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一刀 作品

第19章 贵客上门

    一个带着眼镜长相斯文的年轻人恭敬的给蒋老太送上一个精美的檀木礼盒。

    他叫蒋立庆,是蒋家旁系也就是蒋珊珊堂叔家的弟弟。

    “好好,立东,快打开看看!”

    蒋老太喜笑颜开用眼睛示意蒋立东,后者会意立即上前。

    盒子打开之后,一套明黄色的瓷器出现在众人眼中。

    瓷器共分为一壶四杯,上面雕龙画凤精美无比。

    “好精美的瓷器,不愧是名家之作!”

    “也就是现在,这要放在以前都是皇家之物啊!”

    众人不禁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先不说这套瓷器价值多少,光是下面留款之人就不是一般人能请动的。

    “正成有心了!”

    蒋老太把玩过一只杯子,向旁边的蒋正成笑着点头示意。

    “老夫人,祝您生日快乐长命百岁!”

    吴子琳笑着把一个长条形的盒子放在了桌子上。

    这一副丹青水墨,虽不是出自名家之手,但胜在年代久远。

    作为蒋家旁系,此番送出的礼物她家也花了不少钱。

    有了这两人的带动,蒋家旁系小辈争相出手,谁也不想居于人后。

    他们很多人都依附于蒋氏集团,蒋老太过生日,他们自然要拿出足够的诚意。

    “奶奶,孙儿祝您春秋不老日月同辉!”

    等旁系送的差不多了,蒋立东从旁边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打开之后,一只尺长的如意呈现在众人眼前。

    嘶……

    众人见之无不倒抽一口冷气。

    如意这种东西很常见,一般老人过寿总会有人送给上那么一两只。

    但这柄如意不同的地方在于它是由玳瑁制成的古董。

    古代流传下来的玳瑁制品一般不会很大,这么大的尺寸就显得极为难得。

    而且泛着光泽的包浆足以体现出它沧桑的年代感。

    尤其是上面自然形成的精美环纹,简直让人忍不住想把玩一番。

    “好好,不光东西好,寓意也好!”

    “妈,这柄如意立东盯了好长时间才从拍卖会上拿到的!”

    蒋正阳拿出如意笑着送到了蒋老太手中。

    玳瑁就是海龟,龟即寓意着长寿。

    可以说蒋立东送的如意还真是无可挑剔。

    “诶呀,大哥,立东一定花了不少钱吧!”

    就在众人感叹如意精美的时候,薛红梅表情浮夸的开口说道。

    蒋家老三一向以蒋正阳马首是瞻。

    这么好的拍马屁的机会,薛红梅当然不会放过。

    薛红梅夸张的表现顿时让蒋正阳红光满面,心里不由得竖起大拇指。

    “还好出手的人不多,安好利拍卖,三百万拿下!”

    蒋正阳“谦虚”的环视了一圈。

    “三百万!”

    “大哥还真豪横,光是给老太太送礼就花了这么多钱!”

    “足可以看出大哥的孝心呐!”

    薛红梅抓住机会再次助攻一番。

    见蒋老太对如意爱不释手,蒋正阳心中得意,却表现的特别风轻云淡。

    随后便是蒋立人几个小辈送上礼物。

    他们的礼物虽然也价值不菲,但与蒋立东相比就显得逊色了很多。

    “林天,你送给奶奶什么礼物啊?”

    把手中几样顶级养生食材放下,陈浩斜了林天一眼轻笑道。

    “他不过就是个保安,一副穷样酸,能送什么?”

    “连车都是开着人家公司的!”

    今天来了这么多人,蒋冰冰自然不能放过挖苦林天的机会。

    原来车是公司的!

    她的话也让不少人恍然大悟。

    刚还和蒋正明客气的几家立即就疏远了他们。

    “奶奶,您喜欢喝茶,这是我和林天送你的礼物!”

    迎着众人异样的目光,蒋珊珊只能硬着头皮把礼物盒送到了蒋老太面前。

    “奶奶,我帮你您看看里面是什么!”

    没等蒋珊珊有什么反应,一只精致的玉杯便被蒋冰冰拿了出来。

    玉杯虽然造型简单,但通体晶莹剔透无杂无裂,显然是一块整玉雕琢出来的。

    见多了古董玉器的林天,在问价的时候就知道商家没赚多少钱。

    大概跟这种器型很少有人关注有关。

    “你这玉杯这么小,没几个钱吧!”

    “再说,奶奶过寿,你送个杯子是什么意思?”

    蒋冰冰眼睛一转,立即对蒋珊珊嘲讽道。

    大夏人凡事喜欢讨个彩头寓意,杯和悲同音,难怪蒋冰冰会借此发难。

    “冰冰,你怎么能这么说!”

    “我只是看奶奶喜欢喝茶,才想买个高档点的杯子送给她!”

    蒋珊珊虽不想狡辩,但也不会坐以待毙。

    “高档?”

    “奶奶身为蒋家的掌舵人,就只配用你这万把块钱的东西?”

    蒋冰冰不依不饶,指着蒋珊珊毫不留情的贬损道。

    “我……”

    “别说了,没空着手来就已经是给我老太太面子了!”

    蒋老太打断两人的争执,冷哼着斜了蒋珊珊一眼。

    本来她对这只杯子还是挺中意的。

    但经过蒋冰冰这么一说,心里反倒是泛起了忌讳。

    所谓越老越怕死,说的就是蒋老太这种人。

    “前几天你说打算给立人介绍冯董,不知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蒋家可是指着你再上一个新台阶呢!”

    蒋立人这段时间始终见不到冯万绅,蒋老太当然知道。

    这个时候如此说,显然对蒋珊珊已经非常不满。

    “奶奶,冯董他……”

    “冯万绅这两天不在公司,怎么着?你想见他?”

    林天来到蒋珊珊身边,瞥了一眼蒋老太。

    对于她,林天没有一点好印象。

    如果不是因为蒋珊珊,就这破寿宴,他来都懒得来。

    “嚯,好大的口气!”

    “做了几天保安就是不一样,连你们董事长你都可以直呼大名了!”

    “不知道你自己姓啥了是吧,你的饭碗是谁给的不知道么!”

    林天的话立即引来蒋家众人一阵口诛笔伐。

    搞得好像他不尊重冯万绅,就是不尊重他们一样。

    “林天,你说什么?”

    “今天是奶奶过生日,你不要在这里搞事情!”

    蒋立东立即跳出来指着林天叫道,大有林天再说话就把他轰出去的架势。

    “越来越没有教养!”

    “也不知道当初死老头子怎么想的,居然把珊珊嫁给了你!”

    蒋老太被林天气得脸色发白嘴唇乱颤。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蒋家如此轻视,这跟直接打她的脸有什么区别?

    “老太太,说话就说话,不要带上别人!”

    “你就不怕蒋爷爷把你找下去?”

    林天轻哼一声,拉着蒋珊珊就往外走去。

    “你,你……”

    蒋老太一口气没上来,身体晃动间就往后面倒了下去。

    幸亏蒋立东眼疾手快,不然的话这一下说不定还真给她摔出个好歹来。

    “站住!”

    “林天,赶紧给奶奶道歉,不然的话你今天休想出这个门!”

    蒋立东和陈浩几人立即将林天两人围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家里的保姆一路小跑来到客厅当中。

    “老夫人,来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