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的蒲公英 作品

第288章 秘史一桩

    火之凤迟疑了片刻,接着言道:“赵国君主,听闻唐后宫选妃,特意派出和亲使团,国相公孙大人已经安排接见。”

    “两国之间,达成了联姻,不久赵国公主,十七公主赵雪芝,前来途中。”

    陆一鸣深深呼吸,一旁鬼奴、剑魂偷乐,火之凤则不爽。

    “告诉公孙一声,在张罗这些事前,请先上书,不然下次我可不客气了。”陆一鸣恼怒道。

    火之凤心里明白,“是。”

    立即返回,皇宫前殿,公孙玄策见火之凤气势汹汹而来。

    “君主有令,国相公孙接旨。”火之凤宣布道。

    公孙玄策下跪行礼,一番繁文缛节后,火之凤宣读:“口信,公孙大人不必在张罗君主后宫之事,把心思放在国家大事上。”

    火之凤此言一出,其文臣十余人,摇头不屑:“后宫也是国之大事,安定的后宫才能彰显我唐国之威严。”

    公孙玄策则明白了陆一鸣的用意,领旨道:“火将军请回禀君主一声,就说我们不会过激,不过必要的嫔妃、皇妃、贵人三者,必然凑齐九十九人,不然皇朝托付之事,君主亲领。”

    公孙玄策,也不惯着陆一鸣,此事不答应他,他必然辞官归隐,如此一来,国事陆一鸣自领,可就麻烦了。

    陆一鸣身在江湖,对于朝堂之事,本就无感,可现如今公孙玄策不干了,岂不是所有军国大事,归于陆一鸣之手,此事必然不能听之任之,故此陆一鸣收到回信后,不在坚持。

    后宫群妃,职位一一补缺,留一位赐名东宫君后,此位任何人无法僭越,公孙玄策心中明白,这是陆一鸣最后的底线。

    柳燕一人,掌管整个后宫,与各皇妃、嫔妃、贵人闲聊,只为了解各人之秉性。

    赵雪芝,一人躲在后花园中,卷缩在乱石之中,柳燕前来寻找。

    见之,问奴婢道:“这是怎么了?”

    奴婢跪地,“回君后娘娘,皇妃娘娘想家了,怕后宫各妃耻笑,故此躲在此地。”

    柳燕一听,心中明白,自从赵雪芝嫁入皇宫,不见陆一鸣人影就算了,还要学习各种唐后宫礼仪,这是公孙玄策与一众大臣想出来的礼节条目,各妃必须谨记。

    柳燕深深凝视一眼,小家碧玉的赵雪芝,颤颤巍巍,十分惧怕柳燕降罪,不敢出来。

    柳燕一跃,来到乱石之上,柳燕可是武修,轻功乃是莫水水所教,其家族功法一一习得真传者。

    故此多年不曾施展,今日小试牛刀,也十分熟练。

    柳燕拽住赵雪芝胳膊,一跃而起,踏空一甩而出,自己几步追上,抱着赵雪芝来到石亭之下。

    赵雪芝晕头转向,不知言语,柳燕轻笑,“可想练之?”

    赵雪芝一脸大喜,“多谢!姐姐垂青。”柳燕开始教导赵雪芝。

    赵雪芝几乎每夜练习,后宫金苑宫,赵雪芝宫殿上下,奴婢十分惧怕,赵雪芝不小心坠落。

    侍从、奴婢一个个睁大眼睛,赵雪芝来回踏空,陆一鸣从走廊之中走来,见一少女天空施展轻功,一跃而起。

    赵雪芝紧张踏空落地,陆一鸣一把抱住,各侍从、奴婢跪地:“拜见君主。”

    赵雪芝一愣,“妾身拜……”

    陆一鸣白了一眼,“后宫之中,不得喧哗,谁教你的?”陆一鸣抢先问道。

    赵雪芝唯唯诺诺的说出:“燕姐姐。”

    陆一鸣摸了摸脑勺,“闲的,跑来教你这些基础轻功,万一闯祸,我还得与赵国君主……”

