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虚假的笑容

    【犯人:i34】

    【等级:mr3】

    【状态:已死亡】

    【犯罪指数:6503】

    【抓捕参与度:100%】

    【抓捕完成度:100%】

    【可选收益:恶魔果实操控、御空、霸王色霸气、耕种、养殖、医术、刑讯】

    【人物事件一(已激活):让阿瑞斯或帮阿瑞斯杀死奥达克】

    【人物事件二(已完成):让阿瑞斯被奥达克杀死】

    【人物事件三:待激活】

    【人物事件四:暂不可激活】

    【核心事件:暂不可激活】

    皮斯特斯星,笼罩在低空的薄薄绿色雾气已然散尽,阿瑞斯恢复了蓝发少年的模样,微微咧开的嘴巴似是在笑,又好像含着东西。

    已经失去了生息。

    一旁奥达克双手拄着一把刀,刀尖贯穿了阿瑞斯的胸膛,双手颤抖,头颅低垂,久久没有动弹。

    另一边,赤裸着身体的菲戈则坐在地上,右眼紧闭,鲜血染红了半边脸,恢复着体力。

    经过近两天两夜的对战,宇宙海贼四皇阿瑞斯被他重伤击败,又被奥达克最后补刀,夺走了性命!

    也算是求仁得仁,从阿瑞斯的两个人物事件来看,他确实对救了自己的奥达克有着别样的情感。

    其实他并不恨奥达克,只是讨厌奥达克在他出手后一副怜悯表情放过他的样子,他不觉得自己需要怜悯,他想要的是奥达克的认同,对自己人生观的认同、尊敬。

    他希望看到奥达克在他动手之时,也毫不犹豫地对他动手。

    对他起杀心!

    眼神在犯人姓名‘i34’上留连一瞬,菲戈进行了收益的选择。

    阿瑞斯点燃的四盏灯火,分别是果实(血脉)、御空、身体、与霸王色霸气,菲戈没有点燃御空灯火,也没有吃恶魔果实,选择恶魔果实收益,倒是可以转化成包含恶魔族血脉的菲戈之力收益,不过转化的效率不高,近乎7:1。

    那自然要选择霸王色霸气。

    霸王色霸气+1050586→

    2708832(6级,星空之灯)

    根据两人的霸王色霸气灯火亮度对比,再综合阿瑞斯打破记录的犯罪指数,菲戈首次得到了一次性超过百万的收益!

    至于完成的人物事件,自然要选择体魄收益,可惜阿瑞斯不长于身体灯火,而菲戈身体又太强,相对于霸王色霸气就有些不尽人意。

    体魄+165860→5200096

    6级,星空之灯

    越提升越难了,现在不是身体点燃灯火的王者,哪怕犯罪指数上千,带来的体魄提升都只有几百,之前的库瑞斯,也只有三万而已。

    菲戈如果想把体魄数据提升到千万7级,把整个星空的强者抓遍,都不一定能行。

    “你的眼睛没事吧?”奥达克沙哑道:“我想给他建一座墓,你说……建立到哪里合适?”

    菲戈睁开右眼,新生的一颗眼球还有些酸麻,但已经不影响视物了,回应道:“这里不行。”

    因为是阿瑞斯的大本营,有阿瑞斯的能力掌控整颗星球,在菲戈干掉阿瑞斯的飞舟和干部后,他和阿瑞斯的对阵还不为星空所知。

    但阿瑞斯死亡后就不同了。

    那些阿瑞斯能力所造的细菌通通消亡,且不止这一颗星球,星空各势力会很快知道阿瑞斯的死讯。

    阿瑞斯的领地,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很难平静。

    “你还记得那些孩子接受培训的荒星在哪里吗?”菲戈问。

    奥达克怔了下:“那里啊,那里确实是一个好地方……”

    他将插入阿瑞斯体内的刀拔出来,打开右边大腿一侧,直接将沾染着阿瑞斯鲜血的刀放入进去。

    “我先带他去了,安葬他后,再回来这里找你?”

