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羊 作品

第181章 对话别西卜!

    脱离战场近半小时,菲戈所受的伤势才终于渐渐痊愈,恢复到了普普通通的三米身高。

    近18天的激战,是他所经历过的最艰苦的战斗,点燃灯火层级的体魄都近乎被打崩。

    恢复伤势需要体力,如果对手是弱鸡,菲戈再不眠不休个18天也没事,但如今属实已近极限,如果亚托不先崩,他大概也就能再多撑两天左右,就会脱力,无穷无尽的饥饿感已经快要把他吞噬了。

    他立刻在附近找到一颗人居星球先套上衣服填饱肚子,上千吨的食物进入他无底洞般的肚子里,一整条街的饭馆都在为他服务!

    人人惊恐得以为来了什么超强的宇宙海贼人形怪物,希望把他伺候满意伺候走,等菲戈真的拍拍肚皮离开、还礼貌留下一句晚点会过来结账,却又全都兴奋地当做了谈资,拉着朋友说见到了真的饭桶。

    行于星空间的菲戈总算满血复活,而这时,亚托的监狱档案资料中,状态已变成了‘已死亡’!

    那三名王者都比伊斯强,亚托完好状态以一敌三恐怕都不行,油尽灯枯的他撑上半天已是不易。

    “终究还是没能亲自下手。”

    真正的男人求仁得仁,没什么可惜的,哪怕原因有些莫名。

    但菲戈还是感觉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一样,有点不舒服。

    亚托是他见到的第一个不错的恶魔族,让他对恶魔族的看法产生了微小的变化,又有些理不清。

    于是他没有立刻回到东赛欧兹星,随着亚托的人物事件指引,来到了东赛欧兹星附近的一颗荒星。

    要将亚托战死告诉别西卜让别西卜不要为此伤心的事件,有两个指向箭头,一个指向着中心宇宙的方位,另一个指向着这里。

    菲戈猜到他能在这里找到什么东西,便果真在一座山洞中,找到了一只正处于沉眠中的电话虫!

    ……

    几分钟前,中央星域。

    小麦肤色、身材夸张的恶魔族女人风风火火地闯入了别西卜所住的居所,无一守卫敢拦。

    “父亲大人,亚托去东赛欧兹星解救被捕族人是怎么回事?”

    “就是你听到的那样。”别西卜端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地饮了一口茶水,道:“亚娜,下次不要再擅离职守,自己跑回来了。”

    别西卜嫡血子女七魔子中,唯一点燃四盏灯火的妖女亚娜紫色的双眸微闪,道:“我不能理解。”

    “你不是不喜欢亚托吗?”

    “那也不代表我愿意看到亚托被天龙人的走狗杀死。”

    “不一定会死,我让桑子去混乱星域附近等他了。”别西卜道。

    “真的想要救他,您该让我去甚至亲自去。”亚娜道:“您在想什么?或者说您又看到了什么?”

    “我还没有看清。”

    “没有看清……”亚娜胸口微微起伏,微咬嘴唇道:“没有看清就让亚托那蠢货去送死?是不是有一天,我也会像亚托一样……”

    “不,不止你。”别西卜又抿了一口茶:“或许包括我自己。”

    亚娜瞬间失语,看着别西卜那张仿佛没有过表情的脸,沉默。

    布鲁布鲁。

    桌上的电话虫忽然响起。

    父女二人视线转移过去。

    亚娜道:“是亚托?”

    别西卜沉默两秒,接通。

    “摩西摩西,是别西卜吗?”

    “我是加斯顿·菲戈。”

    陌生的声音从电话虫对面传递过来,别西卜眼神略微波动,亚娜则身躯一颤,紫眸大放凶光!

    ……

    电话虫对面,用电话虫记录号码拨打过去的菲戈等了十几秒,对面才传来沉稳的中年人声音,和在亚托人物事件中听到的一样。

    “是我,亚托呢?”

    菲戈道:“你好,别西卜,可能你没听说过我的名字。我在东宇宙海的称号是天象剑第一剑圣,但实际上,我是身体与武装双点燃灯火的王者,实力还算不错,你的儿子,蒂尔莱亚夫妻都是我杀的。”

    监狱档案中,蒂尔莱亚的人物事件1,通知别西卜加斯顿·菲戈的情报细节,完成!

    电话虫对面,别西卜又沉默下去,只隐隐传来一个女人有些粗重呼吸声,让菲戈眉心一拧,将电话虫挪离眼前一点。

    别西卜干什么呢?

    “我知道你,亚托呢?”好几秒,别西卜终于又说。

    “死了,算是我杀的。”菲戈这次终于回答:“他在死亡前,希望我告诉你他是主动选择死亡,让你不要愧疚……你会愧疚吗?”

    “混蛋!我要杀了你!”

    电话虫对面换成一个女人的怒声尖叫,杀意似能透过电话虫传递过来,让菲戈身体轻微震颤,仿佛遭遇到了某种威胁。

    原来是妖女亚娜。

    能用声音杀人的妖女透过电话虫竟然都能些微影响到自己吗?不愧是点燃四盏灯火的家伙。

    菲戈说:“你来啊。”

    电话虫对面又只剩粗重喘息。

    换成别西卜道:“加斯顿·菲戈,你想做什么?激怒我,引我去东宇宙海?为阿娜报仇?”

    “我只想问你有没有愧疚。”

    “我有几十万个子女,亚托只是其中一个比较优秀的。”

    “所以并不愧疚?”

    “我为何要愧疚。”

    “那你声音为什么变了?”

    “因为愤怒。”

    “哦,那你也来杀我啊。”菲戈道了声,挂断电话虫。

    电话虫对面,亚娜身周不自觉散发的霸气已将地面震裂,桌椅木头就像是经历千万年的时间,快速发白腐朽,转瞬之间,只剩别西卜所坐的椅子和茶桌完好。

    整栋房子都化飞灰凋零!

    “父亲大人,我要去。”她幽邃道:“我要去宰了他。”

    “等一等。”别西卜道。

    “等什么?等他进入中央星域吗?他如果一直躲在东宇宙海,我难道要一直等下去?!还是说亚托那蠢家伙战死,父亲您真的一点都不难过?那我们到底算什么?!”

    她愤怒地看向别西卜,身形又忽地一滞,微露震惊神色。

    只见别西卜正高扬着头望天,仿佛天空上有什么能吸引他的东西一般,双眸中,竟隐有泪花闪烁。

    “亚娜,别再说了。”

    “父亲大人……”

    亚娜的气势缓缓收回。

    “现在我倒是有些嫉妒亚托那蠢家伙了,父亲大人。”她转身离去:“希望有一天,我不慎战死的时候,父亲大人也会这样难过。”

    别西卜没再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