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探望

    “什么?不让我回去?”

    “菲戈,你别难为我,这是门德斯宾圣的命令。”电话虫对面传来现任海军元帅甘多鲁有些无奈的声音:“理由是推进城不能长期离开你的镇守,道格中将现在只是生病,门德斯宾圣的意思是……等他真的濒危,甚至葬礼,才……准许你一次短期的假期返回。”

    菲戈看着电话虫沉默了会儿,说:“甘多鲁元帅,我现在没有能联络五老星的电话虫了,你能帮我给门德斯宾圣传一句话吗?”

    “嗯,你说,我也觉得这件事他有些太不通人情,一定……”

    “你就说,让他给我滚!”

    电话虫嘀的挂断。

    元帅办公室,甘多鲁愣了好一会儿,才恼火地一锤桌子。

    这元帅,真特么难当!

    ……

    推进城里,吼了一声,菲戈的心情稍微平复了几分。

    不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毕竟那是一位已有86岁的老人。奥家身处推进城里的两年,也是清晰可见地在每天苍老,这两位老人,什么时候寿尽离世,都不奇怪。

    只是还是有些太突然了。

    一个月前,菲戈还通过电话虫和米雅道格联络,当时老头身体还硬朗得很,嗓门比菲戈都大,真的就是病来如山倒了吗?

    旁边金切也在密切关注着菲戈与甘多鲁的电话,第一次,他觉得菲戈的霸气是那么的合理且过瘾。

    等老师濒危甚至葬礼再给假期让菲戈回去?

    这是人能做出来的安排吗?

    但同时他也有些为难:“我们两个同时回去的话,推进城的第五层和第六层怎么办?克洛泽(现任看守长)那家伙,我不放心。”

    “没事,让他小心点,那些大海贼饿十天半月也没问题。”菲戈道:“没有军舰接,那就等我先游回去再安排军舰来接你,老金。”

    金切点头,对菲戈能从推进城游到海军本部毫不怀疑:“但你要小心点,菲戈,这是你第二次公然违抗五老星的命令了,万一……”

    菲戈拍了拍金切的肩膀:“是第三次了。这次一走,我没准备再回来,署长大概率是你接任,以后第4.5层的情况就要你多看顾了。”

    金切一滞,竟并不怎么开心。

    “没有你在,我可不敢公然违抗五老星的命令。”

    “我在哪里都是在,只要我还活着,五老星就不敢乱动!”

    金切一时竟被说服。

    “行了,老金,临走之前,我要再去一趟第六层,送那些大海贼一个大礼,你帮我盯着楼梯口。”

    ……

    推进城第六层。

    菲戈的脚步响起时,大海贼们投来的目光,都是麻木而疲惫的。

    地狱海贼团的干部们在几年里的数次越狱被镇压的经历中,也渐渐放弃,失去了活力。

    原本那悦耳的钥匙碰撞声现在如同催命鬼,他们只希望菲戈来是放饭的,而非放人的。

    但今天钥匙的碰撞声格外多。

    菲戈说话也极为干脆:“我要离开推进城了,这很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没有人再想最后尝试一次能不能从我手中越狱了吗?”

    大海贼们的眼神稍微活泛了一些,这家伙要走?真的吗?!

    希望来得太突然了。

    至于最后尝试一次?

    傻子才尝试!

    “这一次,我会释放除热布鲁斯外,所有人!”菲戈说。

    推进城第六层瞬间静得落针可闻!下一瞬,便有大海贼把锁链挣得叮当作响,吼叫道:“既然你那么想死,老子就成全你!”

    “你真的敢那么做吗?!”

    叮当叮当。

    钥匙全被菲戈抛落出去。

    一直在假寐养神忍饿的热布鲁斯睁开独眼,意外地看向菲戈。

    认真的?杂鱼多起来,也是有可能咬到真龙的!何况这里的可不全是杂鱼,还有金龙鱼呢!

    得到钥匙的大海贼们则迅速又熟练地打开了自己的锁,一个个走出牢房,走到过道中!

    25年间,第六层的大海贼有来有去,有病有死,也有一些已奄奄一息,失去战斗能力。

    但能够战斗的大海贼,还是足有接近40人!他们最低sr6,最高ssr1,都曾在大海上名满一方,悬赏金最低也不低于两亿贝利!

    但面对菲戈,有这样的人数优势,也没有人莽上去,大海贼们先是聚集到一起,彼此对视,收敛凶性,竟很默契地进行了排兵布阵。

    才一齐向菲戈扑了过去。

    嘶吼、狰狞、杀机涌动!

    菲戈身形笔挺,神色未有丝毫动摇,紧握的右拳之上,被好似实质般的厚重武装色覆盖。

    然后挥拳,打了上去!

    一小时后。

    浑身浴血的菲戈拖着两具尸体走到了楼梯口,对有些恍惚的金切道:“没收住力,死了两个。”

    “叫人下来帮忙洗一下地,修一下墙,这下子我们两个不在也不用怎么担心第六层的海贼了。我去冲个澡,然后就先走了,老金。”

    “啊……嗯。”金切看着菲戈的背影,一时竟觉得即使一辈子处于这样的家伙阴影下,也甘心了。

    ……

    海军本部,马林焚多。

    海军医院顶层走廊里,不断有青年中年海兵提着礼品或者鲜花前来探望,却都被米雅挡在了外面。

    “道格老师现在需要休息。”

    “心意我会转达的。”

    “是,老师会没事的。”

    47岁的米雅海军之花的风采终于不再,脸上添了些岁月的痕迹。

    但她并没有因新的海军之花诞生而被夺去光环,作为海军本部仅有的16名精英中将之一,除了菲戈以外,她仍是道格中将学生中最醒目强大的那一个,也最贴心,和道格中将相处得如同亲父女般。

    所以即使强挤笑容,伤心的情绪也难以掩盖,直到菲戈的身形出现在走廊尽头,她才露出了一抹真心笑容,道:“你来了,菲戈。”

    菲戈?就是那个推进城署长加斯顿·菲戈?几年前抓捕了地狱之男热布鲁斯的海军英雄?

    走廊中海兵们两边散开,向菲戈投以注目礼,菲戈走过时,也向他们微微点头致意,问米雅:“老师怎么样了?怎么这么突然?”

    “也没什么突然的。”米雅叹了口气:“毕竟年龄大了,老师又是那种直接的脾气,情绪一变化一激动,就容易生病,这几年来小病了好多回,只是这一次……”

    她看看菲戈的样子,道:“哪会像你,像是不会老的一样。”

    菲戈只能摇头,随米雅一起进入道格的病房,躺在床上的老头正在挂着点滴,脸色虚弱,比起几年前,显眼地增加了些老年斑,而头发,也从普通白色变成了苍白色。

    以菲戈体魄专家的身份和极强的见闻色感知,一眼看去,心里就微微一沉,知道这老头恐怕未必挺得过一个月的时间了,回天乏术。

    老头自己心里应该也清楚,但很是豁达,见到菲戈,立刻扯出了高兴的笑容,一点都不勉强:“哈哈哈,菲特尔,你来了啊。”

    菲戈一滞。在菲克尔、菲兹之后,我又变成菲特尔了吗?

    他无奈地想要提醒纠正,老头却又突然笑着打断:“是不是吓了一跳?是不是十分失落?是不是以为老师又忘记了你的名字?”

    “哈哈哈,菲戈,老师就算忘记谁,也不会再忘记你的!”

    老头笑得像偷了糖的小孩子。

    菲戈却是无言沉默。

    糟老头子……还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