    “算了!以后后宫不得习武,实在闲得慌,前往唐各州府巡视一番,堂堂一君之妃,不要想着不劳而获,当然顺路回一趟赵国也可以。”陆一鸣一言,赵雪芝豁然开朗了些许。

    “谢,君主抬爱……”赵雪芝不受约束惯了,可不想限制在宫中,如此让赵雪芝心中开朗了不少。

    后宫君后之宫殿,君后宫三字,立于门头。

    赵雪芝跟在陆一鸣身后,柳燕知陆一鸣来此,立即起床迎接。

    “郎……君主,里面请。”柳燕本不想如此生疏,可见陆一鸣身后赵雪芝在,故此行事。

    奴婢、侍从守在门外,房中三人促膝长谈,陆一鸣开口:“燕儿,这些日辛苦你了,带着雪芝回一趟赵国,顺便你也回玄清阁看看。”

    陆一鸣此话定然有深意,柳燕看了一眼赵雪芝,心中喜悦一笑,“是。”

    “君主,今晚臣妾不能侍寝,不如回金苑宫去吧!”柳燕如此言道。

    让陆一鸣一颤,“怎么?撵我走不成,算了不去了。”

    “我在此休息片刻,明日要离开皇宫一段时间,你们自己安排时间,就准备出发吧!”

    陆一鸣如此之言,让赵雪芝一头雾水,自己嫁入唐国以来,不见自己郎君便罢!

    可见了之后,见也是白见,岂不是天下笑话,赵雪芝怒了。

    “哼!陆一鸣,你什么意思?”

    “本姑娘,配不上你不成?我也是赵国一国之公主,下嫁至此,你们都欺负我……”

    “呜呜~~”

    赵雪芝来到柳燕一旁,抱着哭泣,柳燕十分尴尬,不过陆一鸣被吓了一跳,已经许久没人叫他陆一鸣了,这名字差点自己都忘记了。

    陆一鸣摸了摸头,“你还委屈,我才委屈呢!”

    “唉!”

    陆一鸣一把抱起两女,烛火熄灭……

    次日清晨,骄阳似火,君后宫中两女醒来,秀发凌乱不堪,一身内衫破乱。

    君后房中,不见陆一鸣下落,柳燕与赵雪芝整理衣物后,推开房门,门外奴婢等候多时。

    “拜见君后娘娘、拜见皇妃娘娘。”

    皇妃与君妃一般,只是公孙玄策册封之位时,写了皇妃二字而已。

    唐国无皇,只有君主一人。

    赵雪芝一夜成熟了不少,羞涩道:“君主何在?”

    奴婢回了一句:“回禀两位娘娘,君主昨夜就走了。”

    赵雪芝抿嘴一笑,“你们下去吧!通知火将军,我与姐姐要去各州巡视一番,命其准备妥当。”

    奴婢不敢言语,赵雪芝不解,柳燕轻笑:“咯咯~~”

    “好了,你们命雷行云前殿面见。”

    婢女一人,蓝衫整洁,言道:“是,君主娘娘。”

    火之凤闺房之中,坐在铜镜前整理衣裳,脸颊之色红晕,一抹红唇蠕动,衣裳轻纱披肩。

    盔甲墙上挂立,床榻上,陆一鸣熟睡。

    火之凤“咳咳”两声:“君主,该起来了,万一被后宫娘娘们撞见,凤儿该不好解释了。”

    两人此事,果真不是谣传,而柳燕早就知晓,故此一直隐瞒至今。

    火之凤轻声细语,陆一鸣睁开双眼,起床之后,火之凤为其宽衣,陆一鸣反手抱住火之凤,亲吻一口后,说道:“凤儿,这些年委屈你了!”

    火之凤一笑:“君主,今日怎么了?”

    “以前可不是这样,潇洒而来,潇洒而走,立志要做一昏君……”

    “咳咳~~”陆一鸣被呛声,“嘿嘿”一笑,“这个……那个……”

    “凤儿,我还有事,以后再谈。”陆一鸣夺门而出,火之凤羞涩一脸,“白痴,昏君、明君真的那么重要吗?本就无意为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