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活与死

    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事情让蒂尔莱亚勃然大怒。

    根本来不及反应也没法反应,带来的八名儿女就过半覆没了?

    当着恶魔族的面用恶魔果实能力对付恶魔族,是我们杀的人还是太少了吗?!这人族混蛋!

    他拉住妻子的手,一齐探身飞出飞舟,朝星球护膜直扎下去。

    星球护膜内,菲戈和阿娜正一个个将恶魔族敲杀,哪怕再怎么情有可原,犯罪指数500以上的数据都明明白白书写着他们的罪孽,有一个甚至达到了2000之多!

    被培养出来的恶魔族无知幼童两说,对这样的恶魔族,菲戈可不会同情甚至手下留情。

    而当5名ssr6等级以上的恶魔族全部被轻易杀死扔下去,菲戈对阿娜道:“来了两个大个的!”

    对能做到在近星空处停留的家伙来说,拦截的意义不大,怎么都会被找到方法钻入护膜的,索性就直接放进来打。当那对恶魔族男女冲破星球护膜的同一时间,菲戈向天冲拳,拳头在同时进行巨大化!

    ‘巨人之锤!’

    轰——

    在女性恶魔族挥手之际,菲戈拳头上的武装色霸气倏忽消失,然后被蒂尔莱亚双手推接接住。

    冲击气浪四散,蒂尔莱亚白色的长发飘飞,身后阿娜的身影瞬闪出现,手掌向他的后脑按去!

    “一忘皆消。”

    遗忘的力量扩散出去。

    但在女性恶魔族始祖的影响之下,她的能力效果明显打了折,没给蒂尔莱亚带来太多的迟滞。

    蒂尔莱亚眼神只是一定,后脑便咧开一只大嘴,一下子将阿娜击打过来的手掌吞噬,咬断!

    女性恶魔族始祖则帮他双拳砸向菲戈的拳头,合力将菲戈击退。

    身形在空中划出一条气浪,菲戈直降千米,被咬断了一只手的阿娜身形淡化后,也在菲戈的身边重新出现,手腕上多了一道浅浅的伤痕,伤不重,目光中却杀意十足!

    “竟然是这家伙,利齿恶魔蒂尔莱亚!”她低沉快速道:“他是恶魔始祖别西卜的嫡血之一,在嫡血中的排位应该在前百,甚至前五十,悬赏金22亿3500万星币。

    能力是在各处生长出嘴巴和锋利的牙齿,咬合力极其夸张,钻石也能嚼碎,不是好对付的家伙。”

    身为恶魔猎人,她显然知道很多关于恶魔族的信息:“旁边是他的妻子,不是怎么出名的恶魔族始祖,看起来也不弱,不过地位和实力应该没有蒂尔莱亚高。”

    通过芭芭泥三人还有这些年冒险团带回星海的消息,菲戈对于恶魔族的结构并非一无所知。

    在三大恶魔族始祖之下,并非是其它的恶魔族始祖,而是这三位始祖的一部分血脉儿女。

    其中用他们细胞培育出来的叫做嫡血,与同为恶魔族的男女结合后、怀胎生产的叫杂血,二者没有地位高低之分,但数量的多少却天差地别,细胞培育的动辄数万数十万,生可很难生出来那么多。

    别西卜,就是三大恶魔族始祖中的一位,而且是唯一的男性。

    站在星空最顶端的恶魔族始祖几十万嫡血子女中,排位前百的家伙,也是星空中有数的强者了。

    而且菲戈记得别西卜……

    “我以为是谁呢,彭里·阿娜,恶魔猎人?”蒂尔莱亚也点出了阿娜的名字,咧嘴凶残地笑出尖锐牙齿:“这不是害得艾森星被父亲大人屠杀殆尽的女人吗?”

    阿娜眼神一沉。

    蒂尔莱亚又看向菲戈:“这又是你从哪骗来的体魄蛮子?喂,你还不知道这女人的真面目吧,她可是为了自己能活下来,害死了整个星球所有人的卑鄙家伙啊。”

    阿娜眼神冷漠:“能不能有点新鲜的说辞,别西卜的嫡血,被我杀之前,怎么都是这样子叫嚣?”

