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羊 作品

第一百二十一章 吓人的鱼人王

    “喔,这看起来就很棒。”

    倒出鱼人酒在杯里,雷利忍不住发出一声感慨,粉红色的酒液在灯光下美轮美奂,显得无比纯净。

    等火辣辣的酒液下肚,在唇齿间留下的却是甘甜的味道,和以前所喝的那些粗制烈酒明显不同,润入喉间,也是回味无穷。

    罗杰海贼团众人显然都没什么文化,在眯眼沉醉片刻后,吐出来的都是‘好棒’、‘太美味了’之类单调的词语,然后迅速满上。

    酒鬼雷利笑道:“虽然被吓了一大跳,但能品尝到这种美酒,这次来这里就完全值得了。”

    “带一些走吧,多带点!”

    “对了,这酒什么价格?”

    “10000贝利一瓶。”菲戈的声音忽然在门外响起,惊得海贼们手一抖,酒都差点洒了。

    他们紧张转头,看到那吓人的鱼人王菲兹又拎着两瓶酒进来,强壮的身躯仍带有压迫性的气势,对他们笑道:“作为刚刚误会你们是海贼的赔礼,这两瓶酒我请。”

    “噢,多谢多谢。”雷利舒了口气,暗示罗杰千万别乱说话,站起身去接菲戈的酒,夸赞道:“您的鱼人酒真是太美味了。”

    “喜欢就好。”菲戈说着,看向桑贝尔道:“话说回来,你有段时间没回鱼人街了,去哪玩了?”

    桑贝尔咧开鱼嘴答:“带女儿去了香波地的游乐场。”

    菲戈意外:“游乐场?也是在那里遇到他们的吗?出来行商竟然还顺便去了游乐场玩吗?”

    海贼们赔着笑,是啊是啊。

    我们可喜欢去游乐场玩了。

    菲戈又问罗杰:“对了,你的父亲叫卡普,你又叫什么名字?哈哈哈,说不定我也听过呢?”

    罗杰一愕,生气道:“卡普是我哥哥,不是父亲!”

    咦,是不是哪里不太对劲?

    “啊,抱歉抱歉,他是你父亲是我的说的,记乱了。”菲戈敲了敲自己脑袋,打断了他的思考。

    雷利怕有些迷糊的罗杰说错了话,接过话茬道:“我们的大哥叫罗利,我是雷杰,应该没什么人和我们同名吧。这是我们同村的几个兄弟,以后说不定要在鱼人岛行商,请菲兹老大多多关照。”

    “好说好说。”菲戈笑着退了出去,“不打扰你们品尝美酒了,如果有需要,喊我就好。”

    等菲戈退出去,七人一鱼吁地长长吐出一口气,额头都见汗了。

    “太恐怖了。”

    “这是什么气场,面对他始终有种不敢大声说话的感觉,就算是那次遇到夏洛特·玲玲……”

    “还是别提那个女孩了,那次我们差点就全军覆没了……”

    “嘘,别乱说话了……”

    几个人压着嗓子,静悄悄的,忽然又同时默契地看向罗杰,一个个脸上都浮现怪笑。

    罗杰这次反应倒很快,或者说很熟悉这些同伴的性格,瞪圆眼睛道:“喂,你们……你们千万别把今天的事透漏给卡普那家伙!”

    “哈哈哈,我们尽量!”

    在伟大航路上追着他们揍的卡普对他们来说既是对手也是朋友。

    当然,这也只是开个玩笑调节一下气氛,真的遇到,他们怎么可能让船长在卡普面前丢人呢?

    他们继续开怀畅饮,气氛很快热络起来,除了一直在压低嗓音说话有点奇怪,和平时宴会并无什么不同,为进入新世界贺。

    直到房门又一次被敲响!

    “不好意思,我能再打扰一下吗?”菲戈的声音传了进来。

    气氛瞬间僵住。

    雷利给大家比了个手势,表示我来应付,然后深吸口气道:“当然,菲兹老大请进吧。”

    然后他就看到推门而入的鱼人王菲兹手上拿着一叠悬赏令。

    雷利心态瞬间崩了。

    这我特么怎么应付啊?!

