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羊 作品

第88章 天龙人的灾难周!(求订阅)

    伟大航路一角,有一座安静的小国——艾琳慕斯国。

    因为矿产丰富,财政优越,他们能够缴纳足额的天上金,自然就有强大的海军支部在这里驻守。

    又因为较为偏僻,不在去往新世界的航线上,又离无风带近,也没什么海贼会来袭击,国家里的人们安居乐业,生活幸福。但最近一段时间,这里的和平却被打破了。

    有天龙人,出游至此!

    国王一家被赶出王宫,住在宫殿里的换成了天龙人,每一天,都要有新鲜的‘东西’被送到王宫里讨天龙人的欢心,一旦天龙人有一点不满,就要有惨案发生。

    无数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遭受厄运,和平的国度被阴霾笼罩。

    天龙人来此度假的半个月后,月圆之夜,王宫外一角,月亮照射不到的角落,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正满脸决意地望着王宫方向。

    他名叫亚森,原本是王都小镇的一名普通木匠,性格温厚,老实胆小,从不与人争执,有着一个平凡但幸福的家庭,一个不算漂亮但很温柔的妻子,一个可爱的儿子。

    但就在半个月前,天龙人刚刚到来的时候,被带着儿子在街上买东西他正好撞到。

    当时他只剩愣了一秒,他那只有三岁的天真儿子就指着天龙人问那个叔叔为什么会戴着罩罩。

    于是惨案发生了。

    看着儿子倒在血泊中的他,一如既往软弱地向天龙人道歉,一点都没敢露出仇恨,甚至没敢哭。

    天龙人无视了他。

    逃得一命的他回去也阻止想要去送死的妻子,一如既往胆小地带着妻子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国度。

    但没有人知道,他会回来。

    还出现在这个地方!

    摸了摸怀中的匕首,他知道这些天不是没人做过他想做的事,但往往连王宫大门都没进去过。

    他大概也会一样。

    但死不死是一回事。

    去不去,是另一回事!他那三岁的儿子还在路上等他!

    就在他鼓足了勇气,想要冲过去的时候,他的身后,忽然有一道声音响起:“你想杀天龙人?”

    一瞬间冷汗从额头渗落,条件反射的,他回身便刺出匕首!

    铛的一声,仿佛刺在盔甲上,反震的力量让他手臂震颤,却还是咬牙握住匕首,才发现那不是什么盔甲,而是一个男人的大腿。

    那男人十分高大,低头看着他道:“决心不错,跟我来吧。”

    亚森看着男人转身走向王宫的背影,几乎瘫软到地上,但心里却又一个声音告诉他:跟上!

    王宫大门口,两名天龙人驯服好的奴隶正忠诚地看守大门,听到脚步声,他们脸色麻木,直接拔出了腰间的长刀,不管来的是谁,不管有什么理由,这时候来打扰天龙人大人休息娱乐,都可以砍掉。

    他们得到的命令是这样的。

    但这次,他们没下得去刀。

    麻木的表情逐渐有了生气,他们茫然地擦了擦眼睛,只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呆呆地把刀给扔掉。

    “魔、魔鬼署长?!”

    “你为什么会……”

    “很有活力嘛,还能认出我,甚至敢叫我魔鬼?”菲戈说。

    “真、真的是您?!”

    两名奴隶呆呆地跪在地上,一人哭嚎道:“署长!署长大人!救我们!带我回推进城吧!”

