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寸烟火 作品

第603章 大姐大说的对

    徐依依挠挠头。

    她也只是个六岁的小孩子,哪里懂得那么多。

    犹豫片刻。

    依依忽然摸了摸阮岚的脑袋,柔柔道:“小姨,或许这就是修炼者的世界吧。”

    这个世界从来有什么所谓的公平与正义。

    不论修炼者的世界,还是普通人的世界,黑暗始终与光明并存。

    但究竟是光明驱逐走黑暗,还是黑暗吞噬光明,完全取决于每个人的内心。

    “这要是一场梦多好。”

    阮岚忽然意识到什么,伸出手捏着依依脸蛋,期待问道:“疼吗外甥闺女?”

    “疼……”

    “看起来不是梦。”

    阮岚颓废中,从依依手里抢回酒壶,又咕咚咕咚喝了三大口。

    酒水从嘴角溢出,落在满是鲜血的衣襟上。

    一小半头发花白的阮岚,此刻看上去竟多了几分落寞。

    这种情绪……

    依依偶然从父亲身上见到过,所以她并未过多阻拦小姨。

    只是小声嘀咕道:“爸爸是不是也曾这般难受过……”

    也就一个时辰。

    伤者被统一抬到长安城中救治,城头有巡逻的武者。

    这座矗立三百年的古老城池,虽因战火险些变成废墟,但如今一切井然有序。

    “城内武宗,死伤两千九百一十六人。”

    “城内普通人,死伤三万七千九百二十一人。”

    “伤者……不计其数。”

    容貌苍老的张苏子坐到阮岚身边,轻声细语道:“六位打更人死了两位,我爷爷跟赵叔叔也可能……”

    这个脸上有雀斑的姑娘抿了抿嘴,赵无眠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她爷爷张恨水同样如此。

    阮岚沉默听着。

    累计死亡四万多人,这可不是冰冷的数字。而是一条条鲜活的人命,背后是数万个家庭。

    徐依依捂着小嘴:“这么多。”

    “可能还会更多。”

    张苏子苦涩笑道:“活着的七百五十六位武宗,有四百人轻伤,剩下的全是重伤,没有足够的丹药与药草,他们……撑不过今夜。”

    “丹药跟药草呢?!”阮岚急了。

    “刚才全用了。”

    张苏子吐出一口浊气:“回地球的阵法被破坏,若想要恢复,最少需要四个时辰,可很多人等不到了。”

    “……”

    阮岚回头望了一眼,仿佛看到了躺在地面哀嚎的病患,心头不由一痛: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有。”

    张苏子重重点头:“一千里外有个月海,附近长满了混元草,可以治疗伤势。”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摘呀!”

    “不能去,月海是月族禁地,附近还有个月族部落,去者十死无还。”

    张苏子绝望道:“百年前,有三位神门境巅峰死在了那里,消息还是靠传音玉简传递回来的。”

    “那长安城还有几位神门巅峰?”阮岚心底咯噔一声。

    “我,我爷爷,赵叔叔,范姨,宗爷爷……”

    张苏子掰着指头一个一个数,数到这里顿住:“只有我们五个活着。”

    “……”

    阮岚沉默。

    张苏子只能算半个,张恨水与赵无眠重伤到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剩下的两尊神门巅峰更不能走,毕竟城内战斗力近乎全无,他们要守住长安。

    “所以没人去?”依依眨了眨大眼睛。

    张苏子缄默中轻轻点头。

    然后看向阮岚:“还有酒吗?”

    阮岚将酒壶递了过去。

    张苏子喝了一大口,呛的她全部吐出来,而且还在不断咳嗽。

    阮岚拿回酒壶:“就这酒量别喝了,还不如我呢。”

    “我张苏子对天发誓,此生必杀绝月族,让这座长安城再也不用死一人!”

    张苏子眼眶通红,双手作喇叭状冲城外大声吼道。

    如今的张苏子已不是十几岁少女的容貌,因为过度透支寿元,宛如三四十岁的妇人。

    阮岚为张苏子拭去眼角泪痕,平静道:

    “一切会有办法的,你去睡一觉吧,或许等你醒来,那些灵株就有了呢?”

    张苏子呢喃道:“是啊,那样该有多好呢。”

    她失魂落魄走了。

    阮岚望着张苏子的背影片刻,为依依整理好头发,微笑道:

    “依依,你去找钱笑,老老实实呆在城里,哪里都不许去,我去找许万刀问点事情。”

    “哦。”

    徐依依乖巧点头,只是那双大眼睛中满是灵动。

    半小时后。

    阮岚从许万刀口中套出长满天材地宝混元草的具体地点后,没有通知任何人,悄悄跳下城头。

    独自一人走在这颗陌生星辰上,身后的长安渐渐消失在视线中。

    阮岚回望了最后一眼长安城,洒脱一笑,步伐越发坚定的向前走去。

    年少时,阮岚一直想当行侠仗义的女侠,除暴安良,替天行道。

    可当真的踏入修炼界后,等待阮岚的却不是‘姹紫嫣红看遍,鲜衣怒马少年’的自我与潇洒,更不是‘三月桃花二人一马明日天下’的美好。

    而是杀戮,是死亡。

    是前几天还在一起喝茶的糟老头子,今天因为没有丹药就要死亡的悲痛。

    阮岚不想张恨水死,也不想城中其他武者死,她决定一个人偷偷去采摘混元草。

    若是活着回来,皆大欢喜。

    若是死了……

    也无所谓。

    反正她孑然一身。

    姐姐阮棠肯定会伤心,但姐夫徐来应该会陪伴姐姐走出心理阴影。

    独行之中。

    阮岚耳朵动了动,她隐约听到前方的深坑中有声音传来。

    因为阳光未曾照耀这边,视线有些昏暗。

    阮岚眯起眼睛,手中悄然捏起一道主杀伐的星光大阵。

    她悄悄到了近前,正要打出打阵,就听到了一道十分熟悉的声音。

    “大姐大,阮岚小姨真的会来吗?她那么怕死……”

    “会的。”

    “……”

    听着声音,阮岚懵了。

    她探头向下看去,顿时抓狂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说话的人不是月族。

    而是徐依依与钱笑!

    此地距离长安城有四里地,这两个小娃娃竟然敢出城,真是胆大包天。

    “你看,我就说小姨肯定会来吧。”

    依依没有被发现的惶恐,而是雀跃开口。

    “小姨,对不起,我不该觉得你怕死。”钱笑低着头,有些羞愧的道歉。

    “等等,你俩还没告诉我,来这里做什么!”阮岚美眸一瞪。

    “不能让小姨一个人扛下所有。”依依认真道。

    “大姐大说的对。”

    “……”

    阮棠嘴唇无声动着。

    她突然觉得自己不再孤单,不由揉了揉有些通红的眼睛,大手一挥道:

    “走,让我们星源教去抢……不,是摘些混元草回来!”

    “小姨,你在哭吗……”

    “没有,是被风沙迷了眼。”

    “哦哦。”

    只是这茫茫月球上。

    哪里来的风。

    又哪里来的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