    海贼们亦大惊失色,一点微醺醉意瞬间消散,紧张地将手放在武器上,鱼人桑贝尔鱼脸惊恐,站起来道:“对不起,菲兹老大……”

    “嗯?对不起?”菲戈表情却似愣了一下:“什么对不起?”

    桑贝尔:?

    菲戈将悬赏令放在桌上,又奇怪道:“你们怎么都这么紧张?没别的事,既然你们要在鱼人岛这边行商,这些出没于伟大航路接近新世界的海贼,得稍稍留意一下。”

    “?”海贼们额头冒出问号。

    雷利连忙翻看那些悬赏令,发现里面竟没有罗杰海贼团成员,顿时大喜过望,知道自己误会了。

    “是,我们知道了,多谢您的关心,菲兹老大。”他给了同伴们一个眼色,让海贼们放松下去。

    “没事。”菲戈笑笑,又把头转向桑贝尔,你怎么回事小老弟?

    快快快,编一个解释我听听。

    桑贝尔鱼脸僵了僵,道:“对不起,菲兹老大,以前我还反对过您让我们和人类和平相处的事,甚至和其他人一起攻击过您。现在我遇到了罗、罗利他们,才知道、才知道您才是对的,对不起……”

    “哈哈哈,你这小子才喝了多点,怎么就弄起温情这套……”菲戈接受这个理由,又退了出去。

    “吁——”

    一阵松气声中,海贼们躺平在了椅子上,感觉后背都湿透了!

    怎么会这么吓人啊!

    只有罗杰大条一些,拿着那一叠悬赏令翻看,还有点不满:“奇怪,怎么会没有我们?”

    雷利一把捂住他的嘴,对众人道:“快把酒喝完离开吧,虽然有点可惜,但这里实在是……”

    同伴们心有戚戚焉,加快了品尝的速度,即使这有点糟蹋美酒。

    八个人四瓶酒,也就只够尝尝鲜的,他们意犹未尽,决定拿给船镀膜、维护船后所剩无几的资金采购一些鱼人酒,存上30瓶。

    为此雷利都愿意拿出小金库。

    走出房间,‘淡定’地跟菲戈说出意图,菲戈也很痛快:“当然可以,来两个人,跟我取酒吧。”

    雷利和贾巴立刻跟上。

    穿过居酒屋的大堂,走至向酒窖迈入的台阶,贾巴和雷利忽然发现墙壁的两侧还零星贴着几张悬赏令,其中那按着草帽微笑的……

    不就特么是罗杰吗?!

    怪不得那叠悬赏令里没我们。

    原来我们被挂在了墙上?!

    两人惊悚对视,雷利啊哈哈的笑了一声,想将菲戈注意力吸引过来,不让他留意到墙上的悬赏令。

    他现在好像还没认出来?

    “菲兹老大,您这个鱼人酒是怎么酿的。哦,我不是想打探您的配方,只是……嗯,我们能不能将您的酒转卖给人类岛屿?”

    “还挺有经商头脑。”菲戈笑道:“算了,鱼人酒产量不高,不然这生意轮不到你们来问。”

    “这样啊……”终于走过了贴着悬赏令的墙壁,雷利暗自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接下来……嗯?

    不是酒窖吗?

    走下台阶,出现在他和贾巴面前的并不是酒窖,而是两排地牢!

    阴暗的环境下,铁栅栏之内,还有一些暗色,似是干涸的血液,让雷利和贾巴心脏跳动加速。

    菲戈好似察觉,解释道:“我表面是做生意的,实际上还担当着鱼人街的秩序维持者,有执法权,所以建一点牢房,不奇怪吧?”

    “……不奇怪,不奇怪。”两人对视,心情稍稍放松下去。

    “哎,你们不用害怕,这里只关押闹事的鱼人和海贼。你们又不是海贼,是吧,雷利。”

    “嗯……嗯?!”

    雷利瞳孔一缩,僵硬道:“您记错了,我是雷杰。”

    菲戈转头看他,在昏暗的灯光下,蓝色的鱼人面孔狰狞骇人,笑道:“不是希尔巴兹·雷利吗?”

    雷利、贾巴身体猛一个激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