    “没有机会了。”菲戈摇摇头说:“受不了推进城的苦,选择成为天龙人的奴隶,罪恶之余,连骨气都丢掉了,还活着也没意思了。

    看在你们给我提供了定位的份上,我只能给你们个痛快。”

    两名奴隶悚然地瞪大眼睛,继而只觉喉间一松一痛,束缚了他们几年的奴隶环被拆掉,爆炸声在夜空中响起,他们恢复了自由,但喉间的剧痛却也夺走了他们的力量。

    噗通倒地声响。

    王宫内部,又立刻有数名听到动静的奴隶飞快跑来。

    值得可怜的是,即使知道有入侵者,他们也不敢大吼大叫,甚至还要压低跑动的脚步声,生怕惊扰到天龙人,事后被天龙人追究。

    不值得可怜的是,他们已经变成天龙人的忠实仆从,手上已经不知道染了多少无辜者的血了。

    菲戈手腕甩动,手上的锁链套住一个,按倒,等监狱档案在脑海中浮现,杀死,一套流程进行得非常熟练,眨眼的功夫,迎面冲来的数名天龙人奴隶已全军覆没。

    哪怕其中有一名值得被关到推进城第六层的sr7,也同样是菲戈一巴掌的事,死得没有多大动静。

    跟在菲戈身后的亚森已经完全看呆,就见菲戈对他扭了下头。

    “不怕的话,继续跟上。”

    ……

    “好吵啊,为什么外面会那么吵?”王宫后花园中,刚吃完晚饭的天龙人正牵着‘新宠物’散步。

    那是一个年仅十六七岁的美貌少女,脸上满是麻木、迷茫与掩藏很深的惊恐。听到远处天空传来的爆炸碰撞声,天龙人脸上的肥肉震颤,发出了一声抱怨,身边的几名奴隶和少女更是心惊地低下头。

    轰隆——又是爆炸声响。

    “烦死了!”天龙人转身向那边走去,因为太过突然,手中牵着的绳索将少女猛地拽倒,摔在了地上,让她发出一声低低的痛呼。

    “嗯?”天龙人回头:“你刚才……又叫了是吗?”

    少女满脸惊骇恐惧,抬头时又忽然微微一呆,见到天龙人身后突然出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那换成你来叫吧。”他说。

    啪!从天而落的大手直接将天龙人头上戴的玻璃罩按碎,在天龙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便拎着他的头发把他提了起来!

    天龙人顿时发出一声惨呼,大喊道:“什么?!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混蛋!”

    被拎着头发的痛苦让他不敢转动脑袋,无法发现自己的那些护卫早已无声无息地倒在地上,发出一声声无能狂怒的呼喊与威胁。

    “算了,你还是别叫了。”

    菲戈左手拎着他,右手啪的一声抽在他的肥脸上,血水混杂着牙齿飞舞,天龙人顿时失去了谩骂的能力,很快,又是反手一巴掌!

    啪!啪!啪!啪!

    将他扇成真正的猪头,让他失去意识,菲戈才将他扔掉。

    然后菲戈弯腰,一手解开呆滞地趴在地上的少女奴隶环,一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没事了。”

    少女又呆了十几秒,才猛地扑到菲戈腿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菲戈轻拍安抚着她,转头,对亚森道:“有勇气杀了他吗?我虽然向来不赞同对必死之人采用虐杀的手段,但天龙人不一样。如果你想虐杀他的话,也没问题,但最好动作快点,我的时间不多。”

    亚森握着匕首的手抖了抖,想到倒在血泊中的儿子,咬牙上前。

    “我敢!您快带着这个女孩走吧,杀死天龙人的罪我来承担!”

    “罪?杀他们有什么罪?我不是这个意思,以后天龙人敢为恶的话,大家皆可杀。”菲戈说:“我说我的时间不多,是因为还有其他天龙人等我去杀,去晚会跑的。”

    25年来,每次菲戈从推进城偷跑,五老星都会趁机从推进城调出一些受不住推进城苦的罪犯,充当天龙人们的奴隶,金切从来都不会阻拦,那也是菲戈默许的。

    为什么?

    定位,定位,还是定位!

    从推进城调出的奴隶,都会成为菲戈确定天龙人位置的定位!

    消失的这一个月,菲戈是在翻查脑海里的监狱档案,顺便在伟大航路上转了半圈,规划路线!

    接下来,进入杀戮时刻!

