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破绽

    楚君澜客气的双手接过陶碗,轻放在案几上,道:“尤将军,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不单说定国公方面的关系,就是您我们王府的关系也匪浅。”

    尤猛笑着点头,道:“世子妃说的是,您有什么吩咐,但说无妨。”

    楚君澜审视的目光落在尤猛脸上,不错过一丝一毫他表情上的变化,轻声道:“我今日来,只想问一件事,还请尤将军实话实说。”

    尤猛的眸光轻微一闪,当即就扯出一个爽朗的笑容:“世子妃说笑了,既然世子妃吩咐,您只管开口便是,何须绕圈子?”

    楚君澜道:“舍弟楚华云,在三千营做了个千总,不知尤将军可知晓?”

    “自然是知晓的。”尤猛道,“楚华云虽然年纪不大,但做事利落,脑子也聪明,是个可塑之才,咱们这是什么关系?楚华云平日里办差也很踏实,您就放心吧。”

    “放心?我放心不下,”楚君澜轻叹了一声,“我知道舍弟来了淮京,年前就想请他去家里过年,可是到现在也没找到人,有人说他是做错了事,被罚了,也有人说他好几天以前就失踪了。”

    楚君澜一面说着,一面观察尤猛的脸色,轻声道:“我真是不知到底该如何是好,不得已才来问尤将军,楚华云到底出了什么事?若是他有个意外,还请尤将军实言告知,不胜感激。”

    说话之时,楚君澜的眼神一直都落在尤猛的脸上,仔细将他表情上每一个细微的变动都看的真真切切。尤猛的神色,让楚君澜的心都往下沉了沉。

    尤猛一定知道楚华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世子妃,您过虑了,您打探到的那些消息,必定是被一些不知实情的猴崽子给诓骗了。”

    “哦?”楚君澜疑惑的看着尤猛,眼神中的锐利毫不掩饰。

    尤猛的笑容僵了僵,却依旧认真的道:“世子妃,此番前来淮京的三千营弟兄只有一部分,剩余的部分被上头安排了任务,这会子还在别处呢。”

    “当真如此?”楚君澜自然是一个字都不会相信的。

    “果真是如此。”尤猛严肃点头,道,“您若不信,自可以去军营里随便打听,相信在这里您打探的消息绝对没有假话。”

    楚君澜勾起唇角冷笑了一声,都这个时候了,尤猛还有心思嘲讽她打探军中之事?

    见楚君澜沉默不语,尤猛有些后悔的抿了抿唇,旋即便笑着道:“您若是不信,我可以将调令拿来给您看看,还有军籍登记,此番跟着来淮京的三千营弟兄都已写明了,名册里没有的便是去了别处。”

    尤猛说着,就去翻找出厚厚的两摞册子来放在楚君澜面前。

    这种东西乃是军中机密,就算有尤猛的允许,楚君澜也没有资格去翻看,一旦被人知道她看了这些,将来极有可能惹来更大的麻烦。

    楚君澜戴着红玉戒指的素手拍了拍那一摞册子,用一种了然一切的眼神看着尤猛:“右将军倒是仗义,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诓骗于我,这些机密也肯拿来给我瞧。”

    尤猛笑了笑道:“世子妃是明白人,楚华云也算是我的好兄弟,他若是真发什么了方才您说的那些事,我哪里会隐瞒?何况若真有这等事,也是瞒不住的。”

    楚君澜笑而不语。

    尤猛想了想,又道:“我将他身边时常接触的那些人找来,你只管当面一问便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楚君澜略垂长睫,便笑着点头:“也好,那便请他过来说话,劳烦了。”

    尤猛一噎,本以为楚君澜会知难而退,没想到她竟会直接点了头。

    “那便请您稍候片刻。”尤猛态度依旧客气,给楚君澜行了礼便退了下去。

    看着他高大的身影大步走远,楚君澜放松了坐姿,指尖一下下轻落在方几上,眼神中满是沉思。

    尤猛亲自去找人来,必定会将该安排的事都交代清楚,来的人自然都是向着尤猛说话的,她虽知道会如此,可依旧想当面问一问,如此便可从他们的身上找出破绽。

    不过片刻,帐子外便传来一阵脚步声,门上暖帘一撩,一阵冷风灌入,楚君澜回头看去,便见四个年轻人被尤猛带了进来。

    四人对视一眼齐齐与楚君澜行礼:“见过恭亲王世子妃。”

    楚君澜端坐着,点点头道:“诸位免礼,今日找各位前来,想必尤将军已将我的意思转达了。”

    尤猛拧眉垂眸看楚君澜,撇嘴摸了摸鼻子。

    那四人面面相觑,随即道:“尤将军只说叫我们来回话,具体的,没有细说。 ”

    楚君澜微笑望着几人,点点头道:“原来如此,那请问,舍弟楚华云你们是否都认得?”

    “楚千总?认得的,我们也跟随楚千总一些日子了。”

    “那好。”楚君澜指头点了点桌面,微微一笑,“那么,楚钱总当日被带出去受刑,是多久时间回来的?”

    “是……”其中一个愣头青脱口便要说话,却被另一人悄悄地拉了一下。

    “楚千总受刑了?我们都不知道。”

    “是啊,楚千总留在京城,是在京城受刑了?”

    听几人七嘴八舌的回答,看他们闪烁的神色,楚君澜又道:“原来如此,那么年前,楚千总浑身是伤的被送回军营,不过片刻功夫,大夫都没来得及请就又被带了出去至今未归,你们也都不知道了?”

    “不,不知道。”

    “我们只知道听上峰吩咐,近些日一直在操练,着实不知京城的事了。”

    尤猛听的眉头直跳,仔细观察楚君澜的脸色。

    楚君澜洞察一切一般的眼神在几人面上扫过,那眼神锐利的仿佛刀子割人的肉,扎的几人都浑身紧绷。

    楚君澜片刻后忽然一笑,起身对尤猛道:“尤将军,今日多有叨扰了,既然舍弟没有来淮京,想必是我得的消息不属实了,真是多劳您。”

    她忽然的客气将尤猛也唬了一跳,方才还紧张,此时气氛忽然缓和,他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忙拱手客气道:“您言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