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寸烟火 作品

第604章 我不爱吃鱼

    第604章  我不爱吃鱼

    东海市。

    海棠山上海棠苑。

    从睡梦中醒来的阮棠,睡眼惺忪问道:“老公,你在看什么?”

    徐来正靠在床头,透过窗户望着空中那轮皎皎明月。

    他笑道:“看月亮呢。”

    “哦。”

    阮棠问道:“几点了,依依她们回来没有。”

    “正好凌晨一点,还没有回来。”

    “阮岚这丫头,带依依去哪里疯了。”

    阮棠渐渐清醒,要去拿床头的手机:“我打电话,问问她。”

    没等碰到手机。

    徐来轻笑道:“别管她们了,今晚月色不错,我们俩去散散步。”

    阮棠白了徐来一眼:“凌晨一点散什么步。”

    “突然想做运动了。”

    “在家里随便做做吧。”

    “嗯,好。”

    “???”

    阮棠突然一脑门问号。

    因为徐来这混蛋,居然抱住了她,并且……

    阮棠脸上浮现两朵红晕,嗔怒道:“徐来,我是让你在家里做运动,楼下有健身房,俯卧撑、跑步什么的随便你!”

    “不想下楼。”

    “……那我陪你出去散步吧,今晚月色不错。”

    “不行,不想出门了。”

    “……”

    阮棠沉默少许,忽然一指窗外:“老公你看,依依回来了!”

    “嗯?”

    徐来一愣。

    不应该啊,闺女应该跟便宜小姨子,还有钱小子在月亮上,并且离开了长安城。

    扭头的瞬间。

    阮棠脱离徐来魔爪,像卷春卷似的用被子把自己卷起来,仿佛这样就能逃过‘一劫’。

    徐来:“……”

    他看着老婆大人那防备大灰狼的表情,很无奈道:“我又不会吃了你。”

    阮棠唇角撇了撇,那眼神如看大灰狼。

    徐来温柔道:“老婆,这都四月中旬了,捂着被子多热啊。”

    “我不热,我很冷。”

    “我其实也挺冷的,被子给我盖一角呗。”

    “柜子里还有被子,你再自己拿一床。”

    “不要,没你的被窝我睡不着。”

    “……”

    徐来与阮棠斗智斗勇起来。

    斗了十分钟。

    阮棠突然道:“我要求休战半小时。”

    “为什么。”徐来哑然。

    “我有些饿了,需要中场休息。”

    “哈哈哈哈哈。”

    徐来忍不住大笑:“行,听你的。”

    四月的天。

    的确有了些闷热。

    短短十分钟,给阮棠闷出一身汗,让那本就极其薄的睡衣,更是贴在肌肤之上。

    徐来眼神灼灼。

    阮棠警惕道:“徐来,你想做……”

    没等老婆大人说完,徐来就认真道:“好。”

    “——”

    最终。

    小白兔还是没能逃过大灰狼的狩猎。

    吃过夜宵。

    阮棠又有些困乏起来,主要还是被徐来之前折腾的。

    她打着哈切,柔声问道:“要不要去找找阮岚跟依依她们?”

    “不用。”

    徐来感慨道:“阮岚她今天成长了,是个好事情。”

    “嗯?”

    阮棠越琢磨越不对劲。

    对于女生而言,成长这个词……

    阮棠温柔抚过徐来的脸颊,温柔道:“徐先生,你要是对阮岚做出什么邪恶之事,我就送你入皇宫伺候皇上。”

    “醒醒,大清早亡了。”

    “墓不是还在嘛。”

    “……”

    徐来打了个寒颤。

    老婆也太狠了,不仅想要把他阉了,还想让他归西……

    “果然最毒妇人心。”

    徐来无奈道:“我徐来对天发誓,绝对不会对阮岚有丝毫不该有的想法,否则我天打雷劈。”

    “咔嚓!”

    不知道为什么,夜空中突然有一道惊雷闪过。

    徐来:“……”

    阮棠皮笑肉不笑:“瞧瞧,这话刚落雷就来了。”

    “是司空九那臭小子突破了。”

    徐来黑着脸:“这小王八蛋,摆明在坑我!”

    “哈哈哈哈哈哈——呃?”

    天空之中某位穿着红肚兜,正因为突破境界而狂喜的三岁男童的狂笑声突然戛然而止。

    天道司空九感应到了一股若隐若现的杀机。

    是……

    来自于帝尊?!

    司空九瑟瑟发抖,他做了什么?他什么也没做啊……帝尊干嘛要杀他。

    在司空九一脸懵逼与委屈中。

    海棠苑中。

    徐来试图解释:“老婆,你听我解释,这道雷……”

    “啵”

    阮棠忍笑亲了徐来脸颊一口:“我知道。”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睡吧。”

    “嗯。”

    徐来搂着阮棠,看着窗户外的月亮。

    虽然一直说着不帮忙,但徐来自然不可能真看着依依还有阮岚、钱笑送死。

    月海之中……

    似是有些不得了的东西,他竟看不透那些深渊之中究竟藏着什么。

    “罢了,你去暗中跟着,生死危机之时再出手。”徐来一缕神念传出。

    暗中无人回应。

    只是海棠山的龙脉小海,化作一道流光飞出地球。

    “睡觉。”

    徐来闭上眼。

    世间纷纷扰扰,还是被窝最好。

    ……

    ……

    月球。

    阮岚捏着飞行阵法,贴着地面快速飞行。

    与一开始抱着决绝离城的心态不同,阮岚心头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情绪。

    是豪迈?

    是感动?

    是喜悦?

    阮岚说不清,也不想去弄明白。

    只是同行者多了两个人,多了两个她必须要保护好,安全带回地球的人。

    “第一句唱前半生,走马西风长路,第二句唱莫回首,十载飘荡已无亲故,第三句唱这江湖路,晃晃悠悠的一朝一暮……”

    阮岚哼哼着歌曲。

    钱笑嘀咕道:“小姨,你不一直都有亲故的吗?这歌不符合你的气质。”

    阮岚似笑非笑看了钱笑一眼:“等回到地球,我请你吃鱼。”

    “我不爱吃鱼。”

    “那你怎么这么会挑刺。”

    “……”

    钱笑噎住。

    倒是依依乐得不行:“小姨,我爱吃鱼。我最爱吃星鱼了,你能抓几条吃吗?我饿了。”

    “臭姐夫,听到没!”

    阮岚扯着嗓子冲地球方向喊:“送两条鱼过来,我跟依依都饿了!”

    海棠苑中的徐来翻了个身,本来打开的窗户无声关闭。

    嗯。

    他没听到。

    “嘘嘘嘘!”

    钱笑慌了:“这里可是月球,那些月人会杀了我们的。”

    “怕啥子。”

    阮岚恶狠狠道:“有我在,神挡杀神,魔挡杀魔!”

    钱笑由衷道:“小姨你应该唱好汉歌的。”

    徐依依无语道:“笨蛋钱笑,小姨是女的!”

    “女汉子也是好汉。”钱笑认真道。

    “……”

    推荐下暗杠……

    杠姐的很多歌都超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