    ……

    海军本部,钢骨空接到了紧急通知,没想到刚刚接任海军元帅大半个月的自己就赶上了天龙人受到袭击这样的重大事件。

    坐在办公室中,他拨通了联系银足察卡莫斯的电话虫。

    “艾琳慕斯?那么远?这可真是太好了。”察卡莫斯早就想躲着火药桶一般的世界政府和海军本部远一点:“我立刻赶过去。不过今晚是月圆之夜,很可能又是那个神秘的月夜猎手,别抱太大希望。”

    “嗯,你就随便跑一趟吧。”

    不单随便跑,我还要慢慢跑。

    银足不紧不慢地划着他的银白小船离开了海军本部,像是度假。

    那位加斯顿·菲戈前辈肯定很欣赏月夜猎手,遇到了我都不一定能抓呢……咦?等等?

    他心中忽震,有了大胆猜想。

    不会是……

    深夜,钢骨空的电话又来。

    “回来吧,银足,在库桑镇出游的天龙人也受袭身亡了。”

    ……

    圣地玛丽乔亚。

    五老星今夜无眠。

    最开始他们也以为是可恶的月夜猎手出现了,但第二头天龙人的遇害,告诉他们事情没那么简单。

    “是加斯顿·菲戈!”

    “这混蛋终于出现了!”

    “他消失的这一个月,难道是在暗中盯着圣地,观察都有哪些天龙人出游吗?竟然对他们下手!”

    “有没有可能……月夜猎手也是加斯顿·菲戈?”

    此言一出,一片沉默。

    很快五老星气得直拍桌子。

    这个时候,他们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觉得那些养废了的天龙人,菲戈爱杀就杀两个,更苦恼怎么才能把菲戈引到圣地来。

    第二天清晨,第三、第四头天龙人遇害,他们才发觉不对。

    中午,又有第五头遇害。

    他们惊疑道:“菲戈难道真的在圣地外守了一个月?”

    夜晚,第六、第七头遇害。

    五老星彻底坐不住了:“快!通知在外出游的天龙人回来!”

    很快有cp0为难回禀:“xxxx圣大人不愿意提前返程。”

    五老星沉默。

    三天后,受害的天龙人增加到15头!一股风浪又在大海上掀起,消息已经控制不住,连海贼们都知道有一位或者有一群勇者,正在挑战世界贵族天龙人的统治地位!

    五老星三天未眠,疯狂拨打着菲戈的电话虫,疯狂召回身处外界的天龙人,甚至又见了伊姆一次。

    但这不能阻止菲戈的杀戮!

    第五天,被杀天龙人24头!

    五老星终于找到痕迹:“他在从推进城调出来的奴隶身上动了什么手脚?!见闻色的高级应用?怎么能夸张到那种程度?!”

    处刑的命令下出去。

    很快cp0再次为难道:“xxxx圣不同意处刑他喜爱的奴仆。”

    五老星再次沉默。

    七天之后,都有了浅浅黑眼圈的五老星又一次得到消息,被杀的天龙人已增加到34头!位置遍及伟大航路的各个角落,占据这段时间外出游玩的天龙人的绝大部分!

    这个数字,几乎比得上七百多年来天龙人意外死伤数目总和,这一周,简直是天龙人的灾难周!

    天龙人的威严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偏偏他们没有一点办法!

    更是接到消息,海军本部在钢骨空的动员下,已进入备战状态!

    备战?和谁开战?

    拉伊奥拉圣拍碎桌子:“把神下军调回来!让他们全回来!我们要让他们知道,谁才是统治者!”

    布鲁布鲁,布鲁布鲁。

    忽然间,桌上的电话虫响起。

    五老星一怔,立刻接通。

    “摩西摩西,摩西摩西,不好意思,这几天有些繁忙,没有时间接电话,找我有什么事么?”

    菲戈的声音从中传出。

    空气安静了几许。

    五老星全部换成狰狞表情。

    “加斯顿!菲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