    “哈哈哈哈哈……”

    蒂尔莱亚大笑:“那就说点新鲜的,你知不知道,父亲大人当年是有无数次能够抓住杀死你的,但看着你和你那愚蠢的父亲挣扎,求生,和同胞内讧厮杀,还有你最后的表现,实在是有趣啊!

    父亲大人都舍不得杀你了!”

    阿娜的记忆,被带回了曾经。

    ……

    “是你?!大家都死了,你竟然还活着?你为什么还活着!”

    7岁的阿娜无助地看着眼前满脸憎恶,拿着石头靠近过来的女人。

    “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知道那是恶魔果实。”

    “我真的不认识……”

    “呜呜呜……”

    小阿娜痛哭失声。

    “不认识?!你还我丈夫、还我女儿的命来!还我!还我!”

    “呀——”

    嘭!

    石头没有落下来,觉醒的霸王色霸气将女人震晕在地!

    小阿娜急促喘息着,满脸是泪水,颤抖着捡起了女人的石头。

    “爸爸……我该怎么办?大家都想让我去死,呜呜呜……”

    “我要活,我要活……”

    嘭——

    女人头破血流。

    “忘记,忘记一切吧……”

    阿娜双手推动能力,等女人醒来,一脸迷茫地几乎忘记了自己是谁,小阿娜则咬牙扑过去抱住了她的手臂:“妈妈……你没事吧?”

    “女儿?对,我有女儿……我有女儿……呜呜呜……”

    女人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

    天空中,似有魔影一闪而过。

    【人物事件2(已激活):活下去,崩溃的阿娜心里只剩下活下去这三个字,还有复仇!无论要怎么做!事件需求:让阿娜杀死或帮阿娜杀死恶魔族始祖别西卜!】

    ……

    “打破一个幸存者的脑袋,用果实能力使她失去记忆,混上救援的飞舟……七岁的女孩?你以为你能瞒过所有人?你知不知道,所有一切,都被父亲大人看在眼里?他只是觉得你的挣扎有趣,想要看看你还能怎么表演罢了,玩物!”

    上空蒂尔莱亚的笑声与阿娜的回忆在她的脑海中交错。

    她的神色依旧冷漠:“我都说了,能不能说点新鲜的东西。”

    蒂尔莱亚的笑容一滞,很快笑得更开心了:“有意思,你果然很有意思,连这些都知道吗?怪不得连父亲大人,都视你为最珍贵的人族玩物。只要能苟活下去,其它的东西,对你来说都无所谓吗?

    但……你骗来的蛮子知道这些事,会怎么看你?你想知道吗?!

    这些年来,我效仿父亲大人做了无数次类似的实验,所有的‘误吃’恶魔果实的家伙,全部都英勇的主动赴死了哦,不会像你,为了苟活,害死了一个星球!”

    阿娜默然,眼神转向菲戈。

    不担心是假的,她没有想到遭遇的恶魔族是别西卜的子女,而且知道她全部的过去。

    她想解释,却不知如何说。

    菲戈笑了笑,主动说:“没事的,易位相处,我或许也会做出和你一样的事情吧。”

    一样的……事情?

    阿娜蓦然呆住。

    蒂尔莱亚亦是一愣。

    “七岁的孩子有什么担当?怕死,想活着,不丢人。成年后懂事后还能背负着这份愧疚、背负着这份仇恨活下去,更是了不起了。”

    了不起?

    阿娜的身体微微颤抖。

    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

    “既然有勇气选择活下去,那就什么都别再怕了,别介意别人的目光,别让些杂碎看了笑话。”

    眼泪从眼角飘荡出来。

    阿娜颤抖着抬手擦拭,轻嗯了一声:“我明白的。”

    “说起来,这杂碎也很有勇气啊,你选择活,他选择去死,我们来成全他吧。”菲戈抬头说。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