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鱼人之力

    海贼里千奇百怪的种族很多。

    其中鱼人族算是数量较多较为常见的种族,天生具有普通人类不具有的体魄、且能够畅游大海。

    这也是推进城里第一次接纳人类以外的异族囚犯。

    不过也没什么区别。

    在沸水的洗礼下,鱼人族一样承受不来,乖乖地变成了水煮鱼。

    且这不知名的鱼人族原本身上就有不少横七竖八的伤口,被抓捕时应该经历了一场激战,洗礼时伤口全部开裂,把一大锅的水都快染红了,哪怕身体足够强壮,被捞出来时同样歪着头失去了意识。

    找了套大号的囚服给鱼人套上去,菲戈与押运船做完交接,轻车熟路地拎着鱼人离开海上平台。

    心中有些期待:‘鱼人啊,不知道我的监狱档案里会不会出现鱼人空手道,我又能不能掌握?’

    想什么来什么,就在他一颠一颠走下楼梯时,悄无声息间,被他拎在手上的鱼人眯缝睁开眼睛,贴近菲戈身体的蓝色手掌攥紧了拳!

    ‘鱼人空手道-击水!’

    洗礼时残留的水珠在他挥手间化成威力极强的水滴子弹!

    但还未等出手,菲戈拎着他衣领的手便忽然一松。鱼人身体骤然失去平衡,蓄势的攻击打了天棚。

    鱼脸上露出惊色,下一瞬就被抽击而来的刀柄打变了形!

    嘴巴歪斜,口水与血水飞溅!

    鱼人快速翻滚着从一层的台阶上直坠下去,摔落几十级,各处伤口全部崩裂,在楼梯底部抽搐,挣扎,没了爬起来的力气。

    菲戈将刀重新挂回腰侧,抬头望了望棚顶被水滴打出的破损。

    一般第三层第四层的囚犯体魄都足够强大,沸水不能重创他们。

    像这样的事,一年来菲戈已经历了十几次,也算习惯了,只不过这次的袭击威力稍微大了些。

    “因为是鱼人,没有呛水?”

    他判断出原因,走下去又将鱼人重新拎在手上,顺势对角落的监控电话虫点了下头,表示没事。

    “别自讨苦吃,胖头鱼。”

    什么胖头鱼……半边脸快速肿起的鱼人死鱼眼中尽是凶狠,却扛不住大量失血带来的萎靡。

    它只能望着菲戈的帅脸,恨恨地低骂道:“可恶的海军!”

    “天龙人的走狗!”

    这也是常规操作,各种污言秽语菲戈也从这些罪犯耳朵里听得多了,全是洒洒水,在推进城住一段时间,罪犯们就知道低调老实了。

    不过这次胖头鱼骂的内容稍微有点不同,这也是菲戈穿越来第一次听到天龙人这个名词,低头问:

    “天龙人怎么你了?”

    许是感觉到菲戈言语中不够尊敬,胖头鱼还真的回答了:“那些混蛋家伙,把我的兄弟……无缘无故把我的兄弟抓去做了奴隶!”

    就这?没点新鲜事。

    菲戈有些失望,不再理会。

    手上胖头鱼却被他这副神态激怒,挣扎道:“可恶!走狗!”

    “放开我!”

    “我要杀了你!!”

    属实吵闹,菲戈只能让他离自己耳朵远点,换成在地面拖行。

    下楼时,铁链的叮当声音和鱼脑袋磕碰的声音掩盖了谩骂声。

    等到了第四层,菲戈再低头一看,胖头鱼已真正昏迷了过去。

    找个空牢房,扔进去。

    完活儿。

    菲戈开始期待关押的收益。

    越强大的海贼,关押后监狱档案记录信息的速度也便越慢,菲戈等了接近半分钟,那青色无名书籍才再次在他脑海中展开。

    【犯人:阿盖】

    【等级:r9】

    【状态:关押中】

    【犯罪指数:27】

    【抓捕参与度:5%】

    【可选收益:船工、酿酒、鱼人之力(稀有)】

    “犯罪指数27。”菲戈早有心理准备,这种事他经历得也多了。

    被抓进来的罪犯哭诉怎么惨怎么冤,使人闻之落泪,最初菲戈还真同情过一两个,觉得有冤情。

    后来查看卷宗时却给他好好地上了几课,他现在什么都不信,只信自己监狱档案里的犯罪指数,唯独这个,从来没有出现过差错!

    “不过鱼人之力……稀有?”

    第一次关押鱼人,这种明显专属于鱼人族的能力菲戈第一次见不足为奇,但这一年来,也从没有任何能力后面标注过稀有二字。

    和关押n级罪犯不同,关押r级罪犯给出的奖励是随机三种选一。

    鱼人阿盖带来的另外两种能力船工和酿酒,只能让菲戈感慨一声对方多才多艺,要他选择,自然是选择那标注稀有的鱼人之力!

    哪怕菲戈还不知其效用。

    【收益:鱼人之力(稀有)+35→35(1级鱼人幼崽)】

    得到收益,菲戈立刻感觉身上好像多了点什么,攥了攥拳,却又困惑松开,“力量好像没涨?”

    “等级名字是鱼人幼崽……”

    他默默思考:“有关鱼人的能力吗……等过几天补给船到,跳海里游一圈试试?”

    ……

    与此同时,香波地群岛。

    17区,某废弃房屋,一条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鱼人猛地推门。

    屋内还有两条鱼人,每条身上都缠着些绷带,被推门声惊起。

    “帕帕斯?怎么样了?”

    “有消息吗?阿盖老大被那些混蛋海军给抓到哪里去了?”

    “阿盖老大没事吧?”

    斗篷鱼人帕帕斯揭开斗篷,点点头道:“暂时没事,那些海军没有直接处刑阿盖老大,应该会把阿盖老大送到推进城里!”

    “推进城?”

    “那是什么地方?”

    “一座海底监狱。”帕帕斯答道:“大概是一年前建立的,名声不显,但这一年里,好几个悬赏金上亿的大海贼被抓后都被海军押运到了那里,阿盖老大肯定也会!”

    “海底监狱?”

    “海底?”

    两名鱼人对视,蠢蠢欲动。

    “知道准确的方位吗?”

    帕帕斯:“在无风带,距离海军本部不远,恐怕很危险。”

    无风带……虽然鱼人们能够畅游大海,海底监狱什么的对他们来说反而是有利地形,但无风带里的巨型海王类可不认他们为同族。

    “阿盖老大是为了我们才被海军抓住的,一定要救!”一鱼人咬牙道:“你们怕死,我可不怕!”

    “当然要救!”帕帕斯:“但你们有伤在身,总要过两天恢复再去,想到办法再去!现在岛上也到处是搜捕我们的海军,你们难道想要让阿盖老大的牺牲白费吗?!”

    “……办法?”

    “无风带,可恶……海军仗着有在无风带安全航行的技术……”

    一条鱼人忽然轻咦道:“如果我们跟在海军的船只后面……”

    三条鱼人俱是眼前一亮。

    这个办法,至少比直接莽着游过去,可行性要高一百倍!