子上拉屎了!”

    “我现在就带人去砸碎他吴茂成的狗头!”

    张贺愤怒的放声大吼,吓得这层楼的病友纷纷躲回病房,谁也不敢出来触他的霉头。

    “哥,你怎么不听说呢!”

    “吴茂成不是不知道张家有你在,他既然敢这样对待未然和文然,背后肯定有所依仗!”

    张庆苦口婆心的劝道。

    他这个哥哥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过于火爆。

    而且张贺不仅从小习武,长大后更是上山拜师学艺,练就了一身强横的功夫。

    回来后他开了一家武馆,有了这个挡箭牌之后,暗地里也干了不少见不得人的勾当。

    所以张贺在阳城滨城一带大小也算个名人。

    “难不成就这样算了?以后岂不是谁都敢骑在我张家头上拉屎?”

    张贺等着一双牛眼气哼哼的吼道。

    “大哥,咱们要谋而后动,不是什么事情都非得做到明面上!”

    张庆还想再劝,手术室的等突然灭了下来。

    “谁是张文然和张未然的家属,过来签个字吧!”

    中年男医生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把本子递了过来。

    “签字,签什么字?”

    张庆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一般都是手术之前签字,而且他们已经签过了。

    这个时候还签的哪门子字?

    见到这个状况,张贺带来的学员小弟呼啦一下把医生围了起来。

    “你,你们要干什么?这里可是医院!”

    中年医生吓得后退两步,一下子靠在了墙上。

    “你们先退后!医生你说明白,签什么字!”

    张庆挥手屏退众人开口问道。

    “是这样,张文然的状况还可以,手术后完全恢复正常的希望非常大!”

    听到这里,张庆心里不觉得舒了口气。

    只要能恢复健康,剩下的事情都好办。

    不过紧接着医生的话却让张贺暴怒不已。

    “但是,张文然的腿即便康复之后,恐怕也会落下踮脚的毛病!”

    “你说什么?”

    轰的一声。

    张贺愤然出手直接把顶在墙上。

    “他,他的腿骨断的节数太多,而且伤到了膝关节韧带!”

    “我们已经尽最大努力了,咳咳!”

    医生被他掐住脖子,连说话都变得断断续续。

    “你他码的再说一遍,我就掐死你!”

    张贺双眼通红,手上再次加大力道。

    “哥,你别冲动!”

    “阳城治不好我们就去京都,京都治不好我们就去国外!”

    “我绝对不会让文然落下毛病的!”

    张庆死命拽住哥哥的手臂,与几个小弟合力把他弄到一边。

    被放下来的医生顿时滑落到地上,粗气还没喘几口便狼狈的逃回了手术室。

    “文然,爸一定会亲手给你报仇!”

    张贺两只大手插进自己的头发,懊恼不已的叫道。

    张文然的妈妈生下他之后就跟别人跑了,是张贺一手把他拉扯大。

    因为这个原因,张贺对张文然非常溺爱。

    如今他被人打成这样,让张贺如何能受得了?

    “吴茂成,我张家与你势不两立!”

    张庆站在窗边看向外面,声音冰冷如霜。

    翌日。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向落地窗的时候,蒋珊珊从睡梦中醒来。

    看着熟睡在身边的林天,她的心里十分复杂。

    昨夜新婚。

    两人并没有同一般新婚之人那样抵死缠绵。

    而是就这样静静的靠在一起聊着聊着便进入了梦乡。

    这一夜,有紧张、有期许、也多少带有一丝遗憾。

    虽然心情极度复杂,但这一觉却睡得前所未有的踏实。

    “老婆,我并不是不想你!我是要等你完全做好准备!”

    已经醒来的林天附身在蒋珊珊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起身下床。

    还有一个原因他没说,那就是他身上的伤。

    林天几乎想尽各种办法用尽各种先进的医疗设施,都拿背后的伤毫无办法。

    而且每逢跟人动手之后,伤情就会再次加重。

    几年来,林天可谓饱受折磨。

    甚至他都不知道能活到哪一天,所以他才急于从神殿回来陪在老婆孩子身边。

    新婚燕尔,蒋珊珊难得请了天假,一家人决定去阳城附近的三青山爬爬山放松放松。

    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三青山海拔不高,但有三青江绕山而过风景也独具特色。

    “妈妈,你看树梢上的雪花多漂亮!”

    因为其独特的地理环境,三青山每逢冬日便时不时会出现雾凇美景。

    林瑶在前面蹦蹦跳跳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咱们去前面的寺庙看看吧!”

    蒋珊珊抬手遮住阳光看着山顶说道。

    “老婆,那是道观,不是寺庙!”

    林天一阵无语。

    对于这种地方,林天心里一直保持着足够的尊重。

    哪怕他曾经在可泰待过很长一段时间,也从未可以进过这样的地方。

    不过既然蒋珊珊想去看看,那他自然会陪在她身边。

    很快,一家人便来到了山上的青云观。

    “这,好像是不让进啊!”

    蒋珊珊抬眼看向紧闭的观门有些疑惑的说道。

    在阳城生活这么多年,她还从没上来过。

    “那咱就在附近转转吧,这样的方外之地,不让外人进也正常!”

    林天抱起女儿,带家人顺院墙朝道观后面转去。

    砰。

    还没走出去多远,就听得一声闷响从院墙内传来,顿时引起林天的警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