    “直接去青海吧,我处理好这里的事后,还有件事要做。”菲戈说:“小心点,别被人碰到。”

    “躲藏是我的拿手本领,这小王八蛋找了我几十年呢,如果不是你,我能藏到老死。”奥达克伤感叹息,弯腰抱起阿瑞斯飞离。

    菲戈目送他远离,转身向附近的城镇走去,阿瑞斯一死,皮斯特斯星恐怕要乱成一团了。

    同时,他激活了在完成阿瑞斯的人物事件二后能激活的事件三。

    浮出的画面让菲戈稍滞。

    站在阿瑞斯对面的,是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孔,虽然青涩,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但当面见过,菲戈还是一眼就辨认了出来。

    第六神将,布鲁·弗拉沃!

    “倒是有些意料之中啊。”

    ……

    “最近小有名气的海贼新人阿瑞斯还真的是你,i34。”年轻的弗拉沃站在阿瑞斯对面,笑意盈盈。

    “你是…b6?”阿瑞斯则冷冷地打量对面身穿天龙人衣袍的弗拉沃,“是吗?你成为了天龙人?”

    “啊,我很幸运。”

    “其它六个人呢?”

    “死光了。”

    “哼。”阿瑞斯一声低哼,拔出刀来,不说废话,直冲斩击。

    “啊呀呀。”弗拉沃貌似惊慌地闪躲过去:“慢慢慢,我可不是来找你拼命的,作为同样经历最后存活的两人,我们可以说是天生的同伴吧,没必要打生打死,你难道不想知道那些家伙的结局吗?”

    “那些家伙?”

    “抓捕我们进行实验的人。”

    阿瑞斯停步,看着弗拉沃。

    弗拉沃脸上洋溢灿烂的笑容。

    “都死光了哦,以一种最绝望最凄惨的死法——野心勃勃的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部下、自己的子民,一群一群惨死!死在他们希望培养出的恶魔族始祖手下!”

    阿瑞斯沉默,面无表情。

    “不开心吗?”弗拉沃奇怪。

    “你怎么……变成了这副虚伪的样子。”阿瑞斯问。

    “虚伪?不不不。”弗拉沃摇晃手指:“我得到了新生,得到了最适合我的恶魔果实!我跟其他人借来了善良、笑容、友谊……我已经走出了那段经历。可惜没有另一颗借借果实了,可怜的i34,救走你的那个老头,已经不要你了吗?

    对了,一直很羡慕你那头好看的蓝发,也借给我好吗?”

    阿瑞斯勾起嘴角,又冲过去。

    【人物事件三(已激活):借来的东西永远不会属于自己,阿瑞斯相信,在布鲁·弗拉沃的虚假笑容下,藏着更深层次的情绪,终有一天,被压抑的东西会爆发得更加猛烈,而那,一定会非常有趣。

    事件需求:让阿瑞斯或帮阿瑞斯见到弗拉沃爆发的样子。】

    ……

    “啊呀呀。”神将阁,弗拉沃一脸笑意地对龙壶悦摊手:“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迪维策万有些太傲慢了,人家青海之王原本就不是我们的部下,惹出麻烦来了不是?

    偷袭打了人家一枪哦,这简直和宣战一样,能杀了阿瑞斯,青海之王,一定也能干掉你。”

    迪维策万原本心情就非常糟糕了,眼下又遭第六神将嘲讽,恼火地捏紧了拳:“布鲁·弗拉沃,别总摆出你那副虚假的笑容!”

    “虚假?我现在可是借的你的笑容……哦,我错了我错了,你现在怎么可能笑得出来……”

    “你这混蛋……”

    “别吵了。”一道声音自外传来,顿时让第八神将收声,布鲁·弗拉沃也收起调笑他的样子。

    他们两个转身,和龙壶悦一起低头致意:“罗莱特大人。”

    “都坐吧。”身着神将衣袍的灰发中年走入,坐入会议厅主位。

    第二神将拉仕柏·罗莱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