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灵之地 作品

第四百三十五章 暹罗议会

    天择二年(乾隆二十三年)五月

    ?D朝对外宣布了皇室有后的喜讯,与此同时还对外宣布将成立宗主联合国制度。

    对于?D朝的百姓而言,后者是什么他们并不怎么关心,他们更在意的是皇后能不能给皇帝生一个皇子。毕竟虽然皇帝还年轻,但是皇室还是太过单薄。只有皇室后继有人了,?D朝的江山才能更稳固,而他们才能更安心。

    虽然?D朝的百姓们不在意这个宗主联合国制度,但是如今作为?D朝小弟的安南、占城、柬埔寨等等却不能不关心。在?D朝对外宣布后不久,安南、占城、柬埔寨就派出使者,宣布加入?D朝领导的宗主联合国。

    天择二年(乾隆二十三年)六月

    南掌国(当时亦称作琅勃拉邦国)在见识了?D朝的军事实力后,便往广州派出了使者,对外宣布以后将奉?D朝为宗主国,不再朝贡清朝。

    而南掌为了能进入?D朝的宗主联合国,面对每年需交五千两白银的年费也都咬牙应下。同时,南掌还签下了以每年三千两的银子的花费获得宗主联合国的驻兵。

    每年七千两银子付出在大国看来不过是九牛一毛,但是对于琅勃拉邦这种贫穷的小国来说,却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可即使是这样,琅勃拉邦国更担心的却是自己能不能加入。

    按着宗主联合国的制度,成员国之间都可以通商往来,这对于物质相对匮乏的小国而言,有着致命的吸引。

    同时百姓商人在成员国之间的活动都受宗主联合国法律的保护。但宗主联合国的法律却绝不干涉所有成员国的任何国政,宗主联合国的律法只限于成员国的百姓在其他成员国受到不公时,才会生效,起引渡判决作用。

    获得宗主联合国驻兵的国家,如果有外国在该国正常合理的情况下进行入侵,便可理解为他国对整个宗主联合国的挑衅。

    届时,宗主联合国的驻军会对来自于外国的入侵进行防御,同时宗主联合国也会派兵对入侵国进行参战。

    只有小国才能明白小国的悲哀,如今有大国愿意为它们这些做主当靠山,类似于南掌这样的小国又怎么可能不欣喜若狂?

    所以这个宗主联合国对于众多小国而言,简直就是天朝恩赐于他们的避难所。别说每年需要五千两的年费,就是每年上万两,它们都不会觉得贵,只会害怕?D朝不接受他们而已。

    毕竟不加入的国家,将来极有可能会被孤立甚至会被瓜分的后果。所以即便是类似于安南这样的次强国,在?D朝宣布之后也都毫不犹豫的选择加入进来。

    ………

    “王上,大臣们都已经到了。”望着正在昏昏入睡模样的武士伦,太监连忙上去禀报道。

    “让他们进来吧!”闻言,武仑士努力的打起了精神来吩咐道。

    “是,奴婢这就去。”太监立马转身退去。

    片刻之后,暹罗朝中的几名重臣们纷纷进来,对着武仑士毕恭毕敬的行起了礼。然而,礼还没行完,武仑士便已经焦急的开口问道:“麻嘎,大城外边如今的情况怎么了?”

    “回王上,如今城外的敌军已经把大城给围住了。我们虽然发出信息让周边的军队赶回来护卫王城,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收到有任何援军的信息。”身为兵部尚书麻嘎连忙出列回答道。

    “那王城的防御工事开展得怎么样了,能抵挡城外的大军多久?”武仑士忧着心继续发问道。

    “城中的防御工作都顺利的开展着,不过…”麻嘎突然间欲言又止了起来。

    “怎么,发生了什么事?”武仑士问道。

    “王上,因为三王子已经投降城外的敌军,今早甚至还派出了部将对城门劝降,如今不少城防士兵有准备开城门放弃抵抗的意思。”麻嘎在犹豫了瞬间过后,便不再顾虑的说道。

    “什么?这个逆子,竟然这么大逆不道,我当初真是瞎了眼,看错他了。”武仑士瞬间就怒气爆涨,气急攻心之下是咳嗽声不断,甚至咳出了不少的血。

    “王上息怒,还请多多保重龙体啊!”见状,在场的几位大臣纷纷劝说了起来了。

    “无妨了,那?D朝对于我们的求和有没有什么回应?”武仑士在快速平复了身体后接着问道。

    “回了,不过…臣不敢说。”却见麻嘎是直接跪了下来说道。

    “国事都已经到这般田地了,还有什么不敢说的?快说吧,孤赐你无罪。”武仑士略带命令的说道。

    “是。”麻嘎稍微顿了顿后说道。“?D朝回应说,想要联军退兵,需要我们答应三个条件。”

    麻嘎望了望武仑士,见他没有作声,又继续说道:“第一,当初在王城对?D朝使者进行侮辱的臣子必须处死。”

    麻嘎又望了望武仑士,见他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便又继续说道:“第二,暹罗需要支付这次联军出军的所有花费,共计白银八百万两,同时暹罗还需要割让一些土地出来作为战事赔偿。”

    这时,武仑士那虚弱的脸色显得更加的难看了起来,不过他依旧没有作声。麻嘎见状,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第三,敌人要求王上要退…退位给三王子…”

    说完,麻嘎连忙跪了下来告罪。

    望着麻嘎,武仑士很想咆哮怒吼,可是他却知道无助的怒吼只会让本来就心中不安的臣民更加彷徨而已。

    “玛卡亚,国库的钱粮可以让我们支持多久?”稳定了心情后的武仑士转而向户部大臣玛卡亚询问了起来。

    “回王上,朝廷自收到马罗果大人的消息后便开始加急了周边的粮食收缴,如今的国库存粮够我们整个大城用近两年之久。”作为武仑士心腹的玛卡亚,当初可是跟着武仑士一起嘲笑辱骂过?D朝的使者,甚至荐言武仑士用囚车来送?D朝的使者离开。

    “很好,你干得不错。”武士伦难得得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谢王上…”

    “可麻将军来了没有,我想听听他的意思。”武仑士又望了一下周围的臣子,似乎没有看见想找的人,便对着身边的太监问道。

    “回王上。已经派人去通知了,相信很快就会赶到。”太监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嗯,去把马罗果也叫过来,我想听听他的意见。”武仑士吩咐道。

    “是,奴